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图概况 | 馆内游览 | 网上资源 | 馆藏资源 | 活动通告 | 论坛 | 支持我们 | 返回主页
 年  期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新世纪图书馆 > 学术论坛

组织机构 读者信箱

  

知识导航员:滞于口号还是走向现实?(全文)

2005年3期

 沈固朝

(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

 

【摘 要】 网络时代的图书馆员要成为真正的知识导航员,就必须更新观念,更新知识,更新体制。文章就这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并探讨了作为知识导航员应发挥的作用,应具备的责任、权利和地位。

【关键词】 知识导航; 图书馆员

 

Abstract To be a real knowledge navigator for librarians in network age, we should change traditional concepts, renewing knowledge, and improving our systems of organization. The article discusses the responsibilities, roles, rights and status that a knowledge navigators should have.

Key words knowledge navigation librarians

 

 

21世纪是知识经济时代和网络信息时代,图书馆的社会地位和信息服务功能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图书馆员在变革时代的定位问题也就成为业界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如图书馆员应该是信息馆员、知识馆员、网络馆员 。其中谈论得最多的是“知识导航员”。

一个行业从业人员的社会定位,往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的认同,而不取决于自己如何标榜。知识导航的工作已经在许多图书馆开展起来,甚至已经设立了专职岗位,但“知识导航员”这一称呼是否是又一种形象的比喻和崇高的使命?是给予默默奉献的图书馆员的精神激励?是为提高社会地位而给图书馆工作涂上的又一层鲜亮的色彩?还是像教师那样成为一种社会职业或岗位称谓?要摆脱“借借还还”的“图书管理员”的传统角色,向“知识传播者”、“知识管理者”的角色靠拢,需要了解并克服哪些障碍,做出哪些变革来应对时代的挑战,满足社会需求?

1 观念上的更新

要将“知识导航员”从口号变成行动,首要的问题是图书馆从业者自身观念的转变。教师从教的资格认定,除了资历和知识储备以外,自身的心理定位———其言行、道德、职业观和使命感也必须符合这一角色的要求。如果图书馆员的身份从文献保管者向知识提供者、中介者、组织者和创建者转变,他们必须具备从业者所需的敬业精神、合作精神、探索精神和职业道德。例如,要将长期偏重的“管理”意识变为“服务”意识,把“解答问题”、“满足需求”作为一种必须履行的责任,比“看守”、“监管”的责任更重要,那么,就必须主动将方位型提问(“××书在哪儿”)变为信息咨询提问(“您需要查什么资料”);将不能圆满解答用户提问视同教师不能解答学生提问一样尴尬,并下力气去钻研直至解决他们的问题;将“满足需求”看得比“遵守规则”更重要,甚至稍稍“违反”一下“规章”以解决用户的急需为要事。图书馆员是否做好了这一切准备?“有求必应”的服务精神已经不符合以主动服务为特征的知识导航的要求,围绕“主动”应该改变哪些思维定势,更新哪些陈旧的观念,都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其次,导航员要提高自身的地位,就要准备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从单纯的扮演着知识产品的保存者和传播者的角色,逐步发展到以知识管理者(包括知识产权的管理)和知识生产者的面目出现,如以电子出版的形式进行咨询服务。这样,教授们的科研成果不至于在项目结题或文章发表后就束之高阁,甚至他们的思想、创意经过共享可以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其价值。台湾逢甲大学图书馆积极鼓励大学教师将校园内的知识资产(如学术报告、专业论述),经合理授权,纳入图书馆的数据仓库中,再经内容分析、资讯加值、分类编目等处理程序,师生就可以在馆藏目录中查询、下载,在“学习工场”中反复使用,他们还准备将E-Learning中所产出的教材、学习成果纳入系统,提供多元化的学习空间。 当然,不管是数字出版还是数字资源联合检索利用,需要在校园内推行一种激励机制和系统,鼓励个人和小组创造知识产权的价值并加以有效的利用。

