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18年13期
2018年12期
2018年11期
2018年10期
2018年9期
2018年8期
2018年7期
2018年5-6期
2018年4期
2018年3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岳立:美国“半岛撤军”是对盟友敲山震虎

2018年第8期

  摘要:美在半岛驻军对韩国来说虽然有矛盾心态,但是意义也是明显的。
  关于“美国应不应该从韩国撤走驻军”的讨论,如今已经很快转变为“美国会不会撤军”或者“美国何时会撤军”的争论。
  因为日前美媒一条“特朗普已经下令军方准备从韩国撤军”的消息在东北亚掀起了巨大波澜,而这股波澜可能还不仅限于亚太地区。

韩国的矛盾

  其实对于美国驻军问题,韩国一直存在矛盾的心态。一方面认为美国驻军的存在是“南北迈向和平进程”的一个重大障碍;另一方面又认为韩国目前很难脱离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这是韩国的北方心理防线不被冲垮的救命稻草。
  所以,就有了上月底朝韩两国首脑举行历史性会晤、决定在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希望将《停战协定》转换为和平协议后,韩国总统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的试探性言论——“若半岛实现停和机制转换,美军驻扎韩国缺乏正当性”。
  美国防长马蒂斯就此问题作出“可以与盟友商量”的快速表态,多少令韩国有些意外。加上“驻韩美军是否有继续存在必要”的议题引发的争议,令青瓦台发言人不得不迅速澄清,总统明确表示“驻韩美军……与韩朝签署和平协议毫无关联”。但这样的表现让外界立刻读出了韩国内心的慌乱:当美军撤出半岛成为战略选项,特朗普是认真的吗?
  从目前看,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做好减少驻韩美军数量的准备并非空穴来风,也并非只是“美朝首脑”会谈前为了换取朝方弃核而抛出的筹码那么简单。在今年4月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时,这位美国总统就“削减或撤离驻韩美军可能带来影响”询问了安倍晋三意见。所以,这不是特朗普一时心血来潮。
  美军自从1950年在仁川登陆以来就再也没有离开,在随后近70年的时间里,无论半岛形势、韩美关系如何跌宕起伏,历届美国总统都没有在驻军问题上公然动过脑筋,即便是因标榜“改变”而入主白宫的奥巴马也是如此。
  特朗普就职一年多以来,在外交上商业色彩浓厚的思维模式和种种非常规操作手法,在不断给世界以“惊吓”的同时,也让包括其传统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逐步认识到,不能在旧框框里打转,对特朗普来讲,一切皆有可能。

美国的心机

  美在半岛驻军对韩国来说虽然有矛盾心态,但是意义也是明显的。美方想要达到的效果是让首尔意识到,美军一旦撤离,无异于将自己抛入孤立挣扎甚至溺亡的恐慌。所以,即便是最含糊的表态,其中所传递出的不确定性,就足以令韩国不寒而栗。
  人们不禁要问,特朗普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首先,韩美在军费分担问题上长期龃龉,特朗普想让韩国认识到,不要认为“晴天久了,雨伞就显得多余”。
  目前驻韩美军数量约为2.85万人,特朗普认为韩国没有为美国驻军提供足够的经费。而此次特朗普力推撤军的时间点,正好与美韩就防卫费分担进行的最新一轮谈判重合。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美军部队驻扎费用一部分转由韩方承担。双方到目前为止共签订了9份分担协定,最近的一份协定将在2018年12月31日到期。目前,韩方承担了大约一半的美国驻军费用,年均8亿美元,但特朗普政府坚持要求韩国全额承担。韩方一直强调,尽管绝对值少于日本和德国,但韩国人均负担的美军驻扎费用已经高于美国的其他盟国,这造成双方分歧巨大。
  其次,特朗普还认为,美国在韩驻军数十年经费花了不少,但是却没能阻止朝方获得对美国的威胁能力。特朗普政府大幅削减海外驻军开支,“美国优先”的原则在军费预算上也得到充分体现。
  美国高达7000亿美元的2018年国防支出法案,金额比上个财年增加了810亿。需要注意的是,这笔超大国防支出中,逾9成划归以“尖端武器采购、核武研发”为重心的基础国防经费,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预算用于美军在境外作战任务。可以想见,为了维持同盟体系正常履行安保职能,督促盟国大幅提升防务支出的分担比例及绝对数额,将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目标之一。

欧洲的疑虑

  特朗普极力主张让包括亚洲地区在内的全球盟国承担更多军费开支,所以“升米恩、斗米仇”的戏码也在美国与北约盟国间悄然上演。
  美国至今承担着北约近70%的军事开支,在其27个盟国中,仍有超过20个国家的军费支出没有达到占到本国GDP2%的盟约规定标准。去年5月,特朗普首次出席北约峰会,会上就直接表达了对长期被盟友“揩油”的强烈不满。
  然而令其郁闷的是,当时在场的德法等国领导人竟然无动于衷。究其原因,部分北约成员国之所以不买美国的账,是对北约的定位和发展方向心存疑虑,担心自己交的军费开支被美国用于称霸世界。
  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就曾多次抨击北约“已经过时”,甚至扬言美国在必要时会退出北约。虽然上任后对这一说法进行了修正,但他始终没有在集体防务的问题上做出过让步。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自诩为“自由世界”的捍卫者,在长达70年时间里,持续投入庞大战略及物质资源,构建起“美国式”的国际安全福利体系。这种使盟国低投入、高回报的合作模式,逐步固化了韩日及北约国家等对于美国安全保护的惰性与惯性。
  如今,“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不愿意再承担之前的“国际道义”和“盟友责任”,几乎是“六亲不认”。而且,还不厌其烦地“放下身段”跟世界进行着讨价还价。
  所以,美军逐步缩小驻韩美军规模并非没有操作空间,特朗普总要拿一个盟友作为“第一刀砍下”的对象。进一步而言,谁又敢笃定“不给糖就捣蛋”的把戏不会在欧洲上演呢?

摘编自2018年5月8日环球网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