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业界资讯 > 国际  

国际资讯:搭建话语平台,建立中俄交流管道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访学心得


http://www.jslib.org.cn   2017-08-03 16:02:00  来源:《图书馆报》  

 

    2017年5月15日至6月14日,我受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资助派遣,作为"艺术专业与管理人才国际交流"培训项目参与者,在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业务学习与学术交流,受益良多。
    "艺术专业与管理人才国际交流"培训项目于2015年启动,每年计划向世界各地派出大约20名艺术专业与管理人员,目前全国约有60人通过项目考核参加培训。其实,早在2015年我就已经通过了培训项目考核,但由于对到俄罗斯进行学习交流有一种深深的执念,直到2017年,俄罗斯被协会列入项目派出国后,我才有幸成为赴俄学习的第一人。

梦想推动我前行

    赴俄交流项目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接续中国图书馆学界对俄罗斯图书馆学的系统研究,建立两国图书馆学学科研究的交流通道;二是建立俄罗斯图书馆与国内图书馆的文献互助项目,满足读者跨国文献查询和检索需求;三是推进"中蒙俄丝路信息中心"(黑龙江省数字图书馆)项目建设,形成区域联络关系。在俄期间,我对俄罗斯的图书馆、杂志社及文化学院进行了参观、访问与洽谈,内容极其丰富,收获颇丰。
    我之所以如此执着地选择赴俄罗斯进行学习交流,是因为我有一个学术梦想。
    1949年以前,中国图书馆学教育机构都仿照美国图书馆理论与技术开设课程,而新中国成立之后几乎全部改为苏联图书馆学内容。但有研究者认为,苏联图书馆学重理论轻应用、过度强调政治性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批判式研究等方面,对中国图书馆学研究产生了负面影响。对于中苏交流与苏联图书馆学思想在中国传播与影响的研究,一直处于纲要与代表人物史实罗列、简单而零散性的概貌描述的局面,直到2009年才开始有意识地对苏联的影响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在这些比较丰富的研究成果中,却鲜有研究者关注从苏联图书馆学到俄罗斯图书馆学的时代流变中,那些负面因素是苏联图书馆学的基因,还是借鉴过程中发生的认识偏颇与过度强化?它们是否依然留续在今天的俄罗斯图书馆学理论体系和事业发展中?这些疑问始终在心底涌动,推着我向前寻找答案。
    中国图书馆学与图书馆事业发展史,经历了"仿照美国——借鉴苏联——停滞不前——借鉴美欧"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我们的学史与馆史,都曾有过一笔浓重的俄罗斯色彩。再者,站在21世纪的国际舞台上,"客观中立"应是图书馆学研究者秉承的学术态度。无论从国际视角还是历史学观的角度来看,图书馆学研究中都不该缺少来自俄罗斯的声音。
    赴俄学习交流,我主要从图书馆学史和图书馆事业发展史的视角出发,希望搭建话语平台,建立中俄交流管道。

深入交流达成合作协议

    莫斯科作为一座文化名城,拥有众多书店、剧院、图书馆和博物馆。据莫斯科涅克拉索夫中心科学图书馆统计与监测部主任娜塔莉亚介绍,他们负责对莫斯科市276个图书馆进行数据统计,用4个表格涵盖了200多个统计项目,包括图书馆的方方面面,借由这些统计数据总结过去、了解现在、预测未来。在交谈过程中娜塔莉亚主主给我打印了2015年的报表,回国不久我又收到了2016年统计数据的电子文档。这些统计数据成为我们了解俄罗斯图书馆事业、开展俄罗斯图书馆研究的第一手资料。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RSL),是俄罗斯图书馆学界、图书馆业界和图书学领域的领头科研机构,是俄罗斯图书馆系统的参考咨询中心。据分管书库和采编工作的副馆长奥丽加介绍,RSL设有6个长部,每个大部下设若干具体部门,分工细致、责任清晰。图书馆馆藏367种语言的国内外文献,2016年底馆藏总量达4700万册,电子目录系统现有880万条数据,点击该馆网站或下载移动应用软件eRSL均可进入。现有36个阅览室,1746个阅览座位(其中49个配备计算机),日均到馆读者3000~4000人次,年接待国内外读者大约150万人次,年借阅文献量达1570万种。
    图书馆的图书馆学、书目学与图书学文献部,构成了俄罗斯图书馆学文献中心。文献中心建于1922年,柳芭主任认为它是世界上唯一拥有95年历史的图书馆学文献中心。读者主要是莫斯科国立文化学院的师生、俄罗斯各地的图书馆学家和图书馆员。它收藏除亚洲和非洲语言以外的世界上所有语言的图书馆学图书、杂志和报纸,多达17万种,其中俄文文献10万种,外文(80%为英文)文献7万种,可在RSL网站上通过电子目录检索。阅览室有50多个座位,这里时常举行专业会议和讲座。每月举办两次专题文献展览,我到访时正在展览博士和副博士论文。
    作为俄罗斯乃至欧洲最大的公立图书馆,除了拥有数量众多的文献资料之外,俄罗斯国立图书馆也经营有自己的四本期刊——《图书馆学》《欧亚独联体国家图书馆(BAE)学报》《文化观察》《IFLANews》,帕什克夫出版社主要负责出版事宜。四种杂志形成一体,研讨、介绍俄罗斯、独联体和世界各国的图书馆事业与图书馆学的相关问题和发展情况。经过深入细致的交谈,我与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达成一致,从以下几个方面递次开展合作:(1)互换期刊,我馆的《图书馆建设》与RSL的《图书馆学》和《欧亚独联体国家图书馆学报》进行国际交换;(2)互发广告推介各自期刊或本国图书馆专业期刊;(3)相互翻译推介各自期刊上刊发的优秀论文;(4)为对方期刊组织反映本国图书馆学和图书馆事业发展情况的专栏;(5)共同举办专题讨论,组织各自国家学者和专业人员对同一问题进行讨论。以上(3)(4)(5)项中涉及的版权问题均由各自编辑部代理本国作者解决。
    项目中关于数字文献交换的内容是两馆正在起草中的合作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俄期间形成了俄文草稿,现在中文修改稿也已完成,将与俄方进行最后沟通,争取早日签订。
    莫斯科国立文化学院作为苏联图书馆学的发源地,今日依然是俄罗斯图书馆学研究的标杆与旗帜、俄罗斯图书馆工作者膜拜的知识圣殿,是开展俄罗斯图书馆学研究不可绕行的必经之路。但当天只有半日访问时间,实为憾事。

