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舆论革命”:私人记录中的辛亥史事


http://www.jslib.org.cn   2011-08-16 11:48:00  来源:南方日报  

 

  《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记录(上册)》

  傅国涌 著

  东方出版社2011年7月

  定价:38.00元

  非革命党人记录的革命史

  电影《天安门》里那个能做大灯笼的老宫人,说他原先是用手拈着吃点心的,后来半辈子是用手捧着吃窝头的,说这话时,脸上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笑容。捧食窝头的样子,是近代中国人特别典型的一个生活场景,一直绵延到离我们并不遥远的过去。我们的祖父辈,无论后来是否赶上了相对富裕的日子,他们总是本能保留着这个捧食的手势,每当人们想起这样的情景,总是不能自已,充满了悲伤。只有真实的历史才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2011年是辛亥革命百年,出版界对这一题材的热闹反映出人们对重新审视这场有限革命的需求,历史不能简单过去,它最好能给未来提供某种反省价值。这种喧嚣尚未散去之时,一直保持沉默的民国史挖掘者傅国涌,带给人们这一部全部由直接材料形成的《辛亥百年:亲历者的私人记录》,试图还原这场革命最真实的历史现场。真实是历史的生命,傅国涌这样说。

  稍稍有过史料整理和史学研究的人,都不难看出这种书写历史的难度:这本著作使用的所有材料几乎全部来自当事人在历史现场当时的记录:人们在特殊时期的日记、来往书信和电文,人们互相询问也彼此回答,希望得到确切的消息,人心惶惶;即便如此,所有不能相互印证的史料,特别是涉及重大问题的内容,出于谨慎大多被舍弃。连记录者本人的身份也经过了严格遴选,傅先生对此说,这次更偏重非革命党人的记录,因为过去我们对革命党人单方面叙事强调得太多,……希望通过其他不同社会角色的视角,更加平衡地来观察那场巨变。最终这些选定的记录者有当时的学生、官员、士绅及西方驻华外交官、记者、职员、传教士等等。其中的很多民国名人那时年纪尚轻,笔下的记录尚未受到自己观念的过分干扰;大量采用西方人士当时的记录和电文,也获得了一种超脱和中立的视角。这种写法的意义在于,当多种视角针对同一史实进行独立叙事时,史实的真相通过相互印证和辨伪显得越来越清晰和客观。

  “报馆鼓吹起来的”革命

  “天兆”、谣言,迷信,逃城、流亡、金融风潮……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些是真实的近代中国,是那个时代中国上自官员下至平民所不得不熟悉的生活,进一步说,这些特别像是近代中国才有的革命。傅先生说,历史并不是像教科书所图解的那样划一整齐,呈现出来的往往是芜杂的、乱糟糟的画面,复杂而丰富。今天人们已注意到了这场革命本身发轫的偶然性,部分也源于谣言:起义的文件,旗帜、名册因为意外事先被查获,据传清廷高度戒备,准备“按图索骥”。张鸣先生说,谣言造成了情势,情势是最好的动员。1911年,谣言引导了舆论。不特如此,其实上述所有提及的元素都形成了对革命的舆论推动。

  这本书的前一部分,基本上反映的是革命的舆论推进阶段及其对社会变革的影响。辛亥史事曾被人称为“报馆鼓吹起来的”。当年上海的望平街,民国之前就是有名的报馆街,是当年《时报》、《申报》这些大报馆所在地,鼓吹革命的《民立报》、《神州日报》等报馆也在此处。武昌的消息传来后,望平街更成了举世瞩目的消息枢纽。清晨报馆尚未开门,外面已经满是早早等候的报童和读报人,报纸供不应求,片刻即罄。在关注度最高的时期,报馆往往先把要闻贴在外面的玻璃窗上,不断地发送各类传单,增发号外,通宵达旦,供人们尽快了解信息。人们不但需要确切的消息,他们更需要了解某个事件对整个局势的影响和评价。当时,不仅同盟会的中坚宋教仁、于右任,年轻的陈布雷、王云五等人都在望平街上执笔。中国传统的敬惜字纸、民众对白纸黑字的精神崇拜把这些能传播负责任的新闻和观点的报纸推向了公信力的巅峰。革命10日爆发,《民立报》在12日就用大号宋体字刊出多条专电,集中报道武昌起事的消息,加之主笔们挥斥方遒的评论,以及来自海外的消息渠道,成就了“民立”等一批报纸在特殊历史时期的辉煌。对报界强烈介入革命舆论推动的历史回顾,延续了以往作者对报人传统和书生论政传统的研究。

  从信息传播的角度来说,一旦信息获得民众追逐,必然催生着虚假信息的市场活跃。当时的中学生叶圣陶10月20日的日记记载:某报馆因为电报消息颇受欢迎,于是伪造来电云革命军大败,谁知假消息方向有误,观者众人见了就入馆询问电码何在,报馆不能对,引起公愤和冲击。辛亥革命期间新闻界情况的特别之处在于,往往消息事后被证不实,当时却进一步推动民众的情绪发展,事后也没有因为事实被澄清而得到对舆论的追溯调整。有些报馆披露革命军失利,即便消息确切,也遭到群众的冲击和破坏;捷报传来则引发狂欢。叶圣陶当时就感叹:“……则虽欲革军之败,其可得乎?”(参见本书139页)可见民众对排满和结束帝制的共识,形成了舆论普遍的倾向性。这部著作可以说从不同角度提炼出了这种舆论的倾向性。共识的背后是人心,共识之所以产生出翻天覆地的力量,最终也都指向人心。在西方世界,“宣传”是一个值得人们时刻警惕且充满了贬义的词汇,“宣传”在历史上对应的无疑就是由共识自发形成的“舆论”。看待这全部由社会各阶层对革命平视得来的细节(包括那些不实传闻)构成的历史研究,我们深深叹息,谁曾想到,在二十世纪初叶那个积贫积弱的中国,舆论会产生出如此巨大的对社会转型的推动力,并且引导了一场低烈度的国民革命。当我们感受到这种力量带来的心灵冲击之时,会不会在重温历史的同时去重新看待未来呢?

  文/雪 堂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