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业界资讯 > 国际  

国际资讯:读在叙利亚:战火中的地下图书馆


http://www.jslib.org.cn   2016-08-15 10:54:00  来源:中国日报网  

 
叙利亚.jpg

  人们或许会认为,在战火经年、饿殍遍野的地方,当地居民应该没有心思看书。但在叙利亚的一处地下图书馆里,存放着许多读书爱好者从废墟中搜寻来的书籍。想看书的人们冒着枪林弹雨汇聚于此。
  该地下图书馆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外的受困小镇——德拉雅镇(Darayya),建在一幢废墟的地下室里。沿着陡峻的阶梯向下走,远离地面上纷飞的弹片、逃过被狙击手射杀的危险,只见尽头处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灯光昏黄。这间隐藏在废墟地底的图书馆为无数战火中的人们带去了知识、希望和启迪。
  图书馆的创办者之一阿纳斯·艾哈迈德(Anas Ahmad)曾是一名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他表示:“我们意识到,只有新建一间图书馆,我们才能够重拾学业。把图书馆设在地下室里,就能免遭同其它建筑一样被炸弹夷为平地的厄运。”
  四年前,德拉雅镇遭到政府军和支持阿萨德政府的武装力量的围困,学校停课。许多像阿纳斯一样的学生,连同其他志愿者一起搜寻书籍,涵盖了各个学科,共计一万四千余册。
同时期遇害的逾两千人(平民为主)。这没有吓退阿纳斯和他的小伙伴们,他们为了丰富馆藏,毅然走上满目疮痍的街头,寻觅散落在废墟中的书本。
  他描述道:“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从炸弹摧毁的住宅楼里找到书籍。这些地方基本都靠近战线,所以寻找的过程危机四伏。”
  他还补充说:“我们为了躲避狙击,不得不穿行于废墟间。有时,狙击手会用视线跟随我们,预判我们的动向,所以我们得格外当心。”
  人们不惜性命,为找书出生入死。这乍听起来荒诞不经。但据阿纳斯说,图书馆帮助当地人解决了方方面面的问题。医护志愿者查阅图书馆的藏书,了解如何诊治病人;业余教师可以来这里备课;有志做牙医的人翻遍书架,学习如何正确地补牙和拔牙。
  德拉雅镇的八万居民之中,约十分之一已经逃走,目前留守的居民都受困城中。
  2016年5月,临时停火协议破裂,当地几乎每天都要经受炮弹和油桶炸药的侵扰。正因如此,记者长时间无法进入德拉雅,因此本采访是通过网络视频电话(即Skype)来进行的,并且采访过程不断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打断,话筒嗡嗡直响,声音失真。
  阿纳斯等人并未透露图书馆的具体位置。因为他们担心,一旦政府军知道了这里,图书馆就难以幸免于难。
  图书馆所在的区域,对前去的儿童而言,太过凶险。当地的小女孩伊斯兰(Islam)告诉记者,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室内,玩玩游戏来派遣饥饿带来的腹绞痛,读读朋友们替她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她说自己并不知道周遭的屠戮缘何而起。
  她说道:“我只知道有人开枪打我,我独自坐着的时候,看到有的地方炸弹肆虐,就想‘为什么这些人要炸这里?’有时我听说有人受伤死去,我也会自言自语,‘他是为什么而死,是他做错了什么吗?’我也不知道。”
  有一个小孩却每天都到图书馆里去——因为他家住在隔壁。他叫阿姆杰德(Amjad),2016年14岁。对他来说,到图书馆可比待在地上要安全,不久,他就因为来得勤快,而被戏称为“副馆长”。
  一次采访中,阿纳斯说,除了教师、医生和牙医来这里查阅专业书籍,许多人只是因为爱读书。借阅最多的书,大多都是著名阿拉伯作家所作,如被誉为“阿拉伯诗王”的诗人、剧作家艾哈迈德·邵基(Ahmed Shawqi)的作品、叙利亚作家艾尔·塔纳维笔下真实还原的阿拉伯国家的反抗起义。西方的知名作家的作品在这里同样颇受欢迎。
  阿卜杜勒巴塞特·阿拉罕尔(Abdulbaset Alahmar)二十五六岁,开战前也是名学生。他表示:“我读过一些法国作家的书,但《哈姆雷特》是我的最爱。
  “莎士比亚的写作风格简直美秒极了。他笔下的每一个细节都入木三分,看他的小说就像置身影院看着电影一样。实话说我看《哈姆雷特》都看得着迷啦,工作时我都手不释卷。最后我都得告诉自己够了,别看啦!”
  我问他,生活在这样一个被围困的镇里,近四年来只来了两趟补给,对你们这些读书爱好者来说,找吃的难道不比找这些书来得更重要吗?
  他回答说:“我相信,大脑就像肌肉一样需要锻炼。阅读肯定让我的大脑变得更加强壮,强健的大脑使我的精神也变得愈发强大。
  “可以说,这间图书馆回馈了我的人生。它让我遇见了比我更加明白事理的人,我能同他们探讨问题,学习知识。我认为,食物为身体所需,书籍是精神的食粮。”
  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的士兵们也十分喜爱看书。即便他们装备落后,保卫德拉雅的使命异常艰巨,看书也是他们的一大爱好。
  奥马尔·阿布·阿纳斯战前是名工程专业的学生,现在他加入反政府军来保卫家乡。他说道:“说真的,这间图书馆在我们的心中占据着特别的位置。每次图书馆附近有爆炸发生,我们都祈祷它没事。”
  每次上前线作战,他都会事先带上几本书。大部分时间,他一手举着步枪,一手抓着一本书。
  “在战线腹地,有个地方我称之为‘迷你图书馆’。我把带来的书全都放在那里,这样我就能连续6、7个小时坐在那儿看书。”
  他还补充道,他的许多战友也拥有自己在前线的“迷你图书馆”,并且几乎每隔50来米远的布防点上,都能找到一摞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比如看完一本,我就去前线上的其中一个‘迷你图书馆’换一本他刚读完的。除了交换书之外,这也是交流想法的好机会。”
  不幸的是,对奥马尔和他的战友们、以及德拉雅镇的居民们而言,或许读书的“好日子”不多了。过去的两周里,叙利亚政府军及其真主党(Hezbollah)盟军已经进驻镇郊的农田、甚至已经到达偏远的居民区。采访中有人预计,不出几日,德拉雅在受困近四年后,就行将沦陷。
  奥马尔表示,目前图书馆在帮助我们加强防御的同时,也帮助我们坚定了决心。
  “书本激励我们勇往直前。从书中可以读到,历史上有的国家曾被世界上别的国家所孤立,但他们挺到了今天。我们也能挺过来。现任总统阿萨德下台后,读书还可以帮我们规划新生活。只有通过阅读我们才能实现这一切。我们渴望一个自由的国度。真心希望,我们能通过读书让这一切成真。”

      



作者:家麒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