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纽约时报》书评:儿童奇幻呼应的是20世纪的社会和政治现状


http://www.jslib.org.cn   2017-07-18 10:31:00  凤凰网  

 

《魔法坏女巫》,[美] 格雷戈里·马奎尔 著, 王林园 译,中信出版集团

  在第二十五次观看《魔法坏女巫》的百老汇音乐剧之前,小说原著的作者格雷戈里·马奎尔还在剧院后台劝别人不要读自己的书。所幸这里的“别人”只有三人,一个9岁,一个10岁,一个13岁。马奎尔告诉她们的妈妈,这本书“大学新生可读”。不过看到女孩们沮丧的表情,他只好承认,如果她们的妈妈事先读过,而且同意了,她们在16岁时就能读了。

  这是由于《魔法坏女巫》的小说中不乏性与政治的内容。本书扩展了弗兰克·鲍姆在《绿野仙踪》中的想象,没有以多萝西为主角,而是讲述了艾芙芭的故事。她生来一身绿皮肤,长大后做了睿智的活动家,最后才成为西方坏女巫。尽管浅尝过恐怖活动和通奸,但她本质并不坏。马奎尔描写了她的大学生涯,她有过社交障碍,金发室友格琳达喜欢攀高结贵,最后成了北方好女巫。两人之间生发出不可思议的友谊,但格琳达往后还是介入了艾芙芭和魔鞋的争端。

  出版于1995年的《魔法坏女巫》是马奎尔的第一部写给成年人的小说,之前他已经写了10本童书。马奎尔很了解该怎么迎合这两个读者群。而开演于2003年的音乐剧版,尽管制作精良,却是小说的压缩版。边缘人艾芙芭的心路历程很快吸引了广大女性观众,音乐剧收获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但大获成功。

  音乐剧监制马克·普拉特(Marc Platt)曾说:“格雷戈里有个很绝的想法,那就是从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中抽取一个已经被定性的角色,再用截然不同的眼光去看她。艾芙芭是个十足的局外人,格雷戈里巧妙地将她写进了小说。我们都想融入人群,被爱、被关怀。这是一个典型的讲述弱势群体的故事。”

  小时候,马奎尔和他的兄弟姐妹很少有机会看电视,但看到《绿野仙踪》的电影后,马奎尔就把多萝西牢记在了心里,用多彩的想象逃离了残酷而现实的黑白世界。他读遍了图书馆里的童话书,在7岁到17岁之间,写了不下一百个故事。

  童年时期对童话和故事的钟爱,以及对“如果”的好奇,让马奎尔在鲍姆的作品中发现了西方坏女巫的疑点。书中只写了她是坏人,但没有证据支撑。如果她不是坏人呢?

  马奎尔曾说:“我希望用不同的方式去写‘恶’的本质,以及人们将敌人妖魔化的种种方式。我想用西方坏女巫这个形象去思考我们是如何恃强凌弱的。在《绿野仙踪》的原著中,大巫师告诉多萝西:‘别忘了女巫是坏人,而且穷凶极恶,她就该死。’我发现大巫师才是幕后黑手,他派了四个孩子去杀像女巫那般可怕的人。

  “我还想到了《绿野仙踪》的电影,决定让两名女巫成为老友。我摘去了西方女巫身上的邪恶标签,将她放在更具人性的背景下,让她交上朋友,哪怕那段友谊出现了裂痕,她仍会是个有趣的角色。起初我想写的其实是汉尼拔·莱克特或阿道夫·希特勒之类的角色,但《魔法坏女巫》成功的一部分原因有很可能是西方女巫想要做好事的这个点。就算活到了52岁,我还是会问自己:‘我怎样才能行善?’我明白我需要得到别人的赞成。”

  马奎尔在奥尔巴尼大学求学期间,年仅25岁就出版了第一部儿童小说,随后移居波士顿,在西蒙斯学院取得儿童文学硕士学位,并任教八年。在1933年至1989年期间,他写出了围绕着儿童奇幻展开论述的博士论文。他曾说:“我有一个重大的命题。儿童奇幻不是对现实的逃避,更多的是和20世纪的社会和政治现状相呼应的,远超我们的想象。所以,我写《魔法坏女巫》,用儿童奇幻的素材来探讨我所在的政治世界,这并不意外。”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