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18年13期
2018年12期
2018年11期
2018年10期
2018年9期
2018年8期
2018年7期
2018年5-6期
2018年4期
2018年3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凌胜利:中美关系成为全球事务不容忽视的影响因素

2017年第22期

  特朗普总统的访华,促使中美两国达成了一系列重大共识,更是将中美关系的合作共赢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中共十九大后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中国不仅在外交礼节上为特朗普总统准备了“国事+”,在两国务实合作方面还达成了2535亿美元的前所未有的大合作。
  尽管如此,美国国内对于特朗普访华还是不乏指责,一向抨击特朗普的《纽约时报》近日指责特朗普正将美国的“全球领导权”拱手让人,言外之意,美国的全球领导权正在向中国转移,中美在全球领导权问题上存在零和博弈。不过此言差矣,中美之间广泛的利益推动,两国需要不断加强合作,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上相互支持,在全球责任担当上相互补充,中美之间在世界领导权上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
  如今,中美关系的广度和深度在不断加深,两国之间的竞争与合作的发展态势已成常态。此次两国元首的会晤,不仅促成两国经贸合作加深,还是地区和全球事务上达成了一系列的共识。两国经贸合作涉及贸易、投资等诸多领域,此次两国企业共同签署了2535亿美元的订单,涉及能源、金融、航空、电子信息等诸多产业。尽管中美之间单次签订2535亿美元的合作订单史无前例,也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不过就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关系的良好开局来看,这实际上也是两国领导人加强战略引领,推动合作共赢的积极结果。尽管中美之间存在一些结构性矛盾,但两国还是不断增加合作面,在两国共同利益上多做加法。但中美关系的良好发展并不意味着美国的领导权转向了中国。
  特朗普上台以来,在对外政策方面进行了大变革、大调整。推行“美国优先”的政策导向使得美国对外政策中的国际主义有所收缩,甚至一言不合就“退群”,连“群主”都不要了,这在TPP、《巴黎气候协定》等问题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毫无疑问,特朗普政策不断走向孤立主义、保护主义、重商主义有损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也有所削弱。如果说美国的领导权有所下降,主要的原因是来自美国而非中国,是源自美国的实力相对下降和对外政策的调整。
  在此次中美元首的会晤中,两国领导人对“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达成了共识,这反映了两国领导人希望中美两国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中加强合作的诉求,而不应该基于“零和博弈”、“权力政治”、“冷战思维”来看待中美关系。
  随着中国自身能力的增强,中美进一步加强合作协调,能够为世界办成许多大事,解决许多难题,可以发挥中美大国合作对于世界的战略引领作用。
  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多次说过“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如今,不仅在亚太地区,在全球事务中,两国都可以加强合作。中美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可以携手合作,两国并不存在领导权的零和冲突。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促进全球发展与繁荣方面具有共同的责任。中国的发展壮大并不意味着中国要挑战美国的领导权。特朗普的战略收缩也并不意味着美国会就此放手世界领导权。
  特朗普新政追求“美国优先”、“美国第一”,上任之后更是雷厉风行的采取了一系列“逆全球化”举措,退出TPP,限制移民,开启贸易战,凡此种种,似乎美国已经不愿成为再继续领导世界,只想独善其身。实则不然,这不过是美国实力相对下降情况下战略收缩的短暂产物。假以时日,一旦美国实力增强,其全球领导权追求会更甚。
  对于世界领导,中国并非美国的替代者,因为在一个“权力政治”不断让位于“规则政治”的时代,领导者的权责也在发生显著变化,世界领导并不是享受耀武扬威的风光、说一不二的权力,还要肩负诸多领导的责任,最重要地是提供国际公共产品。
  总之,美国世纪还远未结束,美国在未来很长时间依然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综合实力无与伦比的大国。尽管中国实力与国际影响力增强也是无可争辩的现实,但21世纪的世界领导权并不一定就在中美之间实现交接。世界大势的演变已经导致领导权的内涵与方式发生改变,领导权也不再是零和博弈,多元共同领导将越来越成为未来世界领导的趋势。

摘编自2017年11月14日海外网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