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明代大才子徐渭的艺术与人生


http://www.jslib.org.cn   2017-06-05 17:22:00    

 

  明清两代,虽然出现过不少多才多艺的文人,但象徐渭徐文长那样,在诗文、戏剧、书画等各方面都能独树一帜,给当世及后代留下深远影响的,却十分难得。2017年5月20日上午,南京图书馆特邀南京大学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教授、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周群教授为听众解读《明代大才子徐渭的艺术与人生》。
  周教授首先从徐渭的生平谈起,徐渭出生时,其父徐鏓高龄,其母乃庶出。徐鏓原夫人童氏,生二子。童氏去世后续娶苗氏,苗氏无嗣。徐鏓晚年纳苗氏婢女为妾,生徐渭。徐渭出生后刚百天,父亲即去世。后来嫡母去世,徐渭随徐淮生活。徐淮无子,“兄视之如己子。”由于家道的中落,徐渭对功名的渴求更过于常人,但徐渭虽然才华卓异,他的科场搏击却十分艰辛。徐渭二十岁为山阴县学诸生,参加乡科而不第。这对初入科场的徐渭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徐渭并没有向命运屈服,尤其是复杂的家境,窘困的经济状况,迫使徐渭又作了一次努力。他致书提学副使张岳,自述其时运不辰,幼本孤独的危苦之境,书云:“业坠落绪危,有若棋卵。学无效验,遂不信于父兄,而况骨肉煎迫,箕豆相燃。日夜旋顾,唯身与影。”同时,因为“徒手裸体,身无锱铢,去路修阻,危若登天。”无法步父兄之路,以贵州籍入试。不得已而托书自陈,祈求给予再试机会。不知是徐渭洋洋洒洒二千余言的上书使张岳动了怜才悯士之心,还是其为徐渭恺切陈情而不失傲兀之气的豪情所折服,最终张岳开恩于徐渭,让他复试。这时正好遇到方廷玺新任知县,使徐渭有机会当年考中了秀才。但是,这也是徐渭一生中仅有的一次成功的科场努力,其后,徐渭二十余年的搏击,则再无收获,这主要是时文僵硬的规寸所致。徐渭如剑芒江涛,偏宕无状的文字,显然非文规律格所能拘束。因此,拔俗不群之士往往不能入于干禄之途。虽然徐渭在科场苦苦搏击而久无所获,但大约在徐渭三十六岁时,他的人生也开始了转机。这与徐渭家乡的抗倭战争以及总督军务的胡宗宪有直接关系。进入胡幕后,胡宗宪对其礼甚周至。这一方面是因为胡宗宪性喜宾客,以延揽名士称名于时,当时的东南才俊田汝成、茅坤、沈明臣等人都被胡宗宪招至幕中,徐渭虽然厄于科场,但其文名已称誉一方,自然受到了胡宗宪的青睐。另一方面是因为名士对于胡宗宪有特殊的作用:明世宗喜斋醮,好青词。青词一般用骈俪体,文词华美,因此,当时善写青词或文辞华美者往往格外受到重用。其次,周教授谈到了徐渭的诗歌和绘画。徐渭的诗歌既有抒写“英雄失路,托足无门”的悲情人生,也有表现现实世界的作品,如,对胡宗宪、俞大猷、戚继光等抗倭将帅的寄赠之作中,同样表现了热烈的赞佩之情。在绘画方面,徐渭的水墨大写意画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他的画作得到后人的评价尤高。据袁枚《随园诗话》记载,“郑板桥爱徐青藤,尝到刻一印云:‘青藤门下牛马走郑燮。'童二树亦重青藤,《题青藤小像》云:‘抵死目中无七子,岂知身后得中郎?'又曰‘尚有一灯传郑燮,甘心走狗列门墙。'” 徐渭开创的绘画史上的“水墨大写意”的画风,开拓了中国古代水墨写意画的新境界。正因为如此,他受到了后世画家的顶礼膜拜。郑板桥尝治一印为“青藤门下牛马走郑燮”。齐白石亦云:“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艺术巨挚们不约而同地对徐渭绘画艺术的惊叹,足见其在绘画史上重要的地位。徐渭将明代水墨大写意的画风带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他一改明代中期沈周、唐寅、文征明等吴门画家花鸟自然秀润、恬静优雅的风格,而是以恣肆的笔墨抒写了磅礴飞动的激情,以大胆泼辣、苍茫淋漓的画风改变了传统文人画的蕴藉雅逸之风。因此,徐渭的画作是其寄意的手段。徐渭的人生是困顿不幸的人生,科场不幸,后又因杀妻而有牢狱之灾。这样的痛苦与困顿在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体现。最后,周教授谈到了徐渭“精奇伟杰”的书法艺术。徐渭的书学理论渊自于他的书法实践。徐渭的书法虽涵泳于古法但又不拘于格法,具有别样的风采。对此,袁宏道在《徐文长传》中认为徐渭书法作品“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并认为徐渭的书法成就超越于王宠、文征明之上,这虽不无溢美之意,但其对徐渭书法苍劲中见姿媚,不拘法而求神韵,这确实点示出了徐渭书法的特质与风格。徐渭书法中体现出的苍劲中之姿媚的风格特征,与其特殊人生经历具有直接的关系。周教授强调说,徐渭一生命运多舛,遭逢了世间种种苦难,使其胸中充溢着磊落不平之气,毫楮之间自然会流溢出“苍劲”的气韵。同时,与一般书法家常具有的疏狂气质不尽相同,徐渭的“狂”缘自病理,因狂而杀妻,因狂而自残。这种非理性的心理与精神,化成一幅幅写意的画,一页页寄情的书。对其不胶执于法度,我们应有一份同情之理解。不讳言徐渭病态之狂也许有助于我们对其作品的理性认知。从存世的徐渭书法作品来看,行草书占据绝大多数,这是因为行草书纵情挥洒的空间更大,徐渭恍惚疏狂的心理特点,更易于挣脱现实的羁绊而沉醉于笔下构建的艺术之境。这也许是徐渭鲜论书法而孜求书神的原因之一。因此,唯求书写心志,是徐渭书法作品的重要特征。(秦志华)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