第三,更新对责任、义务与权益关系的认识。多少年来,图书馆员奉献精神的教育,使从业者习惯了各种漂亮而无法实现的口号,管理者习惯于各种崇高理想的鼓动,但缺乏行动的纲领和严肃的实践运作研究。 知识导航员的职责应该同教师一样。图书馆员的智力成果、在教育过程中付出的艰辛劳动及其影响力已不亚于教师,但如何在要求他们奉献的同时取得同教师一样的权益和地位却是图书馆员强烈关注而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这里,又有一个理念的问题。我们应该看到,今天的教育,已经不仅仅限于课堂教育,学生所接受的多元化的学习方式,包括研究性学习、信息素养教育和E-learning等等,已经不是单纯的课堂教学能够支撑的,甚至在教师登台讲授的那一刻,他可能已经不具备先掌握知识的优势———学生们通过其他途径也许早已掌握了教师准备讲授的内容。在网络时代,图书馆员已经从后台走向前台,活跃在知识领航的前沿,但是这一切怎样让人们认同,并取得图书馆员应有的权益和地位?美国高校图书馆员为取得同高校教师同样的地位已经奋斗了近100年。美国高校图书馆协会(ACRL1971年就制定了有关准则(Standards for Faculty Status of College and University Librarians),并于2001年进行了修订,部分院校图书馆员已经获得同教师一样的职称和权益。在为自身地位呼喊的同时,他们的实际行动起了巨大的支持作用,成为校方和学术界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馆系联络计划(li-brary-faculty liaison program),课程支持和整合(curricu-lar support and curricular integration),合作学习(collabo-rative learning),教师培训(educating faculty)等等 。这一切都给准备戴上“知识导航员”新冠的同行们以有益的启迪。

2 知识更新

所谓知识导航服务,是指从各种显性(甚至隐性)信息资源中提炼出用户需要的知识的过程。这种服务不再是信息线索、书目数据或信息参考数据的提供,而是对有深度的信息内容、文献全文以及针对查询问题的较全面的解答,是对相关信息进行分析、筛选整合后的确切答案,如数据、事实、知识单元以及专题综述、调研分析、预测报告、决策参考等。这就要求图书馆员必须站在需求者的角度组织、分析、提炼信息。其次,就导航所需的信息资源建设而言,传统的信息载体的收藏与管理已渐趋退化,导航员的主要工作内容也从基于有形文献资源的一般性服务、个性化定题信息服务、情报研究服务,更多地转向了基于实体收藏和虚拟收藏相结合的、以大量的知识背景为依托的信息平台建设。再次,由于用户的信息处理能力有限,尤其是不熟悉各种数字化学术资源,导航员的职责之一就是加强用户教育,培养用户的信息素养,包括介绍资源情况和检索方法,陪同用户检索、筛选、评价和选择信息,进行网络导航。

不论是狭义的信息导航(帮助读者识别、查找)还是广义的知识导航(信息的评价、选择、链接、咨询、宣传等),也不论是馆藏导航,还是网络资源导航,都需要导航员具备全新的知识。与图书馆长期流传的“为人找书”的理念不同,“找书”是对信息载体的查询,需要具备的知识主要是对传统文献检索工具的熟悉和掌握;知识导航则包含知识查找和网络信息检索两层意思。在网络化和数字化时代,传统的信息检索理论和方法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数字化技术、全文检索技术、因特网技术、多媒体技术和软硬件的频繁更新换代使得即使有一定水平的专业人员也不能只停滞在原有的知识层面上,而是需要不断更换新的工具,采用新的方法,获取新的知识和技能。仅获取网络信息资源的工具就需要掌握搜索引擎、导航系统、网络指南、链接中心、门户网站、搜索软件和各种网络版工具,并将搜集的信息根据用户的需求进行序化、浓缩、重组、综合而产生了新信息,建立相应的导览系统,并通过建立信息推送服务、呼叫服务、垂直门户和网络智能知识服务模式,推介各种专题检索、定题跟踪、科技成果查询、情报调研、网络导航、编制专题数据库、全文资料库,以及用户培训和宣传服务等。 对图书馆人来说,其工作实质上是一种信息开发活动,它需要大量专业背景知识,更需要借助学科馆员制度与学者们建立更为密切的联系。

3 制度创新

首先,看一下商店服务和图书馆服务的差别。在计划体制下柜台后售货员的冷脸是长期“思想工作”和“服务教育”都未能改变的。现在商店里为什么会有如此热情的“导购”?这是商业利益和竞争激烈驱使所致。在公益型机构中,这种现象仍经常可以看到。因此,要使“导航”也像“导购”、“导医”“导游”一样成为图书馆日常实践而非偶尔为之的“善事”,需要引进某种市场机制。例如,美国一些高校图书馆在考核标准中不仅要看咨询统计量,也要看需求满足程度。尤其对于那些主要靠纳税人支持或主要经费来源于基金会的图书馆,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要求直接关系到对该图书馆的拨款,咨询部门的人员、设施和添置检索工具的经费与他们的业绩是密切相关的。

