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业界资讯 > 国际  

国际资讯:奥地利国家图书馆:由霍夫堡宫发展而来的图书馆


http://www.jslib.org.cn   2019-07-01 10:25:00  来源:图书馆报  

 
奥地利国家图书馆内景.webp.jpg

  每一座图书馆都有自己的历史,维也纳的恢宏无比的图书馆,也即原来的霍夫堡宫,是令人惊叹的。也许位于巴黎黎塞留大街的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拉布鲁斯特大厅更大,大英博物馆的圆形大厅也更令人惊叹,但普罗克萨凭借其巴洛克教堂般的宏伟壮丽,依然是欧洲所有图书馆大厅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铺装朴素的约瑟夫广场被一群高楼三面环绕——作为巨大的霍夫堡皇宫建筑群的一部分,这些高楼包括了奥斯定会修道院的教堂,它通过一个极小的入口通向广场,还有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却不怎么吸引人的国家图书馆。建筑立面呈现出一种古典的、没有装饰的轮廓,均匀涂抹的石灰水使檐口变得柔和起来。建筑前廊山墙面上是一个大到有些恐怖的双轮战车,由劳伦佐·马特立雕刻,描绘了雅典娜(智慧女神)战胜了无知和嫉妒。参观者从门厅进入一个巨大的大厅,这个大厅起初是给马术学校预留的。从那里,一部宽阔的楼梯通往普罗克萨大厅,上面装饰有从帝国南部省份带回的古代碑文。

哈布斯堡家族的藏书
  长期以来,哈布斯堡家族收藏了高品质的手写本和图书。阿尔伯特三世是一名藏书家,拥有上乘的泥金装饰手写本。弗雷德里克三世在他所有的书上都留下了神秘的AEIOU标记,这被理解为象征着“奥地利的命运是统治世界”,见证了这个家族的野心和尚未实现的预言。
他的儿子马克西米连一世遗传了他对书的爱,并且马克西米连一世还继承了他的教父、枢机主教巴萨里翁的收藏。巴萨里翁是当时最著名的藏书家之一。此外,马克西米连一世的妻子勃艮第的玛丽——勇士查理的女儿,带来了勃艮第和佛兰德斯的杰出作品。但直到1575年布洛修斯被任命为第一任帝国图书馆馆长,图书馆才在某种程度上组织起来。布洛修斯曾谈到他如何认识到这项任务的艰巨:“我的上帝,这个图书馆是什么状况!所有的一切凌乱不堪,脏兮兮的,而且被虫子破坏得极为严重,所有的房间都布满了蜘蛛网!”许多年之后,他重新恢复了庞大馆藏的秩序,并通过收购和继承来继续丰富馆藏,而对那些只借不还、不替别人着想的读者给予了严厉的批评。但是该如何处理来自皇帝鲁道夫二世的诉求呢?他可是在五年之后才归还了当初所借的一本书。又该如何向他解释皇家图书馆的收藏并不能作为馈赠的礼物呢?一个世纪后,两位开明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一位艺术和科学迷,还有1711年至1740年在位的查理六世都极为重视这座图书馆的命运,它属于即将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之一的哈布斯堡王朝。
  利奥波德的工程计划,其中包括将图书馆放在马术厅的上面,却在第二次土耳其进犯、兵临维也纳城下,等待战争过去而搁置。后来这个计划落在查理六世身上。既然奥地利终于摆脱了土耳其人的威胁,因此他委任首席皇家建筑师约翰·伯纳德·费舍尔·冯·埃拉赫设计一个足以配得上奥地利的新欧洲地位的方案。这项工程刚开始建筑师就去世了,由他的儿子约翰·伊曼纽尔接管。

