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中华学术  

中华学术:谁是《将进酒》里的“岑夫子”


http://www.jslib.org.cn   2020-04-30 09:35:00  来源:2020年04月24日 光明日报 作者:强雯  

 

  《多宝塔感应碑》是唐代书家颜真卿的经典作品。这部颜氏楷书,不仅是颜真卿个人的书法高峰,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高峰之一,成为一代代学习书法的人必临帖之一。

  《多宝塔感应碑》乃颜真卿44岁所书。后世学书者,尤其是少儿学书,多把注意力放在颜体楷书上,对碑文少有问津,而对《多宝塔感应碑》的撰文者岑勋,则更少有耳闻。在各种字帖中,岑勋的履历,就是一个唐代文人。

  岑勋果真只是一个文人吗?一个什么样的文人,才有资格撰写碑文?

  碑文内容主要记载了西京龙兴寺禅师楚金创建多宝塔之原委及修建经过。其文辞丰赡,微言大义,庄严华丽,行文不俗,凭借作品本身,就足令观者佩服。其实,被颜真卿盛名掩盖下的岑勋,也是一个人物。

  岑勋的太祖父岑文本是唐朝宰相,深受唐太宗器重,岑勋的长辈又有两人相继为宰相。

  岑勋和李白是好友。在李白的诗歌中多次提到岑勋。比如在脍炙人口的《将进酒》中。那时,李白和友人们觥筹交错,岑勋也在此宴。

  诗人总是喜欢把自己欣赏的人放进作品中。“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中著名的“岑夫子”,就是岑勋。

  李白对岑勋欣赏有加,还曾专门为他写了两首诗。即使没有《多宝塔碑》,单独凭借李白的诗歌,他的名字也将永远留在后世。

  一首《送岑征君归鸣皋山》,写的是李白初次与岑勋见面的感受。开篇就是“岑公相门子,雅望归安石”。谢安是李白的人生偶像,用现在的话说,李白是谢安的“迷弟”。在这里,李白称赞岑勋有着东晋政治家谢安一样清高的名望,这可不是一般的恭维了。

  李白用一首诗送别岑勋,遥望鸣皋山,想象着你我大概都有归隐的情结,于是又说,“奈何天地间,而作隐沦客”。隐晦地表达了我们志同道合之意。

  还有一首相似度极高的《鸣皋歌送岑征君》。在这首诗里,可以感受到岑勋的品性,“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这应该是个孤独、清高的形象。

  一来二去,两人渐渐熟络,如果说初相识的赠诗,还比较隐晦、含蓄,那么后来,李白和岑勋这些你侬我侬的词句,即使今天看来,也相当直白、热切。

  在李白的《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中提到,“我情既不浅,君意方亦深”。简直就是坦荡无碍的知心好友啊!这种友谊好到什么程度,“相知两相得,一顾轻千金”,那就是好不容易凑一块儿,那就吃好玩好谈好,千金散尽,开心就好,别提钱。他们更注重灵魂的乐趣,“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醉后,上升到灵魂高度,结尾道“与君论素心”。

  虽然岑勋本人留世作品不多,《全唐文》录存其文《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文》《唐国师千福寺多宝塔院故法华楚金禅师碑》等,但也可窥见其才思斐然。

  岑家是诗礼簪缨之家,岑勋的太祖父岑文本,是隋唐有名的文学家。唐太宗时,岑文本曾官至中书令,相当于宰相。当时,在典章制度方面,唐太宗曾相当倚重颜师古,他的弟弟颜勤礼,是颜真卿的曾祖父,他就是颜真卿的伯曾祖父。

  颜师古官场失意后,唐太宗倍感遗憾,因为颜师古是文书巨擘,深通典章文物制度,在尚古师文方面,堪称一绝,皇帝诏诰,皆出其手。但被贬之人,身份地位之故,不便再用。

  找谁呢?唐太宗想到了岑文本。认为其文辞不在颜师古之下。

  岑勋虽然在仕途上不及太祖父,但岑家开枝散叶,文脉传承,后辈文才浸润也得益不少。

  大概是岑勋仕途不得意,又或者是无意于仕途,所以常常有归隐之意,不然李白为何给他写了两首“送归隐”的诗歌呢。

  历史典籍中,对岑勋的生平记录甚少,不得不说是桩憾事,后人多不得其详,也在情理之中。倒是《多宝塔感应碑》掀开了一角光亮,让人望见了他的学养和风华。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