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图概况 | 馆内游览 | 网上资源 | 馆藏资源 | 活动通告 | 论坛 | 支持我们 | 返回主页
 年  期
首页 > 组织机构与出版物 > 新世纪图书馆 > 读书·治学

组织机构 读者信箱

  

开卷于南图 骋骛乎书林

2007年6期

江少莉(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

1 百年馆藏,与时俱增

  南京图书馆(以下简称“南图”)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公共图书馆之一。南图前身可追溯自缪荃孙于1907年创建的江南图书馆。该馆是江苏省第一家公共图书馆,亦是我国最早的由国家兴办的公共图书馆之一,最初珍藏来自钱塘丁氏八千卷楼藏书和武昌范氏月楼木樨香馆藏。
  到了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时期,柳诒徵先生在1927年至1937年担任馆长期间,殚精竭虑地维持馆务,增益馆藏,发展馆业,馆藏图书由江南图书馆时期的5万余册增加到了24万余册[1]。柳先生丰富馆藏的办法有三条,一是全力向社会各界征购古籍;二是用本馆古籍影印本与全国各地藏书家和图书馆交换短缺的古籍;三是对一些无法征集、收购或交换的善本、孤本,实行借用抄录[2],仅1935年抄录数就达930万字[3]。
  对于这批得之不易的典籍,柳先生更是不遗余力地保护,自云“千艰万厄典官书”[4]。抗日战争爆发不久,南京告急,柳先生“重视馆藏图书甚于自己的家产”,立即想方设法将最珍贵的善本古籍一百一十箱,妥藏于南京朝天宫内的故宫博物院密库,又将丛书、方志等三万册,水运至苏北兴化罗汉寺和观音阁收藏。普本十五万余册,因藏量太大,只好仍留存于龙蟠里馆内。抗战胜利后,柳先生回到南京,馆内藏书已荡然无存,他不顾年迈,“各方接洽,矢死力争”,费时一年,从各处收回十九万册[5],并及时编印了两大册《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现存书目》。
  南图前身的另一条脉络是“国立中央图书馆”,在1933年筹建初期,馆长蒋复璁先生上任伊始即赴“教育部北平办事处”接收“教育部”拨给的4万6千余册藏书,到1937年7月,该馆馆藏达到40万册,以古籍居多。可惜抗战爆发后迁馆至重庆,因运输途中事故及日机轰炸,藏书锐减至18万册。“国立中央图书馆”曾两次大规模地收进历代文献。第一次是抗日战争初期,在郑振铎等爱国人士呼吁下,重庆教育部同意从中英庚子赔款会拨交“国立中央图书馆”的建筑费中提取部分,收购江、浙、皖、沪藏书世家流入上海书肆的大批善本图书,于是蒋复璁先生乃奉命搜购,成果甚丰;第二次是在抗战胜利后,接收陈群泽存书库的藏书(1948年冬,中央图书馆挑选馆藏珍善本书籍13万余册,分三批运往台湾,其中包括原泽存书库的全部善本文献)[6]。
  20世纪50年代后,南京图书馆又通过各种途径增益馆藏。如历史文献方面,1952年起陆续接收原苏南文管会调拨的线装书就达数十万册。而得之于藏书家的图书也有不少,其中最有影响的是朱希祖遗书与顾氏过云楼藏书。
  20世纪50—60年代,时任馆长的汪长炳先生提出,省(市、自治区)图书馆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馆藏资源,提高图书利用率,可以不另设保存本库,因为“它在经费上、库藏容量上、技术上、都无力负担,更主要的是由于建立保存本库而会使大量图书失去效用”。其时南图在馆藏建设中,即实践了汪长炳先生的这一独特主张[7]。此举与当时公共图书馆的普遍做法相悖,但在今日看来,是极其明智而又务实的,符合当时省级公共图书馆的实际情况。时至今日,不少图书馆释放保存本库图书,使其重归流通阅览,与50年前汪先生“最大限度地发挥馆藏资源”的先见不谋而合。
  目前,南图藏有图书800余万册,其中古籍收藏达160万册,仅次于国家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位居全国第三。经整理后可提供阅览的古籍约为100万册,善本10万册,有千年前的敦煌遗书,还有宋、元、明、清历代刻写精品。民国文献总量约70万册,现已整理民国图书约7万部,报纸2000多种,期刊9000余种,尤以从北洋政府开始的政府公报与抗日战争时期南京地区出版发行的图书报刊较为完整[8],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有很强的互补性[9]。各部门中,典藏部除为读者提供典藏本阅览外,还为读者提供2万余种中外文期刊、数十万册外文书及1500余种报纸的查阅和外借服务[10]。2006年11月6日,南图新馆落成,设计藏书容量1200万册,阅览座位3000个,网络节点4000个[11]。南图在实现全馆自动化后,更朝着复合图书馆的道路前行。