奥地利巴洛克建筑杰作
  作为世界上这一地区首座重要的公共图书馆,霍夫堡宫皇家图书馆绝对是奥地利巴洛克建筑的杰作。它的大厅有255英尺(约77.7米)长、47英尺(约14.2米)宽、64英尺(约19.6米)高,这几乎是大教堂的尺度。在大厅中央,其“主殿”延伸出一个高9英尺(29米)的椭圆形空间,上面是一个96英尺(约29.2米)长、59英尺(约18米)宽的穹顶。在两边的入口处,一对厚重的大理石柱看上去像是支撑着穹顶,并从视觉上将其分成“两翼”,即所谓的“和平翼”(Peace Wing) 和“战争翼”(War Wing)。这座赢得整个欧洲青睐的宏伟建筑不久便出现了稳固方面的严重问题,维也纳美景宫的建筑师尼克洛·帕卡西应召来解决。近20万册书籍被摆放在有两层楼高的书架上(有时书架上会内外摆放两排的书),二楼之上有四部相互独立的楼梯通往一个宽敞的展厅,每部楼梯上同样摆满了书架和书。主厅有带滑轮的梯子以方便取阅上层书架上的书;此外,展厅里大约40个直梯也是为了取书方便而设,不过它们实用的外观与准宗教的氛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尽管按照当时的惯例,建筑、壁画、雕塑和各种配饰是由不同艺术家设计的,所有的装饰和建筑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伟大而高贵的和谐。图书馆的湿壁画由丹尼尔·格兰于1730年绘制,这位画家因擅长绘制修道院的宏大装饰画而闻名。他的设计以皇家顾问康拉德·阿道夫·冯·阿尔布雷特最精准定义的一系列专题画作为创作素材。穹顶之下正中央的作品描绘了一个挤满人的天空——实际上云集的是各种寓言里的人物和为了取悦皇帝的描绘——皇帝关心的是把自己作为艺术守护者的形象永远留存下去。其中有被书籍和战利品围绕的《统治的艺术》和《福祉的艺术》;奥地利人的宽宏大量被慷慨大方和光辉品味相伴左右;战神和火神围绕着皇帝的刚毅;感恩之心与学习精灵为伴;修建图书馆的执行法令,还有一个虚构的抱着法令模型的古灵精怪的精灵,它驱逐着博学之敌——闲散、无知和不公正指责,并将它们丢入深渊。
  皇帝本人的形象得到了特别的处理,被描绘在普罗克萨大厅中央、穹顶正下方的赫拉克勒斯中。他的雕像被宗教领袖、哈布斯堡家族成员,还有奥地利的政客们簇拥着。在穹顶之下那通向展厅的楼梯前,是查理六世的十六位先祖的白色大理石像。最高统治者对图书馆应该建成什么样有一种强烈的愿景,并且曾这样描述他所希望的样子:“使用者不必支付任何费用,离开的时候应该受益匪浅,并且能够经常回来。”他并不相信在书上胡写乱画的读者,并且即使他向所有人开放他的图书馆,也拒绝接纳“不学无术之人、仆人、游手好闲之人、喜欢吹牛的人和喜欢看热闹的人”。维也纳图书馆是欧洲最早的大型公共图书馆之一。
  现如今,人们不再在普罗克萨大厅里读书,参观也不再免费。这座查理六世的大厅成为一座仅供对稀有图书感兴趣的研究者使用的图书馆。在它的20万种珍藏中,包括了欧根亲王的收藏。这位马扎林的侄孙大名鼎鼎,一心好战,因此被路易十四派去为哈布斯堡家族服务。同时,他也是一个伟大的藏书家。得益于由著名图书馆馆长皮埃尔·让·马里耶特牵头的欧洲代理商关系网,欧根亲王的个人图书馆拥有18000册书。皇帝在18世纪购买了这些藏书,并将其放在穹顶之下的显要位置。在战乱中被破坏的封面和书脊被重新用摩洛哥皮革装帧,颜色代表了其内容分类。深红色代表历史和文学,深蓝色代表神学和法律,而黄色则代表了科学和自然。最为珍稀的作品中有制图师琼·布劳的11卷地图集《坡廷格尔古地图》,这是公元4世纪的某种罗马帝国道路图,还有昂儒公爵华美的泥金装饰手写本《意乱情迷之书》。

霍夫堡皇家图书馆更名
  1918年,霍夫堡皇家图书馆更名为奥地利国家图书馆,从此之后成为一个庞大的机构。它所拥有的650万种藏书,包括7866种古籍和65821份手写本,正一点点蚕食着霍夫堡宫。图书馆目前占据了新宫里最大的一部分——奥斯定会修道院, 向外延伸到阿尔贝蒂娜,并且囊括了围绕米迦勒广场的、呈弧形排列的建筑群。1992年,新地下工程正式落成,用来存放额外的400 万册藏书。查理六世、玛丽·泰蕾兹和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恐怕从未想过他们引以为傲的标记“AEIOU”会预示着文字的胜利(在恶作剧者那里),同样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宫殿会被改造成一座图书馆。(本文摘自《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图书馆》)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