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图概况 | 馆内游览 | 网上资源 | 馆藏资源 | 活动通告 | 论坛 | 支持我们 | 返回主页
 年  期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新世纪图书馆 > 图书馆事业

组织机构 读者信箱

  

论《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对图书馆的影响(全文)

2006年5期

付 群
(南京图书馆)

  【摘 要】 论文就《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公布后所引发的争论,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正式颁布所做的修改,分析了其中的不合理性,并指出了其对图书馆开展网络信息服务所产生的影响。
  【关键词】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图书馆; 信息服务

  【Abstract】 This paper analyses irrationality and points out the varies influence that may accrue during network information service in libraries on the argument after draft of Regulations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of Communication through Information Network was announced and the modification of Regulations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of Communication through Information Network was formally promulgated.
  【Key words】 Regulations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of Communication through Information Network; Library;

Information service

   2006年5月10日,国务院第135次常务会议通过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并规定于2006年7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实,《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刚刚公布之时,即已引起了社会各个层面不同层度的反响,赞成与反对的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争论,而焦点则大多集中在公共图书馆能否在对馆藏作品进行数字化转换,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方面享有一定限度的许可权方面,对这一问题的争论可以说伴随着条例制定的全部过程,但至“条例”正式颁布时,最终还是取消了公共图书馆的许可权,而代之以图书馆可以“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
  这一变化虽然将原来的“公共图书馆”一词改为“图书馆”,使“条例”适用的范围有所扩大,但由于许可权被取消,从而导致图书馆在通过信息网络为公众提供服务方面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本文试图就“条例”的颁布将给图书馆造成怎样的影响进行一些探讨。
1 从“草案”到“条例”
  在“草案”中,涉及到公共图书馆的只有第四条第五款,以及第六条的三个款目,主要内容为:公共图书馆在不提供复制功能的前提下,可以不经过著作权人同意,也不支付报酬,通过本馆的网络阅览系统供馆内读者阅览本馆收藏的已经发表的作品;在著作权人未事先申明不许使用的前提下,公共图书馆可以不经著作权人同意,将已出版三年以上的作品进行数字化转换后在本馆网络阅览系统内提供阅览,但需向著作权人支付相应的报酬。
  从以上内容来看,公共图书馆在将本馆馆藏作品进行数字化转换,并提供网络阅览方面享有一定的许可权,但这种许可权非常有限。虽然公共图书馆在不经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即可将出版期限满三年以上的图书进行数字化,并提供网络服务。但同时存在“除著作权人事先声明不许使用的外”的限定,而这种限定恰恰使公共图书馆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如果所有的作者都在作品出版时加上“未经本人许可,任何图书馆等组织都不得将本书纳入其网络系统并提供阅览服务”的声明,那这个许可权是没有多少现实意义的。
  当然,“草案”中所规定的,公共图书馆可以“通过本馆的网络阅览系统供馆内读者阅览本馆收藏的已经发表的作品”,对于公共图书馆来说却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馆内读者”既可以理解为到馆阅览的读者,也可以理解为本馆的持证读者;而“通过馆内阅览系统”则可以理解为读者通过互联网络,使用注册密码向馆内的阅览系统索取所需的信息资料。如果按照这种模式,能够通过互联网络获取公共图书馆数字信息资源的,只是一些持证读者,是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对象,著作权人无需耽心其作品在互联网上公开扩散。这种做法是确认了公共图书馆的公益性,将其与以盈利为目的的数字信息产品提供商区别开来,既可以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同时也保障了公众获取信息的权利。
  可是,恰恰是这些款目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反对者认为,公共图书馆所享有的许可权既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利益,也损害了出版社的利益。因此,“条例”正式颁布之时,公共图书馆所享有的许可权便不复存在,而代之以图书馆“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
2 对“条例”的质疑
  “条例”中允许图书馆“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这多少使人感到有些困惑不解。
  为什么图书馆在向读者提供纸质文献时尚且可以让读者借出馆外自由阅览,而以网络为传播手段的数字信息反而只能在馆舍内阅览?一个图书馆究竟能有多大?既然只能在本馆馆舍内通过信息网络向读者提供数字化信息,这与图书馆各自为政,划地为牢的传统服务模式又有什么区别?图书馆耗费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资金建立起的信息网络,仅仅就是为了向到馆读者提供数字信息产品的服务,这又有什么必要?
  再说,“本馆馆舍内”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定义?是指图书馆建筑的物理范围,还是指图书馆的服务范围?如果根据字面来解释,这只能是前者。那对于高校或科研单位的图书馆来说,是否只能在图书馆内提供阅览?如果利用校园网或本单位的局域网提供服务,是否就算是违背“条例”?如果是后者,那对于公共图书馆来说,通过网络向持证读者提供数字信息服务,不仅合理,也是合法的。