2 读者服务,以人为本

  到南图看书读报、查阅资料,是众多读者业余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20世纪60年代,当工程师门可佩先生还是一名爱好文学和历史的高中生时,南图便是他的第二课堂[12]。“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哪怕外面闹翻了天,只要南图‘一息尚存’,有稍许向公众开放的空间”,弱冠之龄即受益于南图典藏的诗人冯亦同,“都会是那些或寥落冷清、或蜂拥而至的读者群中的一员”[13]。
  科普作家孙维梓先生是南图二楼外文参考借书处的常客,他以挖金觅宝的心情,将那些或“多年尘灰积压”,或“入馆后就没人借过”的俄文书刊一一捧出批阅,以备科普创作之用[14]。
  工程师杨光庆先生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南图借阅了有关化工、医药、生物、环保、外经、外贸、财会、法律、外语等各方面的书籍,大大地充实了他的知识领域,在他编制地方化工发展规划、审查重大科技开发项目、外语谈判等方面起了很大作用[15]。
  南京大学哲学系杨俊光教授在结缘南图的四十多年间,在古籍部、特藏部阅览了大量的四部古籍,哲学、史学旧平装及种类繁多的旧报刊,并以此为基础从事著述。他称赞南图在丰富的藏书以外,“服务质量亦属上乘。在国内各大图书馆中,就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尽量给读者以方便等方面,南图不仅是第一流的,而且还是特别突出的。几十年中,我经常很多次地反复查阅同一资料,还对比各种不同版本,甚而为一个字的同异而查阅馆藏的全部版本,包括善本、抄本等,几代工作人员几十年如一日地都能做到有求必应,从不表示丝毫的厌烦,诚难能可贵之事。”[16]
  这种为读者提供资料不遗余力、“第一流的”、“上乘”服务质量,正是百年南图建馆以来,“几代工作人员几十年如一日”恪守的优良传统。我们不妨将之概括为“南图精神”,这是较之国内其他图书馆,南图人“特别突出”的精神,它处处体现出一种“以人为本,服务至上”的人文关怀,以求最大限度地满足读者的知识需求。
  “南图精神”早在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时期就初步形成了。当时,该馆在国学大师、史学大师柳诒徵先生主持下,就以藏书丰富、服务周到蜚声海内。柳先生处处为读者着想,编制当时全国唯一的图书馆总目录《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图书总目》,方便读者据目索书;中午读者付二角钱即可在馆内吃午饭,使其午饭后能继续查阅资料。对外地来馆阅览的读者,柳先生还创立了“住馆读书制”,读者可长期住馆阅读文献典籍,除食宿外,不收房租、水电等费用。这一特殊的“住馆读书制”,秉承公共图书馆服务社会之理念,为当时图书馆界创制,素为图书馆界、学术界所称道。
  当时,曾受“住馆读书制”嘉惠之人,有郑鹤声、赵万里、谢国桢、蔡尚思等人,后来皆为知名学者。其中历史学家、社会科学家蔡尚思先生于1934年至1935年间住馆读书的“蠹鱼生活”更被传为美谈。当时,蔡尚思每天读书16小时以上,“开矿式”地搜集资料,“遍读馆藏中国历代文集,以摘录中国思想史料为主而兼顾及其他有关学科史料”[17],其日后撰写的《中国思想研究法》、《中国历史新研究法》、《中国传统思想总批判》、《中国礼教思想史》等,便是住读的成果。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经常到颐和路南图古籍部看书的南京师范大学古文献研究所郁贤皓教授,对当时阅览室的管理人员、目录版本学家杜信孚先生的服务态度称赞有加。他回忆杜先生给他的印象是“待人谦和,对工作极端负责,业务熟悉,对馆内收藏的所有图书版本了如指掌”,他“只说了一句要看元刻本萧士赟注《分类补注李太白诗》”,杜先生就会在两三分钟内将书递到他手中。郁教授由衷感叹道,“我们南图有杜信孚先生这样服务周到的工作人员,对研究人员来说是多么幸运!”[18]他用了“我们南图”这四个字,言语当中似乎能体味到他作为南图读者自觉的归属感和自豪感。而情系南图的,又何止郁先生一位呢!
  对南京师专教院历史系退休教授李金堂先生来说,南京图书馆是他教学与科研须臾不离的良师益友。李先生自言他所从事的南京历史人物研究,如果“没有南图所提供的丰富的历史文献资料,没有南图朋友们无私的、默默无闻的劳作,可以说寸步难行。”阅览室的工作人员“态度友善,接待热情,服务周到,为你查询、提取各种资料”,这令李先生“感动不已”,一直把他们当作“一群可敬可亲的朋友”[19]。
  南师大中文系李灵年教授也说,提起南京图书馆古籍部,就好像提到他自己的工作单位一样,“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因为南图不仅是他汲取精神食粮的知识宝库,更有许多热心帮助过他的“良师益友”。这其中的一位便是江世荣先生。李教授回忆自己“从50年代开始便断断续续地来南图古籍部看书,碰到疑难问题,便向馆里的先生请教。那时江世荣先生总是在阅览室里不时走动,像课堂上指导自习的老师那样,到读者面前答疑解惑。他那耐心而又细致的指点,令人终生难忘。”[20]
  作为南图的一名馆员、作为南图这个公共事业机构,能让读者产生一份“终生难忘”的情感、一份挥之不去的特殊记忆,能让读者引为“良师益友”,正是端赖其“以人为本,服务至上”的“南图精神”。或如原南图副馆长卢子博先生所总结的,这是“百年南图最重要的一条办馆经验”[21]。

