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余世存《非常道Ⅱ》:论生命的价值


http://www.jslib.org.cn   2011-07-25 11:04:00  来源:新京报  

 

  余世存隐居多年之后,带来了《非常道》的续集,新书能否再次成为潮流不好预测,但书中关注的问题,却有必要引起人们的思考。( 郭延冰 摄)

  2005年,余世存主编的《非常道》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在历史上的短语中读出时代精神,一时引领风骚,并引发同类“微阅读”的热潮。近日,余世存主编的《非常道Ⅱ:20世纪中国视野中的世界话语》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作为续编,此书放眼世界,集中于国外政治家、科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以及文化名人的话语片断,同样以微博体进入读者的阅读视野。近日,记者采访了余世存,听他回顾从中国历史走向世界历史的微阅读历程。

  不要有思想家的野心

  新京报:几年前,你曾推出《非常道》,其后微博盛行,有人称你为“微博先驱”,你如何看待这一称谓?

  余世存:我觉得这个称呼也算符合事实吧。因为2005年推《非常道》,真正意识到短小精悍的文体之于当代的重要性,时间更早,在2000年前后了。我看惯了知识界同行用学来习得的学理框架,把人物事件填充进去的做法,我觉得这种证明自己知识正确或灌输一种观念的做法有合理性,但并不能满足我们自身思考的要求。所以我想到了从历史人物言行中摘录以建构我们的生存坐标。《非常道》在短时间内热卖以及随后的出版和媒体跟风,让我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不要低估读者的智商,我们只需要提供事实、提供材料,读者自会判断,自会给材料赋予意义。当然,谁是中国的微博之父,这个是不太好界定的。

  新京报:《左传》中称,“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这“三不朽”是中国古代士人最高的人生理想,你之前的写作,以及主编《非常道》,也是这种理想的体现吗?

  余世存:有人提醒过我,不要有野心,所谓的野心大概就是你说的这些。但我好像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四五年前从网络到一些会议场合,开始有人称我是“思想家”,把我着实吓了一跳。我好像跟沈从文的心态差不多,一个乡下人,执着地愿结点儿文字缘,愿跟人分享我的读书思考生活,如此而已。

  从历史正义走向人类价值

  新京报:在读《非常道Ⅱ》的时候,我感觉本书涉及知识面之广,各个学科领域人物之多都极其罕见,而且有着很强烈的人文关怀。在编书的过程中,你秉持了怎样的价值标准?

  余世存:跟《非常道》相比,《非常道Ⅱ》确实更为丰富。前者是捍卫历史正义,这本书则是为了展示生命的价值和人类财富。我选取的人物,可以说,他们的人生似乎多未耽误过,他们好像一生都在创造生命赋予的可能性。因此,他们的人类贡献,从尼采到爱因斯坦到“脸书”的70后小伙子,从创始红十字会自己却死于贫困的迪南,到第一个真正的护士南丁格尔,到自杀的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我做过一千多个人名索引,我有时候都惊讶,我们当代的文明模式多是这些人奠基的,我们生活的诸多方便也得益于他们的努力。

  新京报:你在书后特别致谢了《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们,原因何在?

  余世存:我在云南养病期间,得知《中国不高兴》的出版,知道他们很不高兴我,说警惕余世存式的知识精英主导一个国家的精神品质,我想他们一定疯了,中国的国家精神哪里是一个人能主导的?我看了他们的内容,我很理解他们的投机,也理解他们为中国寻找方向的焦虑。我感谢他们,是因为他们促使我加快整理《非常道Ⅱ》,我希望靠作品说话,让作品表现我们中国人真正的中国情怀和世界眼光。

  看到中国文化的延续与展开

  新京报:很多人并不具有“世界之中国”的空间意识和时间意识,因此,很难自觉地形成你所说到的那种“个人完善”,更多人仅仅沉迷于单一的权力快感、物质享受和感官刺激,你怎么看待当下这一部分国人的精神状态?

  余世存:我们当下的生活,是商人官员等“成功人士”的弄潮时代,相应地,精神的铺展、完善和加持自身就是一个低潮期。只要我们回想70年代末,国人如饥似渴地读书,要把文革十年被耽误的时间补回来,就知道他们补课的人生需要。我想,当下的生活状态也会成为历史。

  新京报:你个人对中国文化的前景是否乐观?

  余世存:可能跟悲观者不同,我是乐观的。我知道中国文化没有断裂,任何时代都有其人格形式。

  大概是个性原因,我个人很荣幸地跟几代年轻的读书种子有着交往,从70后到80后、90后,我很高兴地看到他们中间有着了不起的见识、正大和勤奋。我想我看到了中国文化的延续、展开和自新。所以我经常说,不要抱怨没有真正的文化人,你寻找,你就能找到。

  我想,我们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生问题基本解决之后,该是制度和文化的自觉了。中国人有自己看待天下、文明的工具、概念和方法,今后几十年,会有一个用我们自家的概念去说明并丰富科学、现代性、伦理等等问题的时期,会有一个用我们自家的积累去服务于人类文明和世界事务的时期。如费孝通说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