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图书快讯 > 推荐书目  

推荐书目:2019新京报夏季好书(二)


http://www.jslib.org.cn   2019-07-11 14:48:00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夏季好书

  书名:《独异性社会:现代的结构转型》

  作者:(德)安德雷亚斯·莱克维茨

  译者:巩婕

  版本:索·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5月

  “个人”是现代社会的神话。即使这个神话已被揭穿和祛魅,人们依然无法抗拒独异于人的追求,而且不只是个人和物品,集体也是如此。德国社会学家莱克维茨的《独异性社会》抓住了这一点,他从劳动、技术、阶层、政治等视角出发,试图找出社会制造独异性的模式、类型和格局。
什么是追求独异?吃饭不只求饱,而要吃得“正确”“健康”;不参加“大众旅游”,而要最“纯正”的“旅行”;工作不应只为稻粱谋,而要意义和乐趣。“成功地实现自我”,这是晚现代文化的生活方式导向,也是新中产追求的目标。然而事实上,基于此的个人幸福却显得虚无缥缈——一方面这取决于变化无常的个人体验,另一方面取决于难以捉摸的文化市场。因此,社会期待的生活模式也成了失败感的源泉。莱克维茨认为,社会学必须批判地分析当今社会及其进程,但不必急于自己去得出什么结论,关键是要有一种对社会及其历史发展的敏感,思考如何从21世纪初种种社会情形中获得经验和教训。(董牧孜)

  书名:《一神论的影子》

  作者:赵汀阳,(法)阿兰·乐比雄

  译者:王惠民

  版本: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这是一本法国人类学家与中国哲学家的通信集,在诸多矛盾点中触及了东西方文化、宗教与哲学的关键命题,既达成了温情的交锋,也没有脱离日常对话的亲切感。以“天下体系”理论闻名海内外的哲学家赵汀阳,与他的老朋友阿兰·乐比雄(欧洲跨文化研究院主席),一个是中国的泛神论者,一个是法国的天主教徒。如赵汀阳所言,“真正的跨文化辩论总是会深入到思想底层,暴露出双方在宗教信仰和神学观念上的差别”。二人在通信中一开始便坦诚相见,而一神论正是他们展开跨文化辩论的起点。中国没有一神教的传统,儒学家可以既信上帝又信祖先。而《一神论的影子》则围绕西方一神教所塑造的思维模式“一神论”来谈。“一神论”信仰唯一的神,在西方思想中根深蒂固,是关于世界、生活和历史的最具诗意的传统解读之一,如今则被推广为理解一切事情的思维模式——尤其是政治、伦理和文化。赵汀阳对一神论批判居多,认为其贯穿了个人主义、主体性、民主、天赋人权等在今天具有“天然”正当性的概念。这本书也试图回答,中国的思想传统在此困境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赵汀阳从中国哲学的资源中汲取灵感,乐比雄则对自古希腊始的西方经典有深刻理解。一神论(信仰知识的唯一权威)看似与跨文化(打破文化界限)存在矛盾,却又在二人的对话中和谐共在。(董牧孜)

  书名:《保守主义思想:从伯克到艾略特》

  作者:(美)拉塞尔·柯克

  译者:张大军

  版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汉唐阳光

  出版时间:2019年5月

  保守主义是什么?这个答案比较模糊。在现代三大思潮里,保守主义的理论建构一直不如自由主义和激进主义。一般来说,这是因为保守主义者更注重展现自己的文化和政治姿态,以一种自觉审慎的政治态度、理论立场和行动方式去拒绝激进的主张,而不太重视其理论建构及其渊源谱系。拉塞尔·柯克的这本成名作就是一部试图理清保守主义思想谱系的著作,它为保守主义赋予了身份,也为之描绘了一幅由史及论的完整图景。作为了解英美保守主义的必读之书,本书给出了保守主义的基本准则,对保守主义进行了历史清理,并勾画了保守主义复兴的必然。在上世纪50年代,拉塞尔·柯克凭借着这本书开启了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运动。他的思想影响了尼克松、里根等美国总统的施政方案。这本书也为了解当下美国政治提供了思想上的图谱。但它并不是党派行动的指南,而是通过对保守主义思想史上有代表性意义的人物的选取,试图去界定“保守”和“保守主义”,探讨英美保守主义的“精髓”以及思想实质。(徐悦东)

