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崔凯文集》:那股乡土味,令人叫绝


http://www.jslib.org.cn   2012-02-03 09:49:00  解放日报  

 

  崔凯出版文选,嘱我为《歌词唱词卷》作序。

  给别人著作写序言,这在我来说是第一次。我认真地捧读着他的作品,寻觅他创作的心路历程。与他结识交往的岁月像电影中的蒙太奇一样,不断地迭现在脑海里。

  认识崔凯是在1984年秋天。那时,我和他作为干部专修的新生出现在沈阳音乐学院的校园里,同在音乐文学专业班学习。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宣布我们班的班长叫崔凯。我才知道,他在入学前就曾担任过铁岭艺术团的副团长,创作了《摔三弦》等许多拉场戏、小戏、二人转作品,在省里和东北乃至全国都获过大奖。

  在学院学习的日子是快乐而美丽的。那时,崔凯的笑话、段子常常逗得大家乐出了眼泪,笑破了肚皮。他出生在乡村,在田野长大,在还乡务农的年代,当过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和生产队长,积累了深厚的生活底蕴。那些素材、那些笑料,那些艮阄阄的话语,东北农村生活叫他都吃透了。

  在学校时,他就担任了省、市电视台春节晚会的策划、撰稿,一边学习,一边实践,干得涝洼地里跑冒了烟。我记得1986年辽宁电视台春节晚会,他为赵本山、巩汉林创作了小品《十三香》。那幽默诙谐的台词、唱词,那包袱、笑料使得真叫“咔咔”地响,现场笑声不断、掌声不断,为晚会掀起了高潮。从此,电视台拿他是鸡蛋壳喝酒——撒不开手喽,连续20多年担任春晚策划,统筹语言类作品。

  毕业后,他留在了辽宁省文联,在曲协当上了副主席兼秘书长,顶起了辽宁曲艺界的大梁。此后,不断地看到和听到崔凯的新作品。他创作的小品《红高粱模特队》在1996年中央电视台春晚播出后,我儿子乐得前仰后合。那句“猫步怎么走,那要看耗子怎么走”成了我儿子挂在嘴边的话。他与李海鹰创作的音乐小品《过河》,令我对他在音乐文学方面的造诣刮目相看。整部剧的谋篇布局,唱段的遣词造句,那股乡土味,都令人叫绝。

  崔凯的作品给我的感受与启迪,主要有这样三大特点:

  一是“土”。

  看崔凯的作品,黑土地上人们的生活情态都跃然在字里行间。关东人那火辣辣的情、火辣辣的爱扑面而来。他的歌词唱词大都来自生活,写的都是黑土地上庄稼院的事,抒发的都是庄稼人的情感。他占有这里的生活,熟悉农民的语言,写起来得心应手。他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风趣、幽默、诙谐、俏皮,展示着黑土地上人们心胸的豁达,充满了一种自信,闪现着一种智慧。人物形象鲜明,感人传神,语言的运用更是信手拈来,用生动鲜活的口语入词,像“独头蒜,旱地葱,炭火苗上浇酒精,比不上关东妹子火辣辣的情”;“什么样的花攀什么样的藤,什么样的箭配什么样的弓”;“好老爷们儿一团火,外面照它一片天,回家烧开一口锅”等,读完令人过目不忘。

  二是“新”。

  崔凯的作品大多表现新时期农家生活,这些作品都是写自改革开放后,农村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都在崔凯的视角里聚焦,在他的笔触下延伸,表现出人们新的生活,新的情感,新的风采与面貌。像《闹洞房》中“窗外一排顺风耳,越听越怪越愣神。新郎新娘说英语,咱们听不懂”。今天的农村也涌动着学知识、学外语的热潮,让那些“不学真本事,难娶好媳妇儿”者感到愧疚。像《打工的妹妹回乡来》《村里来了个酷小伙》等,都表现农村青年人的爱情,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角度与语言都很新鲜,读来令人忍俊不禁。

  三是“俏”。

  读崔凯的作品,一如看他的小品,充满了喜剧感。这些作品构思精巧,十几句、几十句的歌词唱词,有时就是一出小喜剧,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事件。开头怎么进入,中间怎么发展,高潮何处出现,结尾怎样收,处处有设计。如《四光棍改号》《攀亲家》等,他都善于小中见大,平处见奇,庄中寓谐。驾驭重大题材举重若轻,于轻松俏皮中让人们领悟出大主题。他创作时口子开得小,挖掘得却很深。一些寻常见惯的情景,经他一创造,点石成金。他的语言功夫炉火纯青,有些口语好似信手拈来,不晦涩,不牵强,放入到词中十分贴切。

  我也曾试着写一些农村题材的歌词作品,但总是不像写我熟悉的部队题材那样得心应手。那些乡土气息,那些庄稼院里的语言,那些来自民间的“俏皮嗑”、“疙瘩话”,都是坐在家里憋不出来的。看了崔凯的歌词唱词作品,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缺少了生活底蕴,没在农村待过,与农民思想情感隔着,所以,写出的东西缺那股“味道”,即使写出来,也是仿得“皮毛”。这两下子,不是谁想“照量”都能行的啊!(《崔凯文集》,崔凯著,沈阳出版社出版)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