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20年9期
2020年8期
2020年7期
2020年6期
2020年5期
2020年3-4期
2020年2期
2020年1期
2019年24期
2019年23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全球“变老” 养老金难题怎么破

2019年第24期

  截至目前,由法国养老金改革引发的大规模罢工游行已持续半月有余,涉及公交、能源、教育、医疗等众多行业。

老龄化趋势加快

  长期以来,法国奉行复杂的“多轨制”养老金体系,部分行业退休人员享受高于平均水平的福利。由于这一体系严重失衡且持续拖累法国公共财政,政府于今年9月推出“单一积分制”体系,消除“特权群体”并鼓励延迟退休。这项法案很快招致铁路、电力、警察等“多轨制”受益群体和工会的反对。
  面临养老金改革难题的不光是法国,在全球老龄化趋势渐显的背景下,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在内的全球多国都出现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局面。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特邀成员孙博表示,老年人口占比上升会使社会财富创造能力和消费同时减少,导致经济增长乏力;生育率下降导致养老金体系缴费能力下降,和预期寿命延长导致的支付压力增加,影响社会对老年人的保障能力。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应对人口老龄化,除鼓励人口生育就是延长法定退休年龄,加大劳动力供给,延长社保缴费时间,对冲养老金缺口压力。
  目前德国养老金采用“转移模式”,在职人员缴纳保险金“养活”老人。为弥补养老金缺口,将退休年龄延至67岁,并推动税改扩大财政来源,出于对养老金制度的担忧,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购买私人保险。
  日本实行养老金领取年龄“弹性制”,老年人越迟领取养老金,领取金额越高。但延期领取人员不增反减,侧面反映养老金对老人维持生计的重要性。
  在物价高的韩国,养老金同样面临钱不够用的问题。为此,韩国政府一方面鼓励老年人再就业,一方面鼓励年轻人多缴、退休后多拿。但出于财政压力和养老金余额等原因,改革仍存争议,进展并不顺利。

“三支柱”模式为上策

  在孙博看来,“三支柱”养老金模式仍然是世界各国养老金改革的方向和趋势。所谓“三支柱”,即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由政府财政兜底,保障国民基本养老;第二支柱职业养老金,由雇主和雇员缴费,提升养老保障水平;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由个人缴费,增强个人自我养老能力。孙博表示,三支柱”以及“多支柱”养老金模式的核心在于通过政府、企业和个人三方责任共担实现养老金来源的多样性,增强养老金体系可持续。事实证明,“多支柱”模式做得较好的国家,养老金体系也更加健康。荷兰、澳大利亚等在“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排名中比较靠前的国家都采取了“三支柱”模式。
  目前,中国养老金体系实行的也是“三支柱”模式,但存在规模总量小、结构不均衡、制度架构不完善以及市场化投资运营力度不足等问题。当前,我国的养老金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即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孙博认为,中国养老金改革应加快建立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形成制度闭环,着力扩大第二支柱企业年金覆盖面,实现三支柱均衡发展。孙博还指出,我国第一支柱虽然采取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但个人账户却长期空账运作,与统筹账户混同管理。建议完善优化第一支柱制度架构,将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独立出来,划入第三支柱作为强制部分,在此基础上再通过自愿缴费形成第三支柱自愿性部分。
  孙博表示,这一方面有助于第一支柱清晰自身定位,减轻负担,发挥兜底保障功能,也有助于扩大第三支柱的覆盖面。作为增加养老金积累的重要途径,进一步加强养老金市场化投资运营力度。扩大基本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扩大企(职)业年金投资范围,例如港股、海外、股权投资等。

摘编自2019年12月23日《国际金融报》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