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中华学术  

中华学术:曾仕强与《易经》


http://www.jslib.org.cn   2017-12-14 10:24:00  来源:2010年09月16日 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俊兰  

 

     
    ●他是第一位登上《百家讲坛》的台湾学者;
  ●他因《胡雪岩的启示》被企业家追捧;
  ●他以《易经的奥秘》传播古老的中华智慧
  
    2009年12月26日,海口市人民大会堂。
  
    76岁的曾仕强教授站在舞台上。身后蓝色幕布上,是他的巨幅肖像及红色标语“中华文化的管理智慧”。这是由北航海南校友会主办的一次公益讲座,入场券向市民发放,其间还穿插了“救助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慈善活动。
  
    操一口“漳普”——漳州普通话,手中不见一页讲稿,比起《百家讲坛》上的讲授,此时的曾教授言语更为诙谐幽默,挥洒自如,听众中有人笑得前仰后合。在全天近6个小时演讲中,掌声、欢笑声相伴始终。
  
    就在曾仕强这边侃侃而谈的同时,在两千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在CCTV中文国际频道,值班编导将15集《易经的奥秘》光盘送上“播出线”。这意味着,是日起,每天一集的播出,将持续到2010年1月上旬;而其受众群体,也将覆盖到CCTV在全球“落地”的整个华语世界。
  
    这似乎预示着,以“阴阳变易”、“生生不已”为圭臬的《易经》,在这岁月交关时刻,也进入一个新的生命周期。
  
    ●揭开《易经》的神秘面纱
  
    中国是《易经》的民族,但“百姓日用而不知”。
  
    英国莱斯特大学管理哲学博士、美国杜鲁门州立大学行政管理硕士,还好,众人面前的曾仕强,没有甩出一串串洋文,反之,言谈举止倒有几分中国传统“师爷”的古意。譬如他对数字“九”、这个乾卦中的“老阳”,就具特别情愫。
  
    39岁,是他的一道“命坎”。那一年,他升任正教授,“这在台湾也是很难得的,但是身体也快要报销了”。办公室在二楼,他要抓着楼梯才能爬上去,“感觉非常虚弱,头重脚轻,两腿无力。去医院检查,竟诊断出五种病”。而此时,他又被学校里一桩复杂的人际纠纷困扰,生气、想不通,筋疲力尽的状态下,休息半年。
  
    此时,他的老父亲给儿子开出“药方”:“早叫你读《易经》,你为什么不读呢?”新晋教授曾仕强称自己当时“蛮西化的”,他反问:“那个《易经》是人家拿来算命、看风水的,我是学科学的,根本不信这一套!再说,读《易经》和生病有什么关系?!”父亲只一句话相告:“你先读《易传》就明白了。”
  
    2009年春,在北京、在CCTV《百家讲坛》录制现场,曾仕强教授将“何为《易经》”列为15集讲座的“首篇”。开宗明义:“《易经》为群经之始,它是中华文化的总源头”;《易经》是“解开宇宙人生密码的宝典”。
  
    接下来的课程内容,依次是“何为阴阳”、“何为太极”、“何为八卦”……布局谋篇,独出机杼,以致后来有人感叹:“原来《易经》还可以这样讲!”
  
    其实,他遵循的正是老父亲的当年教诲:先易理、后象数,复制了他自己走近《易经》的有效路径,使全国电视观众得以由浅及深、循序渐进地亲近这部“既古老又新奇、既陌生又熟悉、既高深莫测又简单易懂”的千年宝典。
  
    但是,长期以来,《易经》的确披着神秘面纱。江湖中人打着《周易》大旗“算命”;堂堂学府中的“易学”更因历史的原因而“断裂”,以致有人痛陈:“就是六七十岁的老年知识分子,也很少能了解易学为何物了”。
  
