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如何培养并拥有强大的专注力


http://www.jslib.org.cn   2015-05-06 11:04:00  凤凰网读书  

 

   

  

  《勇敢的天才:从法国抵抗运动到获得诺贝尔奖的冒险历程》

  [美]西恩•B .卡罗尔 著;孙璐 译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年1月

  文/王威廉

  美国人卡罗尔的《勇敢的天才》一书,有个很长的副标题:一位科学家和一位哲学家从法国抵抗运动到诺贝尔奖的勇敢冒险。但如果以为这本书仅仅是传记式的纪实作品,那就有些误解了。这是一本奇特的书,书中两位大师的思想更是作者所要阐述与赞颂的。

  副标题中所说的哲学家,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家加缪。很多人对加缪的《局外人》《鼠疫》等小说都很了解,但对作为哲学家的加缪也许还是隔膜的。他的作品与他的哲学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如果读过加缪的传记,就知道他的写作一直是以系列的形式来创作的,他习惯用(哲学)随笔、小说与戏剧三种形式来表达一个时期的思想。

  而那位科学家,是我们普通读者相对陌生的。一位名叫雅克•莫诺的分子生物学家,他和F•雅各布等人一起在分子水平上探讨了基因的调控机制,创立了操纵子理论。这一理论在生物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重要性不亚于沃森-克里克的DN A双螺旋分子模型。莫诺于1965年荣获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这是自1935年约里奥•居里夫妇获诺贝尔化学奖的三十年后法国人再次获奖。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被置放在一起了呢?

  书从二战开始讲起,原来加缪和莫诺有着同样的经历,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在抵抗纳粹运动中的卓越代表。加缪在法国沦陷期间,一直坚持留在巴黎,主编地下刊物《战斗报》,并在纳粹的恐怖氛围中开始写作具有强烈现实隐喻色彩的长篇小说《鼠疫》。莫诺也参加了反法西斯的地下抵抗运动,他把犹太血统的妻子和两岁的孪生子送到乡村,自己则留在巴黎坚持斗争。由于敌人的搜捕,1943年莫诺被迫离开巴黎大学,转到巴斯德研究所莱沃夫实验室,一边从事反法西斯斗争,一边研究细菌中的适应酶问题。书的前半部分简直可以作为二战简明史来读,尤其是以法国的视角来叙述战事,给人印象深刻。

  战后,在一片废墟中,欧洲开始了重建工作。生命的虚无与荒诞,如病毒般侵蚀着每一位备受战争摧残的人。加缪写于战争时期的《西西弗神话》得到了越来越多读者的共鸣,那就是在荒诞中生存的勇气。加缪认为,在承认人生有限性这一事实的基础上,人可以获得自由,可以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对于死亡的确定性,符合逻辑的反应是反抗死亡———这种反抗便是更加热情地生活,充分地享受它:“了解人的一生、人的反抗、人的自由,将其发挥到极限,这才是生活,才是极致。”1957年,加缪因“热情而冷静地阐明了当代向人类良知提出的种种问题”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影响力达到了巅峰状态。

  莫诺非常欣赏加缪的才华,这两个有着共同经历、思想与情怀的人,成为了终身挚友。正像尼采说的:“一个好的作家不仅主宰自己的灵魂,还影响其朋友的灵魂。”加缪无疑就是这样的好作家。加缪写道:“所有推崇耐心与清晰易懂的学派都认为创造是最有效的活动,它也是人类尊严的独一体现:对环境的顽强反抗和徒劳中的不屈不挠。”他宣称:“胜过荒谬的喜悦的东西是创造。”结合加缪的思想和自身对科学的思考,莫诺提出科学的“最高价值”就是对创造和知识的追求。

  “除了创造,还有什么来自人类的行动能够超越其创造者,存在于理念的王国,而且大于任何个体与所有人一次可以认识到的总和?”莫诺写道,“我是指那些伟大、已经完成的历史性创造和知识,它们都是艺术与科学的硕果。”因此,莫诺不认为科学家的主要贡献是为人类带来舒适,他觉得科学通常是让人类不舒适的,因为科学经常会改变人类对自己的看法。他的观点是,技术和应用只是科学的副产品,科学最重要的成果是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或者改变人类看待自己在宇宙中位置的方式。

  加缪的思想源自哲学,而莫诺的思想基础则是现代实证科学,尤其是探索生命本质的生物科学,因此他的思想对读者的触动是极大的。1970年,加缪车祸过世十年后,莫诺的《偶然性与必然性》在法国出版,激起了巨大反响,这样一本哲学性很强的书仅第一年就卖出了近20万本。莫诺的思想有四点:1.生物学揭示了人类的出现是偶然性的结果,而不是预先注定的计划。2.所有建立在后者基础上的信仰不再无懈可击。3.所有建立在此类传统信仰基础上的道德和价值系统是毫无道理的,只能对现代社会造成无法容忍的束缚。4.人类必须决定如何生存和如何行动。一个重视知识、创造力和自由的社会是最能够发挥人类潜能的。

  也就是说,莫诺否认了价值的来源,认为“只有人自己才能创造、定义和塑造价值”,故而他同意加缪的观点,西西弗虽然历经磨难,但终归是幸福的。———如果说,在二战中的不屈抵抗代表了他们的抗争勇气,那么,他们对人类荒诞、苦难与虚无的正视,他们对人类创造、知识与自由的推崇,则显示了他们存在的勇气,这是一种人之为人的根本勇气。在存在主义神学家蒂里希那里,人有上帝的庇护依然需要存在的勇气,更遑论在彻底的虚无中去积极生活并且实现自身的存在与价值,这需要的是一种怎样的勇气!

  “勇敢里面有天才、力量和魔法。”歌德如是说。加缪和莫诺用行动与思想证明了这一点。对于书的扉页所引述的英国作家贝利的格言,我还想在这里再引述一遍,因为它值得终身牢记:“生命的意义在于行动,不在于年岁;在于思想,不在于身体;在于感觉,不在于表盘上的刻度。我们应该按照心脏的搏动计算时间。思考最多、情感最高尚、行动最伟大的人才能将生命发挥到极致。”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