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中华学术  

中华学术:王延寿作宫殿赋


http://www.jslib.org.cn   2020-03-02 14:52:00  来源:2020年01月13日 光明日报  

 

  《鲁灵光殿赋》是东汉王延寿创作的一篇宫殿赋。在此之前,中国文学关于“宫殿”题材的书写,可上溯至《诗经》的《斯干》,该诗赞颂王室宫殿的落成,先写地理位置,后写建构过程,再写殿阁样式和堂室明暗,可谓后世宫殿赋之肇端。史载第一篇以“宫殿”为题的赋作是西汉刘歆《甘泉宫赋》,惜赋文残缺,窥其阙文可知作者描写甘泉宫所处的重要地势及周围优美环境。如“回天门而凤举,蹑黄帝之明庭。冠高山而为居,乘昆仑而为宫。案轩辕之旧处,居北辰之闳中”,作者引入神话典故,对甘泉宫的建筑环境进行比附和夸饰。又曰:“翡翠孔雀,飞而翱翔,凤凰止而集栖。甘醴涌于中庭兮,激清流而沵沵。黄龙游而蜿蟺兮,神龟沈于玉泥。”通过凤凰、黄龙、神龟等祥瑞之物,渲染甘泉宫的嘉祥和神圣,以“彰圣主之威神”,表明颂圣之意。另有王褒《甘泉宫赋》、李尤《德阳殿赋》,其创作主旨亦与之同。汉代都邑苑猎大赋中,多有对宫殿建筑的描写片段,如杨雄《甘泉赋》,铺陈甘泉宫建筑宏峻之貌;班固《两都赋》以空间方位为序,罗列宫室建筑名称与位置,极写长安宫建筑群之胜。这些骋辞大赋对宫殿建筑的展示,无非是使其成为帝王华丽生活的一道布景,或是成为夸饰帝国盛景、王权气象的表征,而非赋家审视的主体,更少有对建筑物蕴含的空间场所感及个人情感体验的描述。故汉代宫殿题材的赋作,大多沦为颂美政治的附庸,陈词格套,形同具文。直至王延寿作《鲁灵光殿赋》,宫殿赋始有创变。
  王延寿,乃东汉王逸之子,《鲁灵光殿赋》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由赋序可知,鲁灵光殿为西汉景帝之子鲁恭王刘余所建,时至东汉,“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见隳坏,而灵光岿然独存”,作者睹物兴感,遂成此赋。全赋对灵光殿的描摹大致可分为四个层次:首先是灵光殿的外观,在作者的远眺中,灵光殿“状若积石之锵锵”,朱阙岩岩,高门耸立,其雄伟高峻气象尽收眼底;其次描写正殿及相连的宫室,作者“历夫太阶,以造其堂”,在游览正殿之后又历览旋室、西厢、东序等,展现厢廊之幽邃深秘;再者是对大殿“详察其栋宇,观其结构”,从悬梁天窗到四壁丹青,作者精心描绘梁栋构造、轩窗藻井的雕刻以及壁画,精美繁复,生动逼真,呈现出画面的立体感;最后是对灵光殿外围建筑的鸟瞰,表达对灵光殿的赞美。王延寿所作《鲁灵光殿赋》备受世人瞩目,《后汉书·文苑传》载:“蔡邕亦造此赋,未成,及见延寿所为,甚奇之,遂辍翰而已。”《三国志》《世说新语》均有时人传诵此赋的记载。《文选》分赋十五类目,该赋位列“宫殿”一目之首。刘勰《文心雕龙·诠赋》评道:“……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凡此十家,并辞赋之英杰也。”