  此外,图书馆不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机构,它所购置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为了向公众提供免费服务,这与“出租”有着本质的区别。至于服务的方式是让读者在馆阅览,还是出借给读者携出馆外,这是图书馆根据自身拥有该作品的复本量来确定的。在以纸质文献为主要知识载体的时代,图书馆在出资购买一部图书资料后,其作品的使用权就归图书馆所有,从未有人提出过应当限制图书馆对其图书资料的流通范围,更没必要因为使用的次数与范围再次向著作权人支付费用。为什么当图书馆在向读者提供数字信息时却有了种种限制?数字化的信息资料与纸质文献除了载体不同之外,还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事实上,现在图书馆在购买数字作品时,已经引进了纸质文献中复本数的概念,尽管这只是一个虚拟的符号,但却很好地解决了某一作品可以同时供多少人阅读的问题,这既保证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也满足了图书馆向读者提供服务的需求,这还有什么必要再限制图书馆的服务范围呢?
3 “条例”对图书馆的影响
  长期以来,图书馆就是一个以传播知识为己任的公益性事业机构,它几乎不存在自身的利益,它的终极目标是将知识传递到读者手中,它衡量业绩的唯一指标就是为多少人提供了有效的服务。在以纸质文献为主要知识载体的时期,图书馆确实很有效地承担起了这一职能,它的固定馆舍、大量的馆藏,决定了它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的地位,吸引了众多的读者来馆内读书与学习。
  可是,随着家用电脑与互联网络的普及,以网络为传递平台的信息资源也在迅速地增长,这种快捷迅速、无国界传递信息的方式,已经深入了当今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人们终于发现,利用互联网络来获取知识与信息,比起去图书馆寻求图书馆员的帮助来说,不仅省时省力,快捷方便,而且资料的查全率也比去图书馆,尤其是那些中小型图书馆要高出许多。
  近年来的种种事实表明,读者在获取知识与信息时,已不再完全依赖于传统图书馆,而是逐渐转变到依赖于互联网络。据有关部门调查统计,截至2005年6月底,全国已有上网计算机4560万台,网络用户超过1亿人;而新华网北京8月30日公布的第四次“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倾向抽样调查”结果则显示,6年来我国有网上阅读习惯的人数比例正以每年递增40%的速度增长,在本次调查的人群中,有网上阅读习惯的人已接近30%。可想而知,按照这一趋势发展下去,提供传统服务的图书馆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这一切都给图书馆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生存课题,迫使图书馆适应时代的需要而改变自身的结构形态与服务方式。可喜的是,电脑与互联网络的普及,虽然给图书馆造成了生存的危机,同时也给图书馆带来了更好的机遇。随着信息数字技术的成熟与互联网络的普及,图书馆人在经过艰辛的探索与努力之后,已经重新给自己找到了正确的定位,那就是利用自身在信息资源搜集、整理、评价、检索等方面所特有的专业技能,将大量的馆藏作品进行筛选与加工,倾尽全力去打造一个又一个的专题数据库,并利用互联网络这一平台将各个分散独立的数据库相互链接成一个整体,以求达到真正的信息资源共建与共享的局面,而这种以数字信息为基础,通过网络与全国,乃至全世界链接,从而形成的跨越语言,跨越时空的信息资源共建工程,可以不分地区,不分人种的为整个人类社会提供服务,使全人类都能够共享数字化的科研成果。
  但是,“条例”的实施,使得不少图书馆近年来在专题数据库建设方面所做的努力大打折扣。因为“条例”不再像“草案”中那样赋予图书馆以有限的许可权,这就意味着图书馆必须面对海量的著作权人许可的谈判,从而使得绝大数图书馆都不敢涉及版权保护期内的馆藏文献。因此,已建成的数据库可能将成为手中的鸡肋,未来的数据库建设也只能将资源的取舍限制在故纸堆中,而这种数据库充其量只是起到了种对人类文化遗产的保护作用,在为科研与经济发展服务方面则没有多少实用价值。同时,图书馆所购买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产品,其传播范围也只能局限于本馆的馆舍之内,这必将造成图书馆的经济投入与社会效益产出方面的不平衡状态,迫使重陷窘境的图书馆不得不再次去探索一条适合自身所走的道路。
4 结束语
  图书馆人近年来所追求的,建立一个以数字化信息资源为基础,以互联网络为平台的,信息资源共建共享联合体,因“条例”的颁布而限入了难以为继的困境,试图通过对信息数字技术与互联网络的利用,重建图书馆辉煌的契机也因此而消失,图书馆将不得不再次陷入苦苦的探索之中。
  然而,尽管“条例”本身有着许多欠缺,但法律的尊严不容亵渎,任何试图冲击法律底线的机构与个人,最终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图书馆当然也不能例外,即使图书馆所代表的是公众利益,图书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障公众信息获取的权利,但为了避免被送往被告席上的命运,就必须遵守法律的准绳。只是这样一来,图书馆人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看来必须要重新进行探索与实践,也就是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参考文献
1 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的修改意见.http://www.ccmedu.com/detail.aspx?boardID=8&ID=12090&page=1,2006-03-15.
2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http://www.ncac.gov.cn/servlet/servlet.info.InfoTopicServlet?action=topiclist&id=
30,2006-03-15.
3 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http://cjr.zjol.com.cn/05cjr/system/2006/03/09/006508499.shtml,2006-
03-15.
4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http://www.sczy.gov.cn/2006/
5-30/09380841287.html,2006-09-06.
5 深入解读《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http://column.chinabyte.com/484/2426984.shtml,2006-09-06.
6 利益平衡是权利保护的关键———四专家纵论《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
default.asp?id=27268,2006-09-06.


(作者信息:南京图书馆馆员,邮编:210018。收稿日期:2006-04-28。)
编校:刘勇定

苏ICP备05016133 版权所有©南京市成贤街66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