    而在曾仕强看来,《易经》始终伴随着中国人的生活,“不管你读过或者没有读过《易经》,你的所有行为都没有离开《易经》。它已经变成我们血液里的东西,我们生命当中的基因。”
  
    在文字尚未产生的远古,伏羲“一画开天”,用符号一一揭示了宇宙最基本的秘密:阴阳。从伏羲八卦“无字天书”至“文王拘而演周易”,再到孔子及其弟子作《易传》,“一阴一阳之谓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阴阳文化渗透在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譬如:天与地、昼与夜、君与臣、男与女……宇宙万物均以阴阳“含括之”;再如“阳中有阴,阴中有阳”的变易思想,就体现在“祸福相倚,物极必反,盛极而衰”这样的“常道”即规律性认识中。
  
    从儒家的中庸思想、致中和的理念,到宅居风水阴阳平衡的“四合院”建筑布局;从诸葛亮排兵布阵到霍元甲习武健身的八卦掌、太极拳;从“天一生水”而得名的藏书楼到清华校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从天文律志、《九章算法》到一日三餐中的苦瓜、绿豆性寒属“阴”……而“易为医本”,博大精深的中医学、救无数人性命于水火的《黄帝内经》、《伤寒论》,其医学原理均源于《易经》。故此,曾仕强说:“中国是易经的民族。其实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易经的道理中,但正如《易传》所言‘百姓日用而不知’。”
  
    它已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文化。
  
    站在受众认知事物的基点上,从生活细节切入,有人认为曾仕强教授的讲授得益于他“出身师范”。其实,更深层的、也能够为“中国是易经的民族”这一判断作注脚的是:他出身于一个易经的家族——他祖上客居漳州,而且世代为医。
  
    登“坛”讲“经”者,带着他的前世今生。

    ●《易经》也“闯关”
  
    讲座一波三折的播出命运,恰恰“自证”了易理。
  
    到主讲《易经的奥秘》时,曾仕强在“百家讲坛”已是“三进宫”。
  
    而他为广大观众所知晓,缘于北京奥运会期间播出的《胡雪岩的启示》,他对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深刻剖析,即使在赛事热点频出的情况下,依然取得很高收视率。
  
    其实,曾仕强第一次走上“百家讲坛”,是2007年《我读经典》系列讲座。“百家讲坛”执行主编王咏琴回忆说:“曾教授的《易经与人生》是系列讲座的压轴,播出后网上反响强烈。当时我们就想把《易经》搬上‘百家讲坛’,可碍于当时各种条件尚不成熟,没能如愿。”
  
    但是,曾仕强借此成为第一位登上“百家讲坛”的台湾学者。有人戏言:“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第一个拉肚子的人。”“百家讲坛”一位工作人员说,第一位台湾学者的“登坛”过程,其中的周折,可以写一部小说。
  
    登坛尚且不易,讲《易经》更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王咏琴说:“这主要由于社会的长期误解,以为《易经》是一部算命的书、是封建迷信。我们三次打报告为《易经》正名:它是中华文化的总源头、中国哲学思想的总源头;强调‘盛世读《易经》’,在社教中心主任张宁、教育专题部副主任魏淑清等多位领导的支持下,节目获得批准。”
  
    三个月紧张制作,反复磋商讲授内容,克服以前从没遇到过的技术难点,譬如阴爻与阳爻的爻线,要一条条地仔细画出。后期制作时,为六十四卦的象数排列顺序,节目组内还“非常较真”地发生过争吵,直到把曾仕强的学生李志峰请来“断案”,过了一道坎又一道坎。
  
    有过焦急、沮丧的时候,如果“胎死腹中”,不仅影响到节目组人员的“口粮”,更无法“摆平”的是为之付出的精力、心血,和与这部宝典培育起来的认同和情感。这期间,曾仕强曾亲自到机房看样片,纠正一些图解上的误差,当听说节目播出可能会遇到一些挫折时,老人家却很淡然,劝慰大家:“不要着急。《易经》 2009年一定播出!”他甚至断言:“十一”播出就好。
  
    王咏琴心中却暗暗叫苦:“‘十一’是国庆60周年,红色经典讲座是春节就确定的。看来老先生一厢情愿了。”偏偏天缘得便,“国庆”七天长假,红色经典讲座几经调整最后编辑成5集。从10月6日起,播出《易经的奥秘》,不过只播出了前5集,据说是“投石问路,看看反应如何?”
  