其次,要让图书馆员真正从事知识服务工作。现在的图书馆与20年前不同,馆员的“三高”(高素质、高职称、高学历)已渐成趋势。这是知识导航的“资本”,若没有真正投放在服务第一线将造成资源浪费。如藏书建设(collection development)和采购(acqui-sition)就是两种不同层次的工作,前者需要有丰富经验和学识的学科馆员承担,而后者甚至可以雇佣学生或一般职员来进行。在欧美图书馆大量杂务(如上架、借阅等)并不是由图书馆员承担,而是由图书馆职员(library clerks)、 半专业人员或辅助人员(paraprofes-sionals)和勤工俭学的学生来承担的。在台湾部分大学图书馆可以看到穿着不同工作服的职员或学生在进行上架、值日、借阅等工作,大量专业图书馆员在从事更深层次的服务工作。因此,许多馆员在谈起他们的工作时有一种职业自豪感,不用闪烁其辞,觉得这种“连教授们都要向我请教问题”的工作是值得去干的。我们的图书馆长期实行的“论岗制”和提倡“螺丝钉精神”固然有其历史原因和有利的一面,但根据形势的需要,是否应重新考虑其合理性,逐步调整岗位配置,将高职称、高学历和业务能力强的馆员放在第一线,将他们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或不断加快更新速度的知识及时运用到一线服务上来,在知识培训、职称晋升和改善工作条件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

第三,知识导航不仅仅是为用户使用网络指引门径,也不仅仅是咨询部门的一项咨询业务,它需要将图书馆已有的知识产品和社会上可供利用的信息资源进行二次开发,建立可供反复利用的知识资源,以满足研究型学习的需要。这是一项庞大的知识管理工程,是知识导航的基础,需要图书馆各个部门的配合,甚至是管理体制上的变革和业务结构性的调整。例如,要将图书馆人力资源配置从以文献的搜集整理为中心向服务第一线转移,就要将一部分业务划拨出去,通过联合、外包等形式腾出更多的资源集中在为用户服务的知识导航项目上。再例如,需要将信息产品的“浅”加工发展为“深”加工。在高校中,教师的学术论文、科研报告,学生的学位论文、专题报告,以及采自校外的更为丰富的各类出版物、数据库等,都和图书馆丰富的馆藏书刊一样具有价值,但如果仅仅是收集、分类、典藏等序化处理,而不经过标准化、数字化和内容分析等加值程序,都将湮没在文献的汪洋大海中。大学图书馆要把那些经教师学生咀嚼、消化、吸收信息之后制造出的知识资产,再交给图书馆的信息加值、技术服务和典藏流通部门进行加值工作(有关部门被称为知识加值组),所创造的知识产品以出版物的形式回到图书馆实体或虚拟的架位上,再次提供使用(部分经严格评审合乎标准的知识资产由大学出版社出版),如此供给、生产、推广使用,再回到供给,形成生生不息的知识生产过程, 图书馆员的知识导航作用也是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出来的。总之,除了技术支持(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初步具备这类条件),图书馆还需要在人力资源、经费和组织制度保障方面采取措施,如设立熟悉各专业知识的学科馆员、提高业务素质、寻求数字资源的联合采购和联合使用等。

总之,知识导航是知识经济时代和网络时代图书馆面临的新的使命,也是新的机遇和挑战。这样一种依靠知识而存在的机构,在整个知识生产、流通、转移和转化的过程中应该发挥重要的作用。但要让墙上的口号成为社会广泛接受的现实,使图书馆员真正成为知识导航员,图书馆界和图书馆学教学研究人员应该认真思考,找出理论与实践、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采取行动克服存在的种种障碍。

参考文献

1   朱玉芳.21世纪图书馆员的定位.昌潍师专学报,20013):112113

2 逢甲大学图书馆简介编辑委员会.迈向学习纪元,拓展知识版图:从图书馆到学习工场,看逢甲大学图书馆的蜕变.台中:逢甲大学图书馆,2001.

3   王宗义.“公共图书馆精神”的科学解读.中国图书馆学报,20045):29

4 College and University Libraries. In: Library literature & information science, H. W. Wilson Co., 2000.

5 王文华.对网络环境下馆员角色的思考.工会论坛,20043):122~123

6 马谦.知识导航:混合型图书馆的信息咨询服务功能.情报杂志,20045):25~27

7 沈固朝.从“读书馆”到“学习工场”.新世纪图书馆,20041):29~32

 

 (作者信息: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主任,邮编:210093。收稿日期:2005-05-08)

                  编校:刘勇定

苏ICP备05016133 版权所有©南京市成贤街66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