3 学术研究,卓著务实

  像江世荣、杜信孚先生那样,能为读者解答疑难或提供资料线索,除了热心读者服务的职业素养外,还在于其渊博的知识和深厚的人文素养。正如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萧相恺先生所叹服的,“他(江世荣)对南图古籍部藏书如数家珍般的熟悉程度,对中国典籍的非凡记忆”[22],又如词学家唐圭璋先生生前接受包中协采访时所称赞的,“江(世荣)老学深识广,杜(信孚)老版本娴熟”,“他们是图书馆的行家”[23]。
  学术研究是百年南图秉承的另一优良传统。南图人视学术研究为人生之志业与追求,潜心其中,治学成果卓著。
  柳诒徵先生在主持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期间,在保存国家历史文化遗产的同时,就尽力把图书馆办成学术研究的中心,倡导学术研究,鼓励馆员从事学术研究,并提供《国学图书馆年刊》(1927-1936年,前后共10册)发表。其时“柳先生以积学之士,亲自著书,作好榜样。在他的热心倡导下,一时馆内学术研究空气非常浓厚。”[24]当时在馆工作人员如向达,后来成为研究中西交通史的专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撰有《唐代刊书考》;范希曾精于目录,著有《书目答问补正》等论著,抄录员王焕镳的《明孝陵志》,均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
  其中,范希曾在张之洞《书目答问》基础上,补正的《书目答问补正》(以下简称《补正》)共补录图书一千二百种左右,既补《书目答问》问世后“五十年间新著新雕未及收入”者,并正其“小小讹失”,补足或纠正了《书目答问》漏略或讹误的书名、卷数、作者姓氏、刻书年代等近百处,并继承《书目答问》的传统,在部分书籍下附加了按语。《补正》较高的学术价值还在于,其详加著录并尽量提供有关线索的大量稿本、抄本,既未刊刻,往往不为外界所知,而这正是范希曾得益于国学图书馆丰厚的典籍资源。范希曾1927年就职于国学图书馆,1930年去世,一生虽为短暂,但其“广勼公私书目,时时札记于《书目答问》上下方”而补正完成的《书目答问补正》,是《书目答问》问世之后,最有价值的增补本,实现了他一生追求的“覃研流略,欲洞究学术根极支裔,竟古今之经变,而自跻于通儒”的学术理想。
  20世纪50年代以来,南图馆员在学术研究这一传统精神方面继往开来,专家学者层出不穷。王学熙先生回忆1963年11月他到南图工作时,在汪长炳馆长的主持下,南图人才济济,“办公室主任何人俊,是汪长炳在无锡社会教育学院的学生,科班出身,既熟悉图书馆业务,又有很强的文字水平;采编部主任钱亚新,是我国著名的目录学家、索引学家,图书分类权威;副主任范家贤,外文水平特强;副主任翦依琴是汪长炳的学生,毕业于无锡社教学院图博系,图书馆专家;参考书目部主任是柳定生,国学大师柳诒徵之女,中央大学毕业的史学家;古籍部主任潘天祯,毕业于中央大学,国立南京图书馆馆长贺昌群的得意门生,史学家、版本学家;阅览部主任邱克勤也是汪长炳的学生,副主任封勉事业心和工作能力特强”,而王先生所在的古籍部工作人员中,“可谓专家云集,有南明史专家钱海岳、太平天国专家江世荣、版本专家曹菊生和沈燮元等”[25]。
  南图馆员们致力学问,他们的学术专著除上述《书目答问补正》外,还有《浙东三祁藏书和学术研究》、《曾国藩未刊信稿》、《同书异名通检》、《鲁迅研究书录》、《屠绅年谱》、《主题法基础知识》、《活字本》、《文献学研究》等,深受学术界认可与称赞,为南图赢得了学术荣誉。
