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图书快讯 > 推荐书目  

推荐书目:共读,给孩子身心上的亲近
——访《和爸爸一起读书》著者理查德·乔根森、绘者瓦伦·汉森


http://www.jslib.org.cn   2016-11-01 10:00:00  来源:图书馆报  

 
3.png

    书名:《和爸爸一起读书》

    作者:[美]理查德·乔根森著; [美]瓦伦·汉森绘;王志庚译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4月 

内容简介:

    小时候,每天晚上睡觉前,我和爸爸都会读一本书。有时候,我们和书里那只戴高帽的猫一起窝在软软的沙发里,有时候和玩具们一起坐在壁炉旁,有时候就只有我和爸爸两人,我们会来到幽静的星空下读书。随着年纪渐长,阅读的主题在变化,我和爸爸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可是,那个软软的沙发一直陪伴着我们,我和爸爸的阅读也从未停止。后来,我成为了母亲,也和孩子们挤在那个软软的老沙发里,重温那些陪我走过童年的书。 

    全书飘漫着温暖气息,与亲人共处时,与自己共处时,与想象共处时,因为书的存在,才成就这样的美好时光。 

作者简介:

    理查德·乔根森:牧师,生于美国南达科他州。与本书绘者瓦伦·汉森从大学起就是好友,《和爸爸一起读书》是他俩合作的第一本书。

    瓦伦·汉森:美国作家、画家、演说家。他专门为成年人和小学生演讲,参加全国各地关于阅读和读写能力的会议,并发表演讲,给学校的孩子们带来了启发和鼓励。同时也为不少图书绘制插图,图画书代表作有《和爸爸一起读书》《下一个地方》。


      《和爸爸一起读书》是一本未出先火的经典之作,讲述了一对父女一生的阅读故事,由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倾情翻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全书以阅读为主轴,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叙述父女之间的浓厚亲情,从回忆小时候与父亲共读开始,讲述了这对父女一生的阅读之旅。语言朴实平凡,却处处透着温馨,就似小溪的潺潺流水,流淌不息,充满感动。 

    近日,记者对《和爸爸一起读书》著者理查德·乔根森(Richard Jorgensen)、绘者瓦伦·汉森(Warren Hanson)就创作、阅读等话题进行了进行了采访。 

    记者:这本书的创作灵感是什么?您为什么想写下这个故事呢? 

    理查德·乔根森:我很享受与两个女儿一起读书的过程,从她们还是婴儿时我就为她们读书,一直持续到她们长大成人,和书中讲的故事非常相似。 

    有一个瞬间尤其让我印象深刻,当我最小的女儿安娜大概13岁时,我们在共读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我无意中听到她回答朋友的问题(“你在干什么?”“哦,和爸爸一起读书。”),就是这句简单的陈述,成为了《和爸爸一起读书》的灵感来源。 

    记者:《和爸爸一起读书》中,“沙发”始终出现,您为什么会选择“沙发”作为贯穿整个故事的主线呢? 

    理查德·乔根森:书的第一页就提到了一张“软软的沙发”,用沙发作为“主线”是瓦伦的点子,但它却是和孩子们共读时最重要的东西:共读不只是一项脑力锻炼,还包括了情感和肢体上的亲近。 

    瓦伦·汉森:故事里多次提及那张软软的、大大的沙发,所以,我选择用它来象征父女俩共读时亲密而惬意的爱。 

    记者:书中插画惬意温暖,让我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据了解您两位也是多年的老友,能否分享一些你们创作时的故事呢? 

    理查德·乔根森:瓦伦·汉森与我是超过四十年的朋友。是瓦伦把我介绍给出版商,才有了《和爸爸一起读书》。我很荣幸他能想到我的故事,并且选择和我一起合作。 
 
    瓦伦·汉森:我想用这些画来表达爸爸和女儿之间温暖又安逸的亲情,但同时这些创作也象征着理查德·乔根森和我多年来的深厚友情。很荣幸能为我朋友创作的故事绘制插画,我希望能尽可能地让这些插画特殊一些。在看书的时候你会注意到,插画可能并不完整。我选择在画面上重要的部分上色,它看起来就像在说:“当你与爸爸读书时,剩下的世界就渐渐消失了。” 

    记者:当您还是孩子时,您最喜欢哪本书和哪位作者? 