  书名:《探路之役:1978-1992年的中国经济改革》

  作者:萧冬连

  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改革开放所创造的中国经济增长奇迹令世界瞩目,不过“中国奇迹”并不等同于“中国模式”,前者只在事实层面进行阐释。经济增长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原因之一是在20世纪后期大批社会主义经济转型浪潮下,放眼望去,只有中国最成功。秩序相对稳定,并在此条件之下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和经济制度的过渡,这曾一度令世界学术界陷入解释困境。而在国内,长期以来参与解释的主要是经济学家。其一,中国奇迹表现在经济领域,经济学家有学科上的解释优势。其二,经济学家是经历和介入实际经济改革的群体,或是政策的参与者,或是在公共领域建言者。只是,立场不同、研究范式不同,他们给出的解释也不同。萧冬连作为一位历史学者,从史料中回顾1978-1992年的经济改革,以经济史的方式试图呈现前因后果。他虽不像经济学家那样关注何种经济制度更能带来经济增长,但也给出了一个关键判断,即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绝不是一个意外的结果,也不是提前设计的结果。他认为奇迹离不开当年“随机行走”和有限理性兼备的开放探索方案,而开放至今是进行改革的关键性条件。(罗东)

  书名:《社会与经济:信任、权力与制度》

  作者:(美)马克·格兰诺维特

  译者:王水雄 罗家德

  版本: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经济学长期以来都是社会科学领域最耀眼的学科,学术坊间更有着“经济学帝国主义”的显学叫法。而其他学科也“不甘示弱”,基于它们的研究假设、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去理解经济现象,与经济学的解释体系形成知识补充或展开知识竞争。社会学是其中最为活跃的学科之一。经济社会学作为社会学的一个分支,就在不断通过“社会事实”去否定、修正经济学的假设,只不过使用复杂而非单一思维是20世纪以来的大潮流,包括奥地利学派和制度经济学派等经济学流派也在反思理性假设、黑板公式。社会学至今难以进入经济讨论的中心。而马克·格兰诺维特好像是一个例外。这位新经济社会学奠基人因为提出“弱连带优势”和“嵌入理论”名声大震,在坊间被认为是距离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的社会学家。《社会与经济》则是他数十年思考的一部分结果,将“社会”置于“经济”之前,是因为他认为经济行为具备社会性,个人的经济选择受制度、文化和关系网络等因素影响,反之也在挑战这些影响。马克·格兰诺维特的这部分研究彰显了他在个人与社会、经济与社会、能动与结构等二元概念中的自由穿梭能力。(罗东)

  书名:《简斯维尔:一个美国故事》

  作者:(美)艾米·戈德斯坦

  译者:徐臻

  版本: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5月

  在人类工业史上,任何一次产业转型或重组都不是风平浪静的,那些惊人的、华丽的转身往往只是一种事后表述,实际情况总是一个风险迭起的过程。而风险的承受者既包括可能破产的企业所有者、管理者,也包括可能失业的、长期以此为业的产业工人,随着熟悉的工作被潮流卷走,他们的基本收入和家庭日常生活往往难以为继。这样的故事并不稀缺,也并未远去。美国财经记者、研究员艾米·戈德斯坦的《简斯维尔:一个美国故事》所讲述的也就是这样一种故事:一座工业小镇,一个装配工厂。简斯维尔坐落于威斯康星州南部,除了名声在外的派克钢笔厂和一些小型汽车零件制造厂,规模最大的就是通用汽车旗下的汽车装配厂。然而,这家工厂在产业自动化冲击下于2008年6月宣布关闭。金融危机、全球产业转移等因素加速了这一进程。周边的商店、影院、加油站、房地产等行业的工作岗位也随之锐减。艾米·戈德斯坦通过实地访谈和调查记下了这里数年间的辛酸苦辣,有装配工人、职业经理,有店员、教师、官员,还有孩子和老人。产业演进的步伐势不可挡,这是一场无法回避的艰难抉择。(罗东)

