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图书快讯 > 推荐书目  

推荐书目:《第二把刀》:彼得·汉德克获诺贝尔奖后首次出版小说新作


http://www.jslib.org.cn   2020-03-18 10:21:00  来源:2020年02月26日《中华读书报》  

 
p68_b.jpg

  七十七岁的奥地利大作家、2019年诺贝尔奖得主彼得·汉德克上周出版了新作。
  长篇小说《第二把刀:一个五月的故事》(Das zweite Schwert: Eine Maigeschichte)仅厚一百五十八页,2月17日由祖尔坎普社在德语地区发行。
  故事开始于某天早晨,在巴黎郊外的家中,叙事者看着镜子。“这是复仇者的脸”,他对自己说。
  多年以前,有位女记者在报上发表文章,提及叙事者的母亲在1938年德奥合并时是亲纳粹分子,因为她出现在一张迎接德军进城的照片上,为侵略者欢呼。叙事者认为母亲蒙冤,立志复仇,犹豫多年,不断推迟之后,终于决定亲自动手,独自踏上雪恨之路。在他眼里,那张报纸犯下了世界上最大的罪过,而不管是谁冒犯了他神圣的母亲,都必须被消灭。
  记者也住在法国,相距一天的车程。叙事者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又坐电车、地铁、公共汽车,并跟随其他的旅客,很快偏离了此行的方向。他走的不再是杀人的路了,而是一路放轻松。他在镜中看见的也不再是复仇者的脸,而是别人的面孔。他想象这些人的故事,感觉到饥饿,一个曾经是歌手的出租车司机把他带到车站餐厅,他从孤独的杀手复归日常的生活,在这里结束了一天的瞎忙。
  汉德克用夸张、甚至不无滑稽的语言描写叙事者的行程。但我们自然会想到他与新闻界的交恶。他那张“复仇者的脸”难免浮现在我们眼前。多么清晰!因为在前南斯拉夫的问题上犯了众怒,汉德克相信自己遭到媒体多年的无端群殴。《第二把刀》里多次提起荷马和托尔斯泰,主人公的古怪扮相和神神叨叨的举止,又让人联想起堂吉诃德。去年10月在奥地利的格里芬面对记者的追问时,他提到的不正是这三位吗?
  “我是个作家,我来自托尔斯泰,来自荷马,来自塞万提斯。”他当时说,“让我安静吧,别问我那种问题了。”
  在《第二把刀》里,他想拿刀杀记者,或者说,借笔还击,用文学复仇,但写着写着,他连复仇的事也忘了。复仇的小说引人发笑却技艺圆熟地跑了题。书名直接指向了《路加福音》。耶稣吩咐门徒,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他们说,主啊,请看,这里有两把刀。耶稣说,够了。后来坏人来拿耶稣,左右的人见光景不好,就说,主啊,我们拿刀砍可以不可以?内中有一个人,把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耶稣说,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吧。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在汉德克的小说里,如前所述,叙事者称自己的母亲是圣母,那他想必是自比耶稣的了。
  第二把刀不就是这故事吗?第二把刀不就是他的沉默吗?
  现在,他像耶稣一样说,够了。
  
  



记者:康慨

责编:王萍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