  长期从事古籍整理工作的杜信孚先生积数年之力、旁搜博求而得四千余条书目的《同书异名通检》,内容包括书名、卷数、著者(包括时代、籍贯)、版本及异名,“使读者披览之下,瞭若掌指,为查阅古书,减少困艰,节省时间,更好发挥古籍作用”[26]。
  南京图书馆编、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南京图书馆周恩来著作及研究资料索引》,收录了南图所藏从20世纪30年代至今出版的有关周恩来著述及研究资料的书报刊,共1936条,其中一些为国内稀见的版本,并辑有“周恩来与江苏”。作家单汝鹏言其撰写《千秋风范,百代楷模》时,“就得益于这本‘索引’的帮助,提高了文稿质量”[27]。
  再如,南京图书馆编、线装书局2003年出版的《南京图书馆孤本善本丛刊·明代孤本方志专辑》,蕴藏着丰富的政治制度、边镇军事、社会经济、文化教育等珍稀史料,其选入的“万历福州府志”、“万历江西省大志”、“万历重修常州志”、“万历旌德县志”等七部明代孤本方志,为国家“中华再造善本”工程所未收录,文献学术价值颇高,为研究者、学术界所青睐。
  创办专业杂志,亦是南图学术研究工作的一部分。从1980年创刊的《江苏图书馆工作》,到1984年更名为《江苏图书馆学报》,再到2003年更名至今的《新世纪图书馆》,南图这份学术期刊,立足江苏,面向全国,在推动江苏省图书馆事业建设、增进学术交流、培育一代图书馆人的学术成长等方面,贡献良多。
  1993年,南图还成立了学术工作委员会,“负责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工作和研究人才培养工作”,并以 “制定全馆学术发展规划;确定本馆学术研究课题,组织学术研究队伍;审定学术研究成果;制定业务干部培训计划和人才考核标准;对本馆重大业务问题的决策进行科学论证;组织馆际学术交流;编辑出版馆刊等”为其主要任务[28]。
  《南京图书馆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更进一步提出,要“初步形成以学术研究带动业务建设的发展格局”[27]。
  以学术研究带动业务建设,体现出一种务实的作风。即如卢子博先生所主张的,“将自己的研究植根于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图书馆工作、图书馆实践中去,让研究为现实的图书馆事业建设服务。”[30]
  正是通过专题资料汇编、珍稀古籍影印、索引、书目等学术成果,南图研究馆员们在“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涵养转深沉”(朱熹语)的同时,也为读者提供了极富知识含量、学术水准的文献服务,加强了对读者工作的研究,从而步入“以学术研究带动业务建设”、学术业务并重的良性发展轨道。
  韩愈《复志赋》中有云:“朝骋骛乎书林兮,夕翱翔乎艺苑。”无论是南图工作者还是读者,藉一腔对文献典籍的热爱之情,或如卢子博先生一样“在书海里工作一生,享尽了书海的恩惠”,或像读者李金堂先生那般,自比“如方寸的海绵,在南京图书馆浩瀚的海洋中吸吮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感受生活的最大快乐”……开卷于南图,骋骛乎书林,乃读书人生的一大幸事乐事,南京乃至江苏的读者们有近水楼台之便利,其珍惜之。