  书名:《王的归程阿富汗战记(1839-1842)》

  作者:(英)威廉·达尔林普尔

  译者:何畅炜李飚

  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在人们的印象中,阿富汗总是与恐怖袭击、反恐战争、宗教冲突联系在一起,这片连接着西亚、中亚和南亚的蛮荒地带,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自古以来征伐不断,没有统一的中央政权。直到1747年“国父”艾哈迈德·沙君临天下,才开始建立统一的杜兰尼王朝,距今不到3个世纪。然而生活在这片贫瘠土地上的普什图人、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桀骜不驯,难以被征服,英国、苏联多次入侵,都以惨败告终,阿富汗“帝国坟场”的绰号也不胫而走。关于阿富汗的历史著作向来稀缺,这部《王的归程》堪称书写阿富汗历史的佼佼者,围绕1839至1842年的第一次英阿战争展开,以阿富汗国王沙·苏贾的王位失而复得为线索,详尽还原了两国因大国博弈、利益争夺而兴起的战争,如何在扶持傀儡政权后走向终结,英国最终以惨败仓皇撤离。作者虽为英国人,但他并未站在本国立场为战败而哀叹,相反他同情阿富汗人,对英方官员的傲慢愚蠢屡有批评。他搜集了大量官方档案、私人书信、回忆录、日记,使用了许多从未被西方学者采用的历史文献,用极其流畅的文笔讲述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事。透过这场战争,或许我们就能明白,在此后的一个半世纪中,为何阿富汗在超级帝国的反复绞杀中总能顽强屹立,难以驯服。(徐学勤)

  书名:《皇帝圆舞曲:从启蒙到日落的欧洲》

  作者:高林

  版本: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

  华丽而忧郁,欢快而沉闷,施特劳斯的《皇帝圆舞曲》宛如曲项的天鹅在水中优雅地漫步,用双翅扇起绚烂的风,消失在天际。与这首19世纪名曲同名的著作,同样带给读者这般感受。19世纪的欧洲充满了丰富奇妙的色彩,它上承思想活跃的启蒙时代,从法国大革命血雨腥风的灿烂余烬中诞育,随着以半神英雄出场的拿破仑在孤岛咽下最后一口气,一个装饰着花边蕾丝的时代开始了。掌握那个时代权柄的,是那些寿命长得让人怀疑上帝的君主和政客们,这本书的两位主角梅特涅与塔列朗,尽管无比追念旧制度下的时光,以恩主的骄傲姿态赐予那个时代相对的安稳和秩序,却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新事物。也正是在这种看似陈旧却内育新胞的秩序之下,才会产生巴尔扎克、雨果、梅里美这样出色的文人,用他们手中纤细的笔尖戳中那个时代的无聊与激情。人们在偶尔释放的激情和一以贯之的庸常中按部就班地适应着时间之流带来的变化,从卷发到大胡子再到光溜溜的下巴;从锈蚀斑驳的骑士铠甲到羽饰头盔与金边制服再到黑色的圆顶帽与小领结;从煤油灯到电灯;从马车驿道到铁路——时代就这样在世纪之交的兴奋与迷惑中迈向了一个未知的新时代。在新时代到来的前一刻,除了那些足够敏感的人,几乎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所处的时代会在下个世纪延续。但巴尔干半岛上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发出的几声枪响,瞬间击碎了那个时代的迷梦。《皇帝圆舞曲》终于让它最后一个音符划进硝烟弥漫的空气,为新的时代演奏的,是枪炮齐鸣的战争交响曲。这本书也翻到了它的最后一页。(李夏恩)

