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业界资讯 > 国际  

国际资讯:图书馆在互联网时代过气了吗?


http://www.jslib.org.cn   2016-05-16 11:31:00  来源:《图书馆报》  

 
图书馆在互联网时代过气了吗?.jpg

    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和美国地方政府承受着非同寻常的削减财政经费的压力,从机构或政府的分类账册上取消任何不会引起痛苦或引起少量痛苦的支出。大学和公共图书馆在此背景下可能陷于危机中。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的存在———许多是免费的———可能意味着图书馆就其效用来说已经过气了。
    但是,是这样吗?数字揭示的是一个不同的故事。尽管在一项调查中(译注:Pew  Research Center)美国人说他们使用图书馆的次数比以前少了,但图书馆提交的数据却相反。
   
呈上升趋势的数字
   
    在过去的近二十年,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总数略有增加(译注:美国教育统计中心数字)———从 1994年的8921家缓增至2012年的9082家(增长2.14%)。在同一时期,数据表明美国公共图书馆的使用率也增加了。下面是公共图书馆流通量(图书馆读者外借图书和其他文献)和年到馆人次的数据揭示的情况:
    美国公共图书馆的人均外借量从1993年的6.5册增长到2012年的8.0册(增长23%)。同期,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到馆人次上升了22.5%。
    公共图书馆的人气看上去至少和网络成为家庭用词(网络还远未成为家庭必需品)前一样旺。
   
电子图书的兴起
   
    对于学术型图书馆,数据更为复杂。美国大学图书馆的实体文献流通量在网络时代一直呈现下降,从1997年到2011年下降了29%。更说明问题的是,相同的这些大学图书馆同期的全日制学生生均年流通量从20册下降到10册(下降了50%)。就目前学生通过其电子设备获取海量的学术信息(主干部分是大学图书馆的预算经费购买的)来说,较少的图书流通不是一个意外。电子学术期刊已经使得其上一代印刷型版本过时,与此同时,电子图书也变得愈加丰富。
    在2012年,美国大学图书馆一共拥有252599161册电子图书。这意味美国大学图书馆在过去的约十年中购买的电子图书相当于同样这些图书馆自1638年以来购买的实体图书、期刊合订本、政府文件和其他纸质文献总和的四分之一。 1683年哈佛学院建立了当今美国第一家大学图书馆。
    电子图书不仅丰富,在学术型读者中同样也流行(尽管在适用性方面有一些缺点)。而在仅仅一年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学生和教师就使用了 11992本 JSTOR电子图书,累计59120次浏览,34258次下载。该馆还响应读者的需求,立即通过JSTOR购买了超过3100种图书,这些电子图书成为图书馆馆藏的永久组成。
   
谁需要百科全书式的咨询?
   
    和流通量一样,向美国大学图书馆专业咨询馆员提出的参考咨询问题的数量已经在急剧下降———目前一年 5600万次,和16年前比下降了28.4%。在美国60所最大的大学图书馆,参考咨询量的平均值从1994年的每周6056次下降到2012年的每周1294次(下降79%)。
    参考咨询量下降的背后没有什么秘密。我在1990年首次作为一名参考咨询馆员工作的时候,天天都使用《地区分类年鉴》《美国统计文摘》和《学院目录缩微胶片》这样的参考书回答咨询问题。今天,学生通过数字化手段接触信息。学生智能手机中的谷歌应用让他们可以查询过去只能在图书馆拥有的参考资源中找到的信息。那些老套的参考咨询工具也不再受青睐,如印刷版《不列颠百科全书》———《不列颠百科全书》在2010年按原方式出版了最后一套。
    导致面对面的参考咨询服务数量下降的原因是更多的学生能用因特网向大学专业馆员咨询。截至2012年,77%的大学图书馆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方式提供参考咨询服务。目前,超过 400家大学图书馆作为OCLC的24/7参考咨询合作体( 24/7 Reference  Cooperative)成员提供全时段、聊天方式的参考咨询服务。24/7参考咨询合作体是提供共享技术服务的全球图书馆合作体。
    仅从上述数字来看,可以仓促地得出一个结论:每件事都是在线的,没人再利用大学图书馆了。但是,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即使流通量和参考咨询量不尽人意,数据显示大学图书馆的到馆人次在稳定增加:美国 60所最大的大学图书馆的周累计到馆人次从 2000年到 2012年增加了近39%。美国所有高等教育机构图书馆从1998年到2012年的到馆人次数据显示为相似的增长(38%)。
    那么,如果学生去图书馆不是为了获取纸质文献或者提出咨询问题,究竟为什么要去呢?
   
大学图书馆的魅力
   
    我相信,学生们走进大学图书馆是因为大学图书馆一直在积极地进行改进以满足今天学生的需求。
    大学图书馆的场地正不断地增加,从仓储印刷型图书的存储空间转变为学生研究、合作、学习和社交的空间。除了在喧嚣的、容易分心的世界提供某种最后的安静的庇护所,大学图书馆已经采取了一些对学生友好的服务举措,如放松(或取消)长期以来对带入食物和饮料的禁令、提供24/7学习空间,重建为舒适而便利的、而不是冷淡和多禁令的图书馆。
    向前迈进的大学图书馆吸引学生的例子包括:
    伟谷州立大学( The  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图书馆的知识市场(Knowledge  Market)为学生提供研究、写作、公开演讲、平面设计和定量数据分析的一对一咨询服务。在许多专门的空间,图书馆提供一些针对于媒体制作、数字化合作和演示的实习机会。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各图书馆提供“制作者空间”(Makerspace)区域,学生可以在那里用电子元器件从事动手的实践、3D打印和扫描、切削和铣削、制衣(译注:北卡罗来纳州曾是美国的制衣中心)以及将物体连接到物联网。此外,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学生能在学校的各图书馆使用数字媒体实验室、媒体制作室、音乐练习室、可视化空间和演示室,还有其他专业空间。
    俄亥俄州立大学图书馆的研究空间不仅是一个写作中心,同时也为版权、数据管理规划、基金资助和人文主题研究提供咨询服务。图书馆内的专业空间包括会议室和项目室、数字可视化和头脑风暴室、座谈会和教室空间。
   
重塑图书馆形象
   
    大学图书馆的专业馆员在重塑图书馆时的思考超越了图书,加强并扩大长期的学习传统,而不是回避这个问题。用卡尔顿学院(Carleton College)图书馆名誉馆长萨姆·德马斯(Sam  Demas)的话说:数代以来,大学图书馆专业馆员的头脑被图书馆是纸质和后来的数字信息门户的想法占据了。最近几年,我们已经重新醒悟到图书馆根本上是有关人的这一事实———人们如何学习、如何使用信息以及如何参与学习型社区的生活。结果是我们开始重塑图书馆以追求恢复图书馆作为一个学习、文化和知识社区的部分历史角色。
    任何图书馆,无论是公共图书馆还是大学图书馆,能够担任这样重要的角色,是永远不会失去其效用的。

                 
 



作者:唐纳德·A·巴克利 翻译:顾健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