注释
1 徐雁.色陈香的“知识盛筵”.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 陈思丰.沧海桑田宝藏在兹———南京图书馆古籍藏书小志.书品,1992(2)
3 王建芬,周静.南京图书馆发展史略.东南文化,2000(5)
4 卞孝萱.柳诒徵先生旧事.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5 卞孝萱,孙永如.史学家柳诒徵的学术贡献与道德风范.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1999(3)
6 馆藏古籍.http://www.jslib.org.cn/njlib_gczy/njlib_gjwx/
t20050802_2998.htm
7 王学熙.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典范———为汪长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而作.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同仁文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8 南京图书馆.http://www.nlc.gov.cn/service/exhibit/culture
/html/03_034nanjing.htm
9 周建华.南京图书馆发展文化产业研究.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同仁文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0 周迪.浅析图书馆电话咨询与网络咨询服务的共存性.图书馆界,2005(2)
11 南京图书馆办公室.南京图书馆举行新馆落成典礼.新世纪图书馆,2006(6)
12 门可佩.忆往昔读书初入门,看今朝科研喜丰收———我在南图的读书经历.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

京大学出版社,2007.
13 冯亦同.书香成贤街———我和南图的“半世情缘”.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4 孙维梓.科普创作的重要源泉.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5 杨光庆.我与南图四十年.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6 杨俊光.我终生的益友.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7 蔡尚思.我的学术之路.学术界,2000(6)
18 郁贤皓.图书馆看书杂感.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19 李金堂.人生有涯学无涯———我在古籍部读书的点滴体会.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

社,2007.
20 李灵年.人好书丰赞南图.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1 卢子博.《南京图书馆记忆》序.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2 萧相恺. 我与南京图书馆.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3 包中协.访词学大师唐圭璋.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4 纪维周.卓越的图书馆学家柳诒徵.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同仁文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5 同8
26 杜信孚. 同书异名通检序.见杜信孚:同书异名通检.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
27 单汝鹏.书海文江架金桥.见:南京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记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8 吴林,孙楚流.南京图书馆学术工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江苏图书馆学报,1995(3)
29 南京图书馆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 http://www.jslib.org.cn/njlib_ntgk/njlib_sywgh/
30 许建业,杨岭雪.卢子博图书馆学学术思想评述.见:南京图书馆.卢子博文集.南京图书馆百年文丛.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作者信息: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2007届硕士研究生,邮编:210093。收稿日期:2007-08-26。)编校:彭 飞

苏ICP备05016133 版权所有©南京市成贤街66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