  《鲁灵光殿赋》之所以受到如此高的评价,与其创作特征的新变不无关系。第一,作者主观情感的介入。作者“观艺于鲁”,亲历灵光殿,以行踪为线,将个人的情感体验和细腻感受融入对宫殿的描绘之中,营造真实生动的场景氛围,给人身临其境之感。如在远观灵光殿时,作者发出“吁!可畏乎其骇人也”的感叹,进入殿堂流观四面时则发出“彤彩之饰,徒何为乎”之叹,随后入内室又有“魂悚悚其惊斯,心(见图一)而发悸”之感,凡此种种,在赋中皆易拾取。不唯如此,作者描写正殿时加入“霞驳云蔚,若阴若阳。瀖濩磷乱,炜炜煌煌”的光影视效,描写阴夏堂则有“鸿爌炾以爣阆,飋萧条而清泠。动滴沥以成响,殷雷应其若惊”的触听感受,作者通过身体的感触和体验,把对物体的描摹和对意象的构筑,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达到“随色象类,曲得其情”的艺术效果。与先前宫殿赋作相比,作者将审视自然物的视角从国家功业转换至个人情感,透过一己之体验描绘宫殿景致,增加了作品的真实感和艺术魅力。第二,宫殿成为独立的审美主体。此前赋家本着“事以颂宣”的宗旨,突出宫殿作为帝王声威的象征意义,对宫殿建筑的描写流于空洞虚夸。《鲁灵光殿赋》始将审美锁定在宫殿建筑本身,注重细节,赡言见貌。赋中尤其对宫殿的栋宇结构、室内装饰作出细致的描摹刻画,如:“万楹丛倚,磊砢相扶。浮柱岹(见图二)以星悬,漂峣(见图三)而枝拄。飞梁偃蹇以虹指,揭蘧蘧而腾凑。层栌磥垝以岌峨,曲枅要绍而环句。芝栭攒罗以戢孴,枝牚舣芽而斜据……捷猎鳞集,支离分赴。纵横骆驿,各有所趣。”作者描述梁架结构及其各种构件,梁柱高悬,斗拱纷立,椽头堆垒,形态万千,妙趣横生。又如:“奔虎攫挐以梁倚,仡奋舋而轩鬐。虬龙腾骧以蜿蟺,颔若动而躨跜。朱鸟舒翼以峙衡,腾虵蟉虬而绕榱。白鹿孑蜺于欂栌,蟠螭宛转而承楣。狡兔跧伏于柎侧,猿狖攀椽而相追。玄熊舑舕以龂龂,却负载而蹲跠……神仙岳岳于栋间,玉女窥窗而下视……”作者描绘屋顶的雕刻细致生动,奔虎倚仡、虬龙蜿蜒、朱鸟舒翼、狡兔跧伏、猿猴攀椽等无不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赋中无论是关于殿堂旋室的描绘,还是关于雕刻壁画的精微刻写,无不“瑰颖独标”“图形写貌”。基于这种对“宫殿本体的发现”,作者把对宫殿建筑本身的艺术体验,诉诸文学形式,成功再现了鲁灵光殿的真实图景。
  正是基于《鲁灵光殿赋》新奇的创作特征,加之作者的创作才情,使得读者能够穿越历史漫游于宏伟而奇丽的灵光殿中,欣赏和领略汉代宫殿建筑的艺术风貌。首先是雄伟的建筑外观。“嵯峨嶵嵬,峞巍(见图四)……迢峣倜偿,丰丽博敞……屹山峙以纡郁,隆崛岉乎青云”,从远处看宫殿雄姿高峻,如耸立的山峰,险峻巍峨,又宽阔旷远,体现了古代宫殿建筑对大壮之美的追求。其次是繁复的栋宇结构。文中描绘了宫殿的屋顶架构,如万楹、浮柱、飞梁、层栌、曲枅、芝栭等,这些木质构件既是宫殿建筑的重要结构,也是宫殿建筑的美学元素,梁柱交错扶植,斗栱重叠累施,屋顶反宇如飞,繁复精巧,形态各异,呈现出宫殿建筑结构与艺术的完美统一。再次是有序的廊院布局。宫殿正门两侧是高耸的朱阙,穿过正门是主殿,周围有序排列着“阴夏”“旋室”“洞房”“西厢”“东序”各宫室及亭台楼榭,“连阁承宫,驰道周环。阳榭外望,高楼飞观。长途升降,轩槛曼延。渐台临池,层曲九成”,宫阁相连,楼观廊道,高低连绵,整体布局既连续贯通,又主次有序,彰显了古代宫殿建筑的“礼”制观念。最后是奢华精美的内饰。赋文不惜笔墨对宫殿的雕刻及壁画作出细致描摹,其雕刻“因木生姿”,生动传神;其绘画“品类群生”,精美逼真。雕梁画栋,壁画丹青,呈现出富丽奢华的皇家气派。可见古人十分崇尚宫殿的内部装饰,用美玉、雕刻、彩绘等作为建筑物及构件的装饰,是古代宫殿建筑艺术的传统手法和美学特质。
  总的来说,王延寿所作《鲁灵光殿赋》,不仅在宫殿题材的赋作中具有创变之功,而且对古代宫殿建筑艺术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可谓赋苑中的一朵奇葩。


作者:冯 莉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