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热点书评  

玫瑰开于硝烟之上


http://www.jslib.org.cn   2009-10-29 16:59:00  来源:中华读书报  

 

   《枪炮与玫瑰》,曾剑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9年8月第一版,23.00元


  一提起战争小说,首先让人想到的不是战争中的血腥残酷,就是英雄的英勇无畏,或者是现在正流行的谍战式的惊险刺激。而曾
剑的长篇小说《枪炮与玫瑰》与以往大多数表现战争的小说不同,不只是如书名一样,讲述的是战争与爱情的故事,在作者舒缓、流畅、抒情的叙述中,更多地表现的是战争对人幸福安宁生活的破坏,以及在战争状态下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表达出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情感和对生死的认知与感悟。

  《枪炮与玫瑰》中的故事主要发生在朝鲜战争期间,主人公不是运筹帷幄的将军,不是冲锋陷阵的战斗英雄,甚至不是为战争服务的后勤保障人员,但他们却是战士,是军文工团团员,是一群能歌善舞的文艺兵。战争的暴力是排斥美的,而文艺兵却代表的是美。在作品中,一群具有艺术天赋、用自己的才华表现美的文艺兵与充满死亡、邪恶的战争形成鲜明的对比,战争夺去了一个个代表着美的文艺兵们年轻的生命,让人们在为他们逝去的生命感叹的同时,产生的只能是对敌人的憎恨与对战争的厌恶。

  梅生本是一个内向而多愁善感的少年,因在梦中呼唤暗恋情人杨秋花的名字而导致杨秋花的离开,在防空洞被炸时为掩护战友而牺牲;林自芳自信而活泼,在敌机轰炸时为掩护老百姓而手舞红围脖引开敌机,她那红围脖儿“在爆炸的气浪中飞舞、盘旋,慢慢上升,像一片绽放的花”;刘磨拴在被美国兵祸害后,也曾自杀过,但最终还是死在敌人的炮弹之下,他的爱犬赛虎自愿与他相伴。还有文工团团长陈聚旗因腿受伤截肢,离开了自己心爱的舞台;柳江南也是因为腿部受伤而无法再跳舞,隐居在一个贫穷偏僻的村庄终其一生。如果是在一个安定的和平时期,他们一个个都会成为艺术家,以自己独特的艺术感受来表达对这个世界与生活的认识,但他们却是处在那个战争年代,置身其中,虽不是处于战争的前沿,但也时刻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他们的逝去或受伤毫不影响他们身边发生的战争,是战争终止或改变了他们本应有的美好人生。

  虽是身处残酷的战争之中,生命随时都有可能被剥夺,但他们都是一个正常的人,而且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歌德曾说过,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年轻的文工团团员们注定少不了情感的纠葛。爱情在那个时代是一个令人禁忌的字眼,但却无法禁止爱情之花在这些年轻人心中悄悄绽放。梅生对杨秋花的暗恋,柳江南对丁香的痴情,杨秋花对那贴《穷舍报》青年的思念,郑晓野对杨秋花的好感。在战争之中,他们之间产生的感情尽管显得有些单纯,甚至是单相思,并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可。这就如同日常生活中一样,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而且还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于他人的对未来生活的追求,也有自己选择爱与被爱的权利,虽然是在那样一个曾经被认为个人感情服从于大局的时代,以杨秋花为代表女文工团团员们却有着自己独立的思想与情感,能够为自己的幸福做主,表现出的爱情观具有很强的现代意识。

  宋春来、杨秋花、梅生、林自芳、杨春花、柳江南、丁香、刘磨拴……正如他们大都有着如诗如画的名字一样,他们不只有俊美的外表,也都有着敏感与多愁善感的心灵。每当看着一个名字,仿佛能够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形象就在面前。但这些年轻而美好的生命在炮火硝烟中或受到戕害,或化为尘土,他们都还只是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带着对生的渴望与爱情的憧憬,一个个随风而逝。在战争面前,人生命的脆弱表露无遗。正是通过这些经历过战争的文工团团员的视角,让人们看到战争对人不仅仅肉体上造成毁灭与伤害,更重要的是在那些还活着的人的心灵深处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



作者:刘畅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