    理查德·乔根森:我现在最喜欢的小说之一是丹尼尔·笛福的《鲁滨孙漂流记》。我也很喜欢托尔金的《魔戒》,在女儿9岁时和她一起读过,这也是我创作《和爸爸一起读书》故事的一个灵感来源。我想,这两本书对年轻读者和成人来说,有同样的吸引力。我很喜欢的一位现代作者是安妮·普劳克丝,她的《真情快递》是我读过的最好看的小说之一。我早期的童年回忆之一,是我的母亲为我朗读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当时我大概8岁,这本书真是一本给男孩看的绝妙的书! 

    瓦伦·汉森: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有一位刚刚出道的作者,他叫作苏斯博士。当然,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苏斯博士,可在当时他还没有那么出名。小时候我喜欢他的两本早期作品,《The 500 Hats of Bartholomew Cubbins》和《And To Think That I Saw It On Mulberry Street》。喜欢前者的原因是它告诉我们,魔法也可能发生在普通男孩身上,喜欢后者则是因为这是一个很好读的故事,在我从小长大的镇子上也有一条叫作Mulberry Street的街,所以我觉得书里所有的故事好像真的都在镇上发生过一样! 

    记者:对您而言,阅读意味着什么? 

    理查德·乔根森:对我而言,阅读滋养着我的精神,让我得以保持开放的态度去学习新的事物,并且帮助我成为现在的我。另外,阅读超级有意思!我希望能把这些乐趣传达给我的孩子们和读者们。 

    瓦伦·汉森:阅读是我在自己的时间里能做的最棒的事情之一。我觉得阅读让我变得富有!书页为我提供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与想象力,这就是最大的财富。 

    记者:在您的家乡,有多少父母会与孩子共读?爸爸们会经常和孩子们一起读书吗? 

    理查德·乔根森:这两个问题问得太好了。针对第一个问题,我想回答的是“有很多父母会与孩子一起读书——但不够”。针对第二个问题(关于爸爸),我没有确定的数据,但我的感觉是大部分爸爸把读书这件事留给妈妈去完成。只要我有机会,我都会告诉爸爸们:“别让妈妈们享受所有的乐趣!和你的孩子一起去读书!”我还想提醒家长们,决定一个年幼孩子词汇量的最大的因素,在于父母是否与他们一起阅读、和他们交谈。 

    瓦伦·汉森:现在的家庭都很忙碌,所以有时我会感到遗憾,因为父母不再花时间与孩子们一起读书。但也有很多时候,爸爸妈妈们告诉我,他们每晚都与孩子一起读书,并且这是他们一天中最棒的时光,这让我非常高兴。这意味着这些孩子们被爱着,意味着这些孩子的父母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我知道,大多数时候都是由妈妈读书给孩子听,但我也知道,很多爸爸也很享受每晚与孩子一起度过的共读时光。我现在已经当了祖父,我很喜欢与我的孙女一起读书,这是我们俩一起度过的独特时光。 

    记者:在孩子的成长中,爸爸妈妈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之处?在您的亲子时光中,您做了些什么?给您的孩子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理查德·乔根森:在孩子的成长中,我太太和我基本上平分了教养他们的责任。我甚至负责换尿布,我发现换尿布也是爸爸和孩子构建某种“连接”的途径。现在,我的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他们也成长为读书人,我最小的女儿安娜还是一名图书管理员! 

    瓦伦·汉森:当我的孩子们还小时,我陪他们的时间与他们妈妈陪孩子的时间同样多。我去看他们的音乐剧演出,去为他们的体育比赛加油,陪他们看牙医,送他们上游泳课和音乐课。每天晚上我都为他们读书。这不仅是为了他们,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喜欢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现在,我的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爸爸,我知道,他也喜欢与他的孩子们在一起。 

    记者:《和爸爸一起读书》还未在中国出版前,就已经在网络上赢得超高人气。长久以来,中国读者一直期待本书能在中国出版。您有什么想与中国读者分享的吗? 

    理查德·乔根森:我要说声“谢谢”!很荣幸我的书能受到世界另外一端的兄弟姐妹的欢迎,能够得到更多孩子们的喜欢。 

    瓦伦·汉森:我不知道中国的房子是什么样的。对中国读者来说,我的一些插画可能会有些奇怪,因为场景都很美式。这个故事的核心在于家长和孩子一生的共读经历和爱,希望在理查德·乔根森的优美文笔下,不管是中国、美国、德国、埃及还是其他国家的读者都能感受到故事中的爱,这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叶梓

责编:朱彦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