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18年5-6期
2018年4期
2018年3期
2018年2期
2018年1期
2017年24期
2017年23期
2017年22期
2017年20-21期
2017年19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中央为何突然谈“打黑”有何深意

2018年第1期

  “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中央罕见提及“扫黑除恶”引发外界关注。
  早就存在的“黑恶”身影, 最典型也是这几年最熟人熟知的应该就是周永康案中案的刘汉案。官媒披露,刘汉的资本积累过程充满血腥,他的“黑金帝国”涉嫌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严重刑事犯罪案件数10起,造成9人死亡。
  据报道,刘汉非法掌控公司70家,坐拥资产400亿元人民币,他还曾在项目竞拍扬言,谁敢举牌,举一次砍条胳膊,因此刘汉案件被官方定性为“特大黑社会性质犯罪案”。
  具讽刺意义的是,被控制前的刘汉有多个耀眼光环。2009年“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拥有上市公司和数十家分公司,其捐助的“刘汉希望小学”在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更为中国人熟知。咸宁市检察院通报刘汉案件的同一年,新华网发表《国法如天 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黑犯罪内幕揭秘》一文介绍,刘汉一案并不简单,而是在高层“坚强领导”下,由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历经10个月艰苦侦办”,并透露“当地3名政法干部”成为刘汉保护伞,“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
  熟知刘汉发家史的人则说,刘汉能聚敛这么多财富,除了“打打杀杀”的争抢外,还与其深厚的政商背景相关。当年,刘汉曾因杀人被公安机关列进查处名单,其在2001年花巨资攀附上某位“贵人”,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而这个“贵人”就是后来被外界所知的周永康。
  就如当初周永康案件被形容为“剪裙边”由外围到核心,从周边角色查起,直到最终抓捕周永康。中央的反腐采用层层推进的策略。反腐从最核心也是最难的党政军开始,到经济领域的打“金融大鳄”,如今显然开始将目标重点投向了涉黑的官员和组织。
  在此之后,中国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四川省原文联主席郭永祥……一个个官员接连因为贪腐倒下,直到外界终于看出迹象的四川政商坍塌引出周永康惊天大案,山西塌方式腐败引出“山西会”覆灭,以及顺着之前(2012年2月)落马的军中“第一虎”谷俊山而被牵出的军中腐败将连任两届的(十六、十七届)两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全部掀翻马下。
  在反腐进行到一定时间之后,中央将反腐范围开始扩大到经济领域。2015年年中,A股股灾开始动荡中国资本市场。当年6月下旬开始,上海的A股牛市突变疯熊,不到一个月市值蒸发超过20万亿人民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一度无奈的表达:“就在我的鼻子底下,看着上千亿、上千亿的资金走掉了。”甚至在内部会议上痛斥“内鬼就在会议室”。
  2016年2月,因为监管不力,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去职,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刘士余成为接任者。2016年年底,刘士余突然公开怒批野蛮人强盗式收购,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沦丧,甚至脱稿怒斥: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2017年4月,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突然落马。当晚,中国政府网发布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李克强讲话中严厉批评“个别监管人员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
  而当习总这次在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喊出“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的时候或许这将是中纪委反腐的又一新动向。

摘编自2018年1月13日新华网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