  书名:《死屋:沙皇统治时期的西伯利亚流放制度》

  作者:丹尼尔·比尔

  版本:后浪·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6月

  流放是一种折磨,在帝俄时代尤为如此。它强迫人们远离熟悉的环境,孤独地在陌生之域求生,流放的地点西伯利亚荒原更会用刺透骨髓的酷寒来折磨这些流放者的肉体。灵魂会被冰雪封冻,人形会被寒风撕扯,罪恶会被无边无垠的荒原放大,这一切不仅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死屋手记》中的情节,也是绝大多数人对西伯利亚流放地的固有看法。但丹尼尔·比尔的这部专著却消融了这种成见。西伯利亚流放制度确实是一种残酷刑罚,但它并非真的被酷寒冻住,恒久不变。恰恰相反,这片相当于欧洲大陆1.5倍的冰雪荒原,反而以其广阔无垠为这些流放者提供了改变命运的可能。帝国政府建立流放制度的初衷,是期望将那些扰乱帝国秩序的不安定因素清除到这片荒原,同时让这些罪犯拓殖这片广阔的大地。在统治者们看来,这是一举两得政策,既用天然的寒冰牢狱惩罚了罪犯,又借那些犯下罪行的双手为帝国开垦出新的世界。但事实上,这种监狱-殖民地,惩罚-生存的双重身份本身就是一种难以破解的矛盾。尤其是当被放逐这里的流放者不再单纯是过去那些社会底层的流浪犯和小偷,而是心怀改造国家、变革时代理想和激情的十二月党人和革命者们,西伯利亚流放地就不仅仅是片贫瘠的荒原,而是思想的沃土了。比尔的书提供了一个荒诞但值得深思的细节,就在十二月党人流放了十年之后,伊尔库茨克的商人和官员们竟然开始搜集所谓的“十二月党人珠宝”,曾经束缚党人自由的镣铐被打造成戒指和手镯,变成了贵族阶层时髦的配饰。尽管这些党人“为真理而忍受的苦难的象征”,成了“伊尔库茨克纨绔子弟都可以拥有的粗糙装饰品”这点恶俗不堪,但党人们的思想也随着这些“珠宝”的时髦而成为潮流,终于促成了颠覆俄国帝制的大革命的到来。当十月革命未来的设计师乌里扬诺夫踏上流放之旅,来到流放地舒申斯克时,他发现这个流放地“是个不错的村子……舒什河流经这个村庄,而且这里有叶尼塞河的一个大支流……你可以在那里洗澡,在地面上可以看到萨彦岭或它的山脊”。他的母亲和姐妹为他寄来生活舒适的用品,他在这里如饥似渴地阅读大量政治、经济、工业史和农业的书籍,当他离开时,带走了225公斤的书。这里有更多的自由,革命者得以在这里进行争论、出版政治小册子,甚至协调主要城市的地下革命活动。冰冷的荒原成为了革命熔炉,滚烫的熔岩将从这里流淌并淹没俄国的每一座主要城市。(李夏恩)

  书名:《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作者:罗新

  版本:理想国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19年5月

  “历史有什么用?”这是个伪问题,因为历史记录了人类过往的一切,没有历史,人类就相当于不曾存在。但“历史学有什么用?”却是个送命题。表面上看,历史学研究除了为人们茶余饭后提供谈资以及养活一群以史学研究为饭碗的人之外,别无他用,就像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坦诚无比的讽刺:“茶叶不需要知道东印度公司的历史”。但如果将目光潜入寻常生活的内部,就会发现推动这个世界的潜流,正是历史。吸取历史提供的经验和教训加以整合组织用以应对眼前的形式,是人类最古老也最基本的智力活动,历史以过去为质料构建当下的社会生活,让我们现在所拥有、所思考的一切不至于成为空中楼阁。而更重要的是,历史提供意义和价值判断,让我们明白自己所做的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对那些看破历史这一功用的人来说,历史不仅有用,更可能是人类最有价值的事物。既然它是如此有用的瑰宝,那么它被误用、滥用甚至是故意乱用,也就自然而然了。罗新的这本小册子,可以说正是对当下历史应用中出现的种种误区和暗面的重击回应。正如他所指出的,“因为历史如此有用,生产伪史、篡改历史、制造遗忘,以及滥用或错用历史,就是历史应用的基本形态之一”。在书中的一章《有所不为的反叛者》中,罗新引用了纳粹德国的例子,纳粹德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正是17、18世纪德国历史学家的制造品,他们宣讲的民族史,对日耳曼民族主义的一路上扬,正是他们对历史的错用和滥用,也使他们成了黑暗时代的帮凶。纳粹是历史被滥用的一个典型例子。历史正因其“有用”,因此常常被权力所觊觎。就像罗新所发现的那样,彼时的掌权者通过篡改历史来主动地、有意识地切断与过去的某种联系,刻意将某些记忆遗忘或消灭。在这场遗忘之战中,历史学家应该有勇气成为一名战士,向公众揭示究竟是哪些“特定内容被什么样的权力组织精心且系统地排斥出集体记忆之外的”。以批判和质疑的眼光去戳穿主流历史叙事制造的神话,从被权力封存的遗忘深渊中将真实的历史拯救出来,以想象力赋予未来以意义,让人们从历史中获得勇气和信念,愿意投入期望和努力,去赢得未来,这就是一个有所不为的反叛者的美德和信念。(李夏恩)

