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当前经济转型的若干问题


http://www.jslib.org.cn   2017-01-17 16:04:00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经济加快了转型步伐,特别是“五大发展理念”表明中国经济转型正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如何借鉴新兴市场经验,推进中国经济转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2016年12月31日上午,南京图书馆特邀经济学博士、江苏省委党校经济学教授、“政府经济学”学科带头人袁志田老师,带领听众去了解当前经济转型的相关问题。
  讲座开始袁教授谈到,经济转型是所有新兴市场共同的时代课题,新兴市场的转型经验对当前中国经济转型显得尤为重要。但长期以来,我们对国际经验的“借鉴”二字中,似乎是“借”多于“鉴”,学习多于反思。所以,新时期对国际转型经济经验的借鉴,要从过去的学习、模仿和简单借鉴向反思、甄别和系统性转型深入。“五大发展理念”正是对国际经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其深刻的系统性思维是对中国既往经济转型历程的深入反思,也是对国际转型经验的系统性借鉴。新兴市场的转型经验表明,经济转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包括经济发展战略的转型、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收入分配结构的调整、先进的创新型文化体系建设等诸多方面。关于经济转型的系统性问题,巴西有着深刻的历史教训。巴西这个国家应该说是新兴市场国家中经济转型最早、最多的国家,但这个国家今天之所以陷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其主要问题不是因为没有转型,而是因为没有系统性、前瞻性的转型。接下来,袁教授重点谈到了经济发展战略中的战略性思维问题。他说,俄罗斯是一个超级大国,拥有丰富的国土资源和矿产资源、雄厚的科技基础和庞大的科研队伍,但是这个国家之所以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成为新兴市场国家中经济倒退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根源在于转型战略的片面性。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叶利钦曾经进行了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由于各种特殊的原因,这场改革最终失败了,1998年俄罗斯爆发了金融危机。1999年叶利钦将权力移交给了普京。普京上台后,俄罗斯经济奇迹般地复苏了。但是,21世纪初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它的原因是什么呢?绝不是修正了所谓的“休克疗法”的错误,而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的急剧飙升,短短几年内,从长期的每桶20美元以下暴涨到2007年接近150美元。这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了极其可观的意外收入。2003年俄罗斯的外债规模是1200亿美元,但是到了2006年,俄罗斯反过来拥有243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且这些资金和其它一些新兴市场的“主权基金”一起推动了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和“次贷危机”的爆发。但是,经济的迅速复苏并没有使俄罗斯经济回归到健康的发展道路上来,普京并没有认真总结和反思叶利钦时期经济体制改革的利弊得失和机缘巧合,而是趁着财富爆炸的热流制定了所谓的《能源经济战略》。《能源经济战略》让人误以为俄罗斯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因素是“正确的战略”而非“时代的机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俄罗斯的经济变得非常脆弱,严重依赖于外部经济环境,最终导致2014年俄罗斯再一次爆发“卢布危机”。学术界、舆论界、企业界对俄罗斯“卢布危机”爆发的原因有种种解释,袁教授认为“卢布危机”的根源并不在外部的“制裁”和世界经济的总体衰退,而在于俄罗斯经济发展战略本身。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石油资源”本身有什么“是非”,而是因为在这个战略的背后反映了其战略思维存在的问题。袁教授强调说,普京的《能源经济战略》存在三大思维问题:一是视觉主义,也就是超级经验主义,把存在当着真理,以为看到的现象就是真实的规律,以为石油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就意味着石油是俄罗斯永久的核心竞争力。经济学家曾经用“荷兰病”来形容这种思维是如何导致一个国家因为意外的财富而变得更穷。在国际上,有很多这样的国家,比如说委内瑞拉是一个石油十分丰富的国家,但是经济发展水平却是十分低下。在我们中国也存在这样的区域经济,拥有丰富的资源却没有找准发展的方向,比如说山西的大同、内蒙古的鄂尔多斯等。如果再仔细反思,我们会发现当前中国经济转型中实际上普遍存在这种战略思维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城市经济、文化产业、产业园区,乃至所谓的“技术创新”中,依旧到处充满着这种错误的战略思维,这就是把偶然的发展机遇当着永恒的核心竞争力。比如说我们的城市经济,它的发展模式有其历史的原因,它起源于我们1982年开始住房改革试验,这中间我们也要感谢经济学家刘易斯,他的“二元经济结构”成为中国城市经济发展模式的理论基础。但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把城市经济搞成了“土地经济”了呢?与各个地方的发展思维有关,甚至与我们的理论研究过于浮躁有关。第二大问题是机会主义,也就是说把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前程寄托在单一的经济结构基础上,这就导致了严重的外部依赖性。第三个问题是个人主义,类似于16世纪的重商主义,把商人利益上升为国家战略。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战略之所以出现问题,与俄罗斯的战略决策体系有着密切的关系。最后,袁教授总结说,“五大发展理念”表明,经济转型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如果只顾一点而不及其余,其后果不是效果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危害可能有多大的问题。我们经济体系内部的问题,加上世界经济体系的外部问题,可能使未来中国经济面临更大的挑战。经济转型,可以说是方兴未艾,也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当代中国经济转型,有两大战略前提:一是构建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制度;二是构建中国特色的政府经济学体系。中国特色的政府经济学不同于传统的公共经济学,是一门崭新的学科,它是当代中国经济转型实践的产物,也是经济学界面临的重大研究课题。
  整场讲座,袁教授以幽默风趣的语言和通俗易懂的事例把现场的气氛调动得十分活跃,现场听众都被感染得热情高涨,并认真做了笔记,整整两个小时的讲座不知不觉得就在这样认真而又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了。(秦志华)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