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中华学术  

中华学术:古诗中的数字意趣


http://www.jslib.org.cn   2019-10-24 10:49:00  来源:2019年10月09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陈林  

 
QQ截图20191022100700.jpg

  神奇的修辞功效,焕发出盎然诗意。

  数字点染,精妙难言。古诗常用数字实写事物,前呼后应形成点染。

  苏轼《题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先以“三两枝”具体描写桃花零星开放实景,渲染初春环境气氛,再以“春江水暖鸭先知”点明题旨。“三两枝”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点出初春景物特征——少则春寒料峭,过于冷寂;多则春意盎然,稍嫌热闹——都无法与后文“春江水暖鸭先知”对季候变化的感悟相呼应。

  叶绍翁《游园不值》“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先点出“春色满园”的主旨,再以“一枝红杏”具体渲染春天压抑不住的蓬勃生机和作者游园不成的懊丧中突见关不住的“春色”破墙溢出的惊喜。这个“一”是其它数字替代不了的。数字点染,准确精当,妙不可言。

  数字比喻,言近旨远。古诗常用数字与相关事物合成妙喻以状物抒情。

  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以夸张的“千尺”潭水与“汪伦送我情”合成程度不等的妙喻,化无形友情为有形潭水,生动突现汪伦踏歌送行的深情厚谊。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比喻状写雪压枝头的壮观景象,凸显作者内心压抑不住的惊喜。

  数字对比,强化情感。用数字对比入诗以凸现事物矛盾,强化诗人内心情感。

  李白《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千里”写空间之遥,“一日”言时间之短。“两岸”猿声未停,轻舟度越“万重山”。夸大的空间和写实的时间两相对比,突出舟行轻捷,抒发了诗人遇赦东归的喜悦之情。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一封”诉因由之微,“八千”写路途之遥。“一封”与“八千”对举,于巨大的数字反差中抒发了作者忠而获罪、非罪远谪的强烈愤慨。

  数字排比入诗可增强语言节奏和气势。

  《孔雀东南飞》“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以连续的数字排比快节奏速写成长过程,刻画出一个自小能干明礼、多才多艺的刘兰芝。

  《陌上桑》“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用“十五”“二十”“三十”“四十”一系列数字排比,铺叙夫婿火箭式擢升经历,凸显其风华正茂,才干超群。

  古诗常用数字与多个名词性词语组成生动可感的图景,以构成列锦状物抒情。

  邵雍《山村咏怀》“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用数字列锦把“烟村”“人家”“亭台”“鲜花”等独立风景巧妙组合成一幅清新淡雅的田园图,表达了诗人对大自然的热爱。数字运用意达声谐,浑然天成。

  《清稗类钞》载:“高宗南巡,过江时,见有一渔船荡桨而来,命纪文达咏诗,限十个一字。文达立成七绝,诗云:‘一篙一橹一渔舟,一个梢头一钓钩。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纪晓岚以简单的数字列锦精彩素描出渔人秋日独钓的安闲情景。

  古诗常用数字前后搭配构成句式匀整、音调和谐的对偶。

  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两个”和“一行”并列,“万里”与“千秋”对举,构成两组相映成趣的数字对偶。柳上黄鹂一只过于孤单,几只稍嫌吵闹,惟有“两个”才能体现双栖双宿相向和鸣的无边快乐!“一行”写出了青天下白鹭高翔,联成一线的优美意境。“千秋”言时间之久,“万里”写空间之遥。“千秋”“万里”拓展了想象的时空,于尺幅之中绘出无限风光,增强了诗歌意境的厚度和立体感,表现出诗人身在草堂,视通万里,思接千载的开阔境界,让人于短短诗句中感受到自然的壮阔美丽和生命的渺小卑微。两组对偶自然天成,朗朗上口。

  数字铺垫,以助逆转。全新意境令人耳目一新。

  郑板桥《咏雪》“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前三句堆砌数字,从一至十至千至万至无数,稍嫌啰嗦。若顺势写就将成败笔。好在作者出其不意将笔锋一转,写雪花飞入梅林融入梅花,消失不见。逆转后的诗意和前文构成一幅完整画面,形成一种苍茫深邃的意境。第四句逆转是点睛之笔,不仅使前三句的数字堆砌变成一种有意为之的铺垫,而且更见雪花狂舞的气势和寒梅傲雪的精神,读之使人宛如置身大雪纷飞的广袤天地。全诗先铺后转化腐朽为神奇,收到一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功效,使构思显得奇特而精妙。

  数字顶针,首尾蝉联。

  萧衍《芳树》“绿树始摇芳,芳生非一叶。一叶度春风,芳芳自相接”,描写树木变绿散发出满树的芳香。数词“一叶”上递下接,使前后两句首尾蝉联,形成数字顶针,细针密线地揭示了诗人赏玩芳树时领悟到的人生哲理:一叶之芳不如众叶之芳,个体力量不如群体力量。

  辞格兼用,数字入诗有时不只用一种修辞。

  《诗经·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三个“一日”的反复强调,和“三月”“三秋”“三岁”的数字夸张,对比产生强烈语言张力,不断放大抒情主体的心理特征——因不能与心上人见面而度日如年的愁闷。数字意象的反复叠加形成语句的排比和语意的层层递进,在增强诗句语气同时强化了读者的心理感受,使诗歌的抒情意味更加浓厚。

  唐代李峤《风》“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三秋”“二月”实写时令,“千尺”“万竿”夸张状物,突出风力之大——能使晚秋的树叶脱落,能催开早春二月的鲜花,经过江河能掀起千尺巨浪,刮进竹林能把万棵翠竹吹得歪歪斜斜。同时四个数字两两相配,形成两组精致的对偶。

  数字入诗不仅能给诗歌增添浓厚的数趣,而且能发挥出独特的修辞功效,解读数字的修辞功用不啻成为开启古诗数字意象的一把密钥。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