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图书快讯 > 推荐书目  

推荐书目:南非小说家四年前出版《热病》


http://www.jslib.org.cn   2020-04-02 09:57:00  来源:中华读书报  

 
p40_b.jpg

  四年前的旧事未必不是新闻。
  南非惊悚小说家德翁·迈耶(Deon Meyer)2016年出版小说《热病》(Koors),书中的许多场景应和了今年的大事。
  故事发生在南非,主人公威廉·斯托姆驾车,带着十三岁的儿子尼科,在空寂的城市里寻找加油站。街上没有人,加油站没有电,成群的野狗随时对仅剩的活人发动攻击。
  “这是狗年三月二十日。热病爆发后十一个月。”
  作为惊悚小说家,迈耶自然是大大地夸张了——全球损失了九成人口!他描绘的也许是世界性流行病可能的最坏结局。但迄今所见,这本书是文学作品中最为近似的预言之一。书中也相对准确地叙述了群众的心理、病毒的形成机理和传播的路线。
  如第四章写到热病的起源。中华读书报据KL·西格斯的英译本转译此章如下:
  芒果树下的人
  他们知道热病源出非洲。他们知道它是两种病毒的结合,一种来自人,另一种来自蝙蝠。在那些日子里,在所有人死掉之前,他们就此写了很多的文章。
  一位医生在杂志上写道,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但以下是他们认为可能的生发过程:在热带非洲某地,有个人躺在芒果树下。此人抵抗力很低,因为他艾滋病毒阳性,且未曾得到治疗。此人血液中已有一种冠状病毒。这并无出奇之处。冠状病毒相当常见。在热病爆发前的时代,他们知道至少有四种冠状病毒,可以引发人的流感和感冒的症状。
  冠状病毒在动物中也有出现。哺乳动物和鸟类。
  在那棵芒果树上,有一只蝙蝠,血液中携带着一种不同类型的冠状病毒。
  这蝙蝠病了。腹泻使它排便,落到树下男人的脸、眼睛、鼻子或嘴上。于是,第二种冠状病毒就进入了此人的血液,这两种病毒在他气管的同一批细胞中繁殖。他们的遗传物质结合在一起。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诞生了——在呼吸时很容易感染别人,也有能力使他们陷入重病。
  芒果树下的人住在一个贫穷的社区,当地的居民挤在一起,艾滋病的发病率颇高。他很快感染了别人。新病毒在社区内扩散,并不断变异。有一种变异堪称完美。它易于在空气里传播,并给以足够长的时间,好让每一个人先感染很多人,再夺其性命。
  芒果树下的人有位家庭成员,在附近城市的机场工作。完美病毒就在这位家庭成员的体内潜伏。他当着一位女客的面咳嗽了,而这女客正要飞往英国。
  英国有一场大型的国际体育赛事。
  对致命的传染病,所有第一世界国家都有一套预案。甚至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有针对此类事件的全面计划。应对流行病的对策和系统并不缺乏。从理论上讲,这些措施应该是有效的。
  但大自然无视了理论。人类的可误性同样犯了错。
  在另一章,德国海德堡郊区农民亨尼·拉斯告诉威廉·斯托姆:“所有人经历的过程肯定都是一样的。你看电视新闻,你寻思,不,不等它到这儿,他们就会阻止它的,但是你吃不准,你有一点点害怕。就像闹埃博拉那会儿,那是热病前几年的事。可你又想了,我们生活在科学时代,他们一定会做些什么的,因此你不太担心。直到英国呀、美国呀,所有国家都开始取消航班,宣布紧急状态。这会儿你担心了,因为以前从来没这么糟糕过。接着病毒就到了这儿,你寻思,现在赶紧的,他们最好做些什么吧,这是你第一次真的感到害怕。接着电力中断了,没人过来上工了,我给孩子们打电话,可他们不接手机。接着手机也断网了。我躲在养鸡场,我不骗你。我想我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我住在那儿,在那儿睡觉,哪儿都不去。接着收音机也安静了,一切都安静了,我坐在那儿看马路,可是啥都没有。后来我动了卡车,开车出去了。我闻到了海德堡的气味,隔着四公里就闻到了那些死去的人。这我就明白了。”
  在现实中,幸运的是,当前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只有大约百分之二,并已开始得到控制。
  《热病》带给我们的并非完全的绝望。在小说里,劫后余生的好人类相依为命,再度发奋,在思想家和政治家威廉·斯托姆的领导下,重建世界。如果排除内部的分歧,战胜外部的匪党,他们仍有光明的未来。种种重大的奋斗,将由晚年的尼科·斯托姆以回忆录的形式加以重述。是为本书。
  书里的动物纪年法出自中国文化。但小说没有写到中国。
  德翁·迈耶今年六十一岁,用南非荷兰语写作。《热病》厚六百页,已有多种外语译本。美国的惊悚小说大王斯蒂芬·金曾为该书2017年的英译本写了推荐语。

  



记者:康慨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