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接访干部》:来自敏感地带的写作


http://www.jslib.org.cn   2011-07-25 10:52:00  来源:新京报  

 

  信访制度作为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强烈关注。当今中国,有其独特的问题及复杂性,对于这个敏感地带的文学创作,很少有人正面涉足,一是对这个群体不甚了解,二是把握不住政策,三是对现实中的问题不敢触及。这次,田水泉直面上访诸多显规则和潜规则,也算是开了这个敏感地带的创作先河。

  作者田水泉曾到中原某县挂职副县长,参与了接访工作,有丰富的生活基础和第一手资料,那些我们未曾听闻的上访故事,作者信手拈来。可以说,作者的特殊经历,形成了创作的特殊视角。通过阅读此书,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今天的基层中国,理解基层的信访生活。

  书中的平城县副县长魏柏兴上任后,主管最为敏感的信访工作。他所经历的信访事件有三件最让他头痛:一个是平台乡的张老虎,他的孩子被杀三年多,凶手一直逍遥法外。二是奔马客运公司争夺营运权问题,公司的职工意见很大,到省城集体上访。三是石油公司的一批职工“被骗下岗”,集资款也打了水漂,情绪异常过激,经常上京城、省城上访闹事。

  这些看似很小的事情,解决起来却异常艰难。作者透过现象看本质,为我们一层层揭开了问题的“内核”。张老虎的问题,最后是他将自己冷冻了三年的孩子遗体挂在省城才得以解决。石油公司的事件,是以上访人违反上访条例被追究刑事责任得以结束。奔马公司,是由内部人导演的战争,结局尚未到来,风雨不会太小。书中所涉问题,看似很小,但结果却很惨烈,让人震惊,发人深省。

  所谓接访,接到的不仅是上访的人,实际接到的是问题、是矛盾、是官场的斗争。魏柏兴最初没有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所以不知不觉中,被搅进平城县这个风暴的中心,难以从容应对。接访,仅凭一颗为民请命的心,仅凭一腔依法理政的热血,难免会到处碰壁,乃至头破血流。这就是中国的基层官场,这就是基层干群生活。但是作者并不想把此书写成官场小说,所以面对官场的争斗,他试图小而化之,试图避重就轻。他关注的,是上访者充满企望的眼睛,和接访者内心的无助。

  故事如此生动,无须虚构。张老虎把自己的故事讲完后,“扑通”一声跪在魏柏兴的面前,说:“魏县长,这么多年了,您是第一个听我把事情说完的人,我求您了,我和我死去的儿子都求您了。”这样的细节,让人心痛,让人流泪。

  真相纵然清楚,但解决起来却不容易。在对待张老虎的问题上,乡里的谢书记这样否定张老虎的上访:第一,他要求抓住杀害他儿子的凶手,那是公安局的事情,我们乡里是没办法满足他这个要求的。第二,他要求追究派出所值班领导的责任,而派出所归县公安局直接领导和管理,我们乡里没有权力去处理派出所的警察。您说我们乡里能有什么意见?”

  谢书记接着向魏柏兴介绍了开办信访培训班的经验。这般做法和言辞,不免让人心生悲凉。

  这一次,田水泉在现实的困境中完成了突围,将一个敏感的题材,处理成了一道家常菜,通过塑造魏柏兴这个人,写出了信访干部的不易,是夹在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职能部门和上访群众都不满意。

  说起来,书中所述之事,皆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实中国,这就是特殊视角下的乡土中国。作为作家,只有对敏感地带题材的深刻关注,方能赢得真正的掌握,也才能赢得更多读者的关注。作家必须面对现实,不能逃避。(盛丹)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