  书名:《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

  作者:许知远

  版本: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5月

  许知远早年以长句式新闻评论的媒体文章而备受关注,再而通过双脚丈量土地来回应中国现实问题,继而试图通过开放的历史观、从现当代史中去寻找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内在动力,为当下这个传统与现代断裂的时代寻找精神支撑。《青年变革者》,正是许知远将视野和情怀回归本土文化的全新尝试,选择了近代史中最具变革精神的梁启超为书写对象,以想象激活史料,以自我为情怀投射,细致地刻画了时代的群像与情绪,复活了历史的现实想象力。今年是梁启超逝世90周年。在通俗与学术之间,许知远试图钩沉出历史与现实之间的隐秘关联,为当今时代困于现实的人寻求历史的驱动力。在历史群像的焦灼与渴望、勇气与怯懦之下,仿佛能够看到与历史遥相呼应的另一个时代的情绪与困途,也仿佛能够在历史的细节中清晰地看到我们时代的知识分子与梁启超那一代人之间的精神牵引。在这本新传中,既能够看到梁启超的挣扎与变革,也能看到立传者自身的现实情怀与历史镜像。(萧轶)

  书名:《孔子大历史:初民、贵族与寡头们的早期华夏》

  作者:李硕

  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4月

  孔子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与自己体貌相似但事业取径却完全不同的人。这人叫阳虎,他就在黄河对岸。在后世熟悉的史书中,这个人是孔子的政敌,品性专横,软硬兼施。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位后世尊称的万世师表与遗臭万年的权奸之间,相似的却不仅仅是体貌,一如书中所指出的,“在贵族世袭政治规则中,孔子与阳虎的事业取径貌似不同,但两人都在借助这套规则,同时也试图突破它的限制”。但孔子未能迈出这一步,抵达黄河对岸去见这个人。在作者李硕看来,孔子既是这个被后世命名为春秋时代的“士”的代表,也是一个特例。他终其一生所见证的,是一个他理想中静态的礼法社会的崩塌和一个从旧体制中脱胎而出的贵族社会的形成。孔子的一生既是一个践行理想的故事,也是一个在这种时代生存的故事。贵族社会的世袭特征与等级制度相对静止的表面出现了穴隙,而且穴隙正在扩大成一个吞噬万物的黑洞。固有的权威正在解体,但表面的秩序还在维持,宛如一个患上了精神分裂的病人。接踵而至的战国时代,正是中国历史疯劲的一次突破性爆发。孔子的角色在其中耐人寻味,他那种不合时宜的理想和做派,在道义上正确,却不够理智。然而孔子仍坚守着他的底线,并不以实现自己所认为的至高理想为借口,去突破道德的底线,宁可在虚情假意的厚待和流离颠沛的庸常中守住本心,也不愿趋奉时势,降低自己的底线与人格——他可以旁观一个时代的疯狂而为之叹息苦痛,但却不会加入到疯狂的行列之中。这就是孔子的本性,也是孔子悲剧命运的原因。李硕的书精准地把握了这一点。尽管从人物传记的角度来看,这本书的语言既不够严肃,也不太像以传主为核心的传记,而更像是一部借孔子生平线索为外壳讲述春秋晚期社会的不伦不类的史学杂著,以至于只能将它笼统地归入历史一类。但恰恰是他这种剑走偏锋的笔法,抓住了孔子某些少有人注意到的本质:孔子之所以为孔子,正是因为他把整个时代都活成了自己一生的注脚。(李夏恩)

 



作者:书评周刊编辑部

责编:朱彦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