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图概况馆藏资源服务指南支持我们邮箱南图微博微信
    南京图书馆 读者服务部《信息荟萃》编辑部  摘编
 

读者信箱

检索

2018年5-6期
2018年4期
2018年3期
2018年2期
2018年1期
2017年24期
2017年23期
2017年22期
2017年20-21期
2017年19期
更多……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信息荟萃 > 热点扫描
  

方长平:中美关系有三“变”和三“不变”

2017年第22期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方长平近日出席以“特朗普亚太之行后的美国外交战略展望”为主题的国际战略论坛。他在论坛上表示,通过对特朗普上台后对中美关系的观察,中美关系保持了三个不变,也发生了三个变化。
  方长平通过对特朗普上台近一年的观察,认为这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保持了三个不变:
  第一,中美关系基本框架不变。突出表现在台湾问题上。可以看出,美国坚持的“一个中国”基本政策没有变化,对于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包括主权利益、发展利益和政治利益等没有直接予以挑战。
  第二,美国对华战略目标不变。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度试图通过接触加遏制战略,促使中国发生他们理想的转变;后来美国精英层觉得这种转变战略难以奏效,转而遏制中国的发展,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与安全领域,加大对中国的施压力度,这突出体现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现在特朗普则是想通过自己的再工业化,实现自身的发展,取得对中国的比较优势,其目标还是要应对中国挑战或者是保持世界的领导地位。
  第三,对华战略手段不变。美国对华在人权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朝鲜问题上基本上都没大的变化,只是选择的重点和推行的力度上有些变化。现在美国依旧在南海自由巡航、朝核问题上继续对中国施压。其余包括宗教自由问题、人权问题、多边议题、双边政策等,对于特朗普这样一个商人政治家来说,如果国内政治需要或者他自己的利益有需求,他完全会回归。
  方长平认为,中美关系也发生了三个变化:
  一是战略军事向战略经济变化。在奥巴马政府后期,美国对华战略更多表现为军事上的警惕与遏制。今天,美国对中国防范性一面没有减轻,但着眼点是更多体现在经贸方面。
  二是议题的独立向联系转变。中美之间存在着不同的议题领域,例如主权、经贸问题以及其他地区热点问题。
  在特朗普之前的美国历届政府,基本恪守不同议题领域相对区分,例如,中美经贸关系很少与主权问题、或者其他多边议题联系在以前。但特朗普上台后,在中美关系问题乃至在其他国际问题上,会不自觉地将不同性质的议题联系在一起。例如把朝核问题与中国的贸易问题联系起来。
  三是战略导向问题导向变化。与历史上的美国政府相比,特朗普对华政策上甚至整体的对外战略上,缺少性总体性的战略性安排,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而更加重视具体问题的解决。在解决具体问题过程时,明显表现出交易型、即时型的特征。
  方长平认为,考察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未来的前景,既要考虑到中美两国国内政治、两国在双边和多边议题上的互动,也取决于国际环境和第三方因素的作用。特朗普时期影响中美关系的第三方因素与前两任政府强调反恐合作不同,可能更多存在传统安全领域。
  具体而言,近期朝核问题,鉴于朝核问题本身的紧迫性、以及特朗普政府交易型外交的特征,朝核问题已经成为影响近期中美关系的关键变量。如果朝核问题最终走向冲突,那么中国的政策选择以及中美关系必将更加困难;长期需要关注美国印太战略。尽管这个战略目前停留在口头上,甚至在特朗普讲话中也侧重在经贸领域,但需要加强研判,防止所谓的美日印澳的四角联盟成型。

摘编自2017年11月21日中国网

 

苏ICP备05016133号-1 版权所有©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