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荟集广博 校勘精良——读郑永晓《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


http://www.jslib.org.cn   2012-05-02 08:51:00  光明网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黄庭坚是一位有重大成就而且有相当大的影响的作家。他一生的文学创作非常丰富,但由于宋代党禁及其他原因,他的文集从编辑到流传,其过程都显得比较复杂。20世纪80年代以后,学术界对黄庭坚和江西诗派重新评价,一些有远见的学者,也开始了对黄庭坚诗文的搜集整理工作,所以,进入新世纪之后,先后出版了由刘琳等先生整理的《黄庭坚全集》(四川大学出版社),由刘尚荣先生点校的《黄庭坚诗集注》(中华书局),由黄宝华先生校点的《山谷诗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又出版了郑永晓先生整理的《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这些新出版的黄庭坚诗文集,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成就,都是黄庭坚研究方面的突出成果,它们和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表的大量的有关黄庭坚与江西诗派的研究论文、论著一道,共同形成了黄庭坚与江西诗派研究的繁荣局面。
  相比较而言,我认为《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有如下一些特点:

  首先,是搜罗广博,对黄庭坚诗文集的版本考察极为详尽。黄庭坚的作品在他生前曾两次自编成集。此外,其他人也曾编辑过他的诗文集。但由于他的后半生屡遭政治打击和迫害,在北宋时期编辑的这些诗文集没有一部得以保存下来。至南宋建炎年间,他的外甥洪炎和表弟李彤又重新编辑了他的文集,分为《山谷内集》和《外集》。至南宋,黄氏后人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收集黄庭坚的作品,编为《山谷别集》,于是黄庭坚一生所作的绝大部分诗文都被搜罗殆尽,而且其中没有混入他人的作品,成为后来传世的黄庭坚诗文集最主要的本子。但使人感到特别遗憾的是,这套本子除南宋乾道年间据《山谷内集》刊印的《豫章黄先生文集》30卷之外,《山谷外集》只留下了残本6卷,而《别集》则未见流传下来。南宋之后一直至于明清,黄庭坚的诗文集多有刻本,但收集范围、编辑体例多有不同。这次郑永晓先生对黄庭坚作品结集、刊行和流传的全过程作了全面考察,尽力搜集了能够收集到的相关版本,从中遴选出最好的版本为底本,进行整理。其中,《内集》以南宋乾道本为底本,《外集》《别集》以清乾隆缉香堂本《宋黄山谷先生全集》为底本,《续集》则以清光绪二十年义宁州署刻本《宋黄文节公全集》的《续集》为底本。除此之外,还选择了13种刻本为参校本,在对一些字句有重大差异的作品进行整理时,还使用了其他史籍、文献所辑录的黄庭坚作品进行参校。这样做的结果,就使这部辑校编年本所收录的黄庭坚作品显得前所未有的丰富,这对于了解黄庭坚文学创作的全貌,无疑是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的第二个特点,是打破了以往黄庭坚全集编纂中按作品体裁划分卷目的惯例,改为按年代编次。当然,这种做法在任渊、史容所作的《山谷内集诗注》和《山谷外集诗注》中也采用过,但那仅仅是限于诗作;而在黄庭坚整部全集的编纂中以编年分辑的方式来处理,这部《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称得上是第一次。尽管整理者郑先生很谦虚、很谨慎地说这仅仅是一个耗费了许多精力所作的“尝试”,但仔细阅读和比较之后,我认为,这种“尝试”是成功的,是值得肯定的,整理者所耗费的那许多精力是有价值的。这种成功的处理,使黄庭坚的生平经历与作品所反映的作者的思想、心态结合得更为紧密。文学评论要求知人论世,这种处理,无论是就一般读者还是研究者来说,对加深对黄庭坚作品的理解,都是极有帮助的。

  这部全集的第三个特点,是对校勘记的精心撰写。此书的校勘记除按古籍整理的一般规则,在校记中说明异字、异词、异句或脱漏处在不同版本中的情况之外,还有两个值得特别注意的优点。一是有选择地保留了底本或参校本中一些原注。这些原注大致表现为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作品写作时间、地点或写作缘由的说明与辨析;二是辑录黄庭坚一些名作名句的相关史料。前者如第一辑“居家及叶县时期”作品中《听崇德君鼓琴》一诗的第一条校记:“殿本、树经堂本标题下注:‘前集有《姨母李夫人墨竹》诗,《外集》十一卷有《观崇德墨竹歌》,其序云……又《别集》有《酌崇德君寿酒》诗,并叶县作。惟前集诗,任氏编入元祐三年馆中作。’这条校记中对原注的转引,既合理地继承和吸取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又能使读者明确相关作品的写作时间,还纠正了任渊《山谷内集诗注》在编年上的错误,可谓一举数得。后者则如同辑中《过百里大夫冢》第一条校记转引原注关于此诗及《登快阁》《题竹石牧牛》《寄黄幾复》的比较,使读者能从中了解到黄庭坚诗风成熟的大致时间。黄庭坚《寄黄幾复》一诗中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一直被认为是他写得最好的诗句。黄庭坚自己则认为他的《题竹石牧牛》中“石吾甚爱之,勿使牛砺角。牛砺角尚可,牛斗残我竹”才可称得上是最好的。吕本中《吕氏童蒙训》曾辨析说,实际上,《过百里大夫冢》和《登快阁》两诗,便已经显示出很高的成就了。换句话说,这两首诗反映出他的诗风已走向成熟。史容《山谷外集诗注》中引用了《吕氏童蒙训》这段话,《黄庭坚全集辑校编年》此诗的校记中则将其原注转引入内,并略加辨析与说明。这种筛选和转引,对帮助读者加深理解,无疑是很有好处的。(王琦珍 作者为江西师范大学教授)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