尊重历史,理性传承

    其实,交流涉及的专业内容还有很多,包括开放服务、文献保护、书库管理、图书馆职业教育、文化中心建设、空间再造等等。但有两点专业之外的经历令我难忘,值得与大家分享。一是在路上,大师与我们擦肩或并肩;二是理性客观的历史观是俄罗斯贡献给世界的宝贵财富。
    大师就在身边。走在莫斯科的大街小巷,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柴可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等大师的雕像、画像随处可见。地铁、公共汽车上开通的俄罗斯经典文学虚拟图书馆,让你随时与大师对话。120多个剧院里经常上演大师的剧作,60多个博物馆可以带你走进大师的生活与艺术世界。这些深沉、安静、高贵的灵魂是莫斯科、俄罗斯乃至人类的骄傲。
    尊重历史,理性传承,形成了俄罗斯及其人民独特而自然的集体智慧品格,这让我肃然起敬。
    RSL创建于1862年,1924年正式定名为俄罗斯列宁图书馆,1925年更名为苏联列宁国立图书馆,1992年改称为现在的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恢宏壮观的主楼始建于1928年,跨越战争时期到1958年才终于建成。当时楼体镶嵌的列宁图书馆馆名,如今依然保持原貌。上世纪70年代使用的索书单气压传送系统的管道穿行于走廊里、书库中,昔日的明星坦然面对着今日电脑的风姿。穿梭于庞大的目录系统工作着的馆员身影,对老楼帕什克夫宫殿进行的保护性利用,50年代的电梯依然在运行,数不胜数。
    走上街头,列宁像不时出现在眼前;走进地铁,斯大林的语录竟然与讲述历史、民族故事的壁画一同映入眼帘。文化学院墙上镶嵌着苏联时期的徽章,斯大林时期建设的莫斯科大学主楼被津津乐第3页共3页道,以及俄罗斯国庆日市政府大街上的庆祝活动,无一不在彰显理性的历史观和博大的世界观。
    再让我们看看卫国战争的集体记忆,一起走向亚历山大公园圣火不熄的无名战士纪念碑和莫斯科国立文化学院的雕塑与献花台。
    在莫斯科期间,听同行讲述最多的就是卫国战争的故事。男馆员赴前线参战,女馆员保证战争期间持续开馆,工作的同时护理伤员,保护图书馆建筑与文献免遭毁灭,战后图书馆被国家授予最高荣誉——列宁勋章。说到这段往事,她们的表情神圣、庄严而自豪。
    文化学院博物馆的展架上,更是满满的卫国战争记忆。当时这里被作为战时医院,学院师生纷纷到前线参战。知名教授作为指挥官立下赫赫战功,战争结束回学院做图书馆系主任直至退休,著有《苏联图书馆史》和战争回忆录。学生志愿去前线参战来不及通知家人,家里就会收到一封印有斯大林像的信,感谢父母养育了优秀儿女。
    总之,在莫斯科期间,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人们对卫国战争参战人员的敬仰,令我动容,发人深思。
    项目完成了,结束了,但对俄罗斯图书馆学的系统研究才刚刚开始。这只是起点,且无终点。

     



作者:毕洪秋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