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18年5-6期
2018年4期
2018年3期
2018年2期
2018年1期
2017年24期
2017年23期
2017年22期
2017年20-21期
2017年19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阮思余:中美关系开启新时代谱写新篇章

2017年第22期

  2535亿美元!“双11”前夕,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的中美开启了“买买买”模式。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中美签署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总金额,创下新的历史纪录。这笔“超级大单”不仅仅是一个贸易数字,更释放出中美未来深入合作的明确信号,产生了很多增量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美方的诸多疑虑,比如:担心美中贸易逆差会影响双边关系、美国在华企业待遇下滑、中国对外开放政策是否持续、开放力度有多大等。
  “此次两国元首会晤为今后一个时期中美关系的发展明确了方向、规划了蓝图。”人民大会堂西大厅,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会见中外记者时,语气坚定。

元首外交

  美国新任总统上台后,都会在执政元年访华,且多在11月份。为何美国总统执政元年访华已成政治惯例?这是由中美两个大国的国际地位决定的。有人曾将中美关系比作“又酸又甜”,既有巨大合作空间,也存在分歧,但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这是中美关系的基本面。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表示,中美关系将是21世纪“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大国关系,中美两国应该携手共进,共同促进和平与人类发展。基辛格强调,中美之间的摩擦对于两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会是一个灾难。他认为,我们不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两国相交,元首友谊至关重要。45年来,中美关系不断穿越风雨前行,凝结着中美几代领导人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尼克松的“破冰之旅”,开启了“改变世界的一周”;邓小平访美的“旋风九日”,被誉为“外交政治的成功范例”。
  进入新时代,元首外交对中美两国关系的战略引领作用更加凸显,两国元首为这一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领航指向,使之穿云破雾、行稳致远。从海湖庄园到汉堡峰会,再到北京,会晤、通话、通信,一年来,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保持密切沟通,坦诚交流,增信释疑,实现了美国新政府上任后中美关系的平稳过渡和总体稳定发展,对两国关系稳定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给世界吃下“定心丸”,为国际关系格局不断注入宝贵的确定性。
  抵华第一天,特朗普就将自己在社交媒体的个人账号背景换成了与习近平夫妇以及京剧演员们的合照;还透露,在故宫原定25分钟的晚宴被延长到至少2个小时,因为聊得实在太愉悦,“我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分钟”。他对习近平主席说:“能和您一起共事非常荣幸。我们一定能共同为美中两国做出伟大的事情。”

经贸合作

  小智治事,大智治制。小范围会谈、大范围会谈,北京“习特会”,两国元首开诚布公、深入交流,就今后一个时期中美关系发展作出顶层设计,通过机制安排为中美关系发展强基固本,体现了两国元首的战略谋划。
  互信进一步增强—中美元首一致同意,继续发挥元首外交对两国关系的战略引领作用,推动中美关系得到更大发展;共识进一步凝聚—中美元首就加强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合作达成多项重要成果;机制进一步完善—把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打造成为中美增进互信的加速机、培育合作的孵化器、管控分歧的润滑剂,为中美关系取得新的更大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会谈后,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共同见证了能源、制造业、农业、航空、电气、汽车等合作文件的签署,签下超级大单。观察中美关系是否稳步向前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美之间是加强了经贸往来还是缩小了合作空间。只有政治上加强合作,经贸上密切往来,中美关系才能稳步向前发展。从这两个标准来看,特朗普竞选表态要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到这次访华,特朗普在以实际行动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
  在中美贸易上,中国一直处于贸易顺差,美国处于逆差状态。自称要复兴美国经济和工业的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国通过工业复兴,带动经济重回强劲复苏,扭转或者缩小中美贸易中的逆差。美国想要缩小中美两国的贸易逆差,最有效的途径就是美国要放宽对高科技领域的对华出口限制,另一方面就是要增加能源和化工领域产品对华的出口。这些方面在此次中美经贸谈判和企业家对谈会上得到了体现。

亚太政策

  环顾全球,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美两个大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拥有共同利益更多了,肩负责任更大了,合作空间更广了。同处亚太,中美都是亚太地区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双方应该在亚太事务中加强沟通和合作,培育共同的朋友圈,形成建设性互动的局面,共同维护和促进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历届美国总统访华、访问亚洲都抱有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向世界尤其是亚洲宣布美国的亚洲政策及其主张。在小布什、奥巴马时期,他们都公开宣布要建立新的亚洲秩序,从小布什的“亚洲版小北约”(即把北约扩展到亚洲)战略,再到奥巴马的“重返亚洲”,其意图都非常明显:一方面要表态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另一方面从地缘政治来说也要加强对中国的遏制,限制中国在亚洲的势力与影响力。
  特朗普上台后,没有像他的前任们那样,宣布具体的亚洲政策。这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重点有关,也与特朗普要努力与前任总统奥巴马进行切割有关。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表明,美国的亚洲政策不是其主政的重点。与奥巴马宣布美国要重返亚太相比,特朗普更关心的是双边协定与双边贸易。特朗普对于亚洲的态度,表明美国的亚洲政策重心正在不断收缩,这对中国来说是好事。至少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中国地缘政治中的美国因素虽然存在,但不会显得那么咄咄逼人。这意味着中美的对抗性因素在减少,可合作的空间在增大。
  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已踏上新的历史征程。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扩大同各国的利益交汇点,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
  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共赢才能通向更好未来。习近平主席的铿锵宣示指引中美两国前行的方向—“只要本着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精神,我们就一定能谱写中美关系新的历史篇章,中美两国一定能为人类美好未来作出新的贡献。”

摘编自2017年11月14日《时代周报》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