    没想到,仅仅5集的节目,竟引起观众的强烈反响,“百家讲坛”的电话几乎被打爆,许多人都反映“不过瘾”:没讲卦象就没有清晰解释“易经的奥秘”,希望能继续播出。
  
    节目组再次将报告呈送主管领导,请示“15集连播”问题。但直到那个周五下班时间,还没有任何回音。这就是说,如果周一前没有局领导“拍板”,就意味着“没戏”,《易经的奥秘》就有可能搁置到2010年。
  
    没想到,星期一早晨刚上班,电话通知来了:15集获准连播。如果说生命中有“大喜悦”,那就是节目组全体成员当时共同的心态。大家相互报喜、祝贺,就连主管内务的老吴,也用手机短信将“好消息”接二连三地通知出去。
  
    2009年11月9日,“全本”《易经的奥秘》在‘百家讲坛’播出。社会反响强烈,相关书籍和光盘一度脱销,该系列节目还受到宣传主管部门好评。
  
    王咏琴曾经执导于丹教授的《论语心得》,在那一波“国学热”中创造了收视率新高,她没有想到《易经的奥秘》收视率“居然超过于丹”;其次栏目组的几位编导,如今不仅画卦“倍儿溜”,而且从《易经》中汲取智慧,懂得了“外圆内方”才能和谐相处;懂得了“明象位”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潜能……
  
    谈起《易经的奥秘》一波三折的播出过程:曾仕强也发出感慨:“公道自在人心,这是天人合一的结果”,正如孔子所言“时也,命也”。他认为,如果时间没到就讲《易经》“会有麻烦”。所以,透过《胡雪岩的启示》来讲《易经》,胡雪岩的功败垂成,处处体现着易经的道理。2009年播出《易经的奥秘》是“水到渠成”,“势所必然”。他始终坚信《易经》节目能够播出,因为“中国需要《易经》”。
  
    《易经》毕竟与我们睽违太久,一百年来,它行进在它自己的坎卦——艮卦上。而“否极泰来”正是《易经》所揭示的天地万物的发展规律,《易经》以自身的命运证实了这一阐述。

    ●超级“粉丝班”
  
    在生命疼痛处邂逅《易经》,“觉今是而昨非”。
  
    姚先生至今还清楚地记得,4年前的秋天,他与曾仕强相遇在都江堰一棵桂花树下。那一年,曾教授已年过七旬,精神矍铄;而他刚刚四十岁,一尺多长的胡须垂在胸前。
  
    无论他走到哪里,这一把胡须都让他显得另类。据说,他本可以入选某个职位,但人家希望他剪掉长髯,他摇头;开大会他本可以主席台上就座,但就因这一把胡子,他宁可不上台。
  
    他蓄须明志,就为大学读书时,那件“想不通”的事。不止于此,由于“对人性、对某些社会现实的失望”,他还前后两次险些“出家”,遁入佛门。这种“一根筋”人物,四川方言俗称“方脑壳”。
  
    4年前成都的一次讲座,他接触曾仕强,邂逅《易经》。得知他的情况后,曾教授赠言:“与过去作别。”而在每一次演讲中,曾仕强都会强调“人生需要阶段性的调整”,那正是“易”的思想,“当你无法改变环境时,就要顺应环境,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那之后,“方脑壳”、长胡须的姚先生说自己“对人生重新认识”。他剪掉那把胡须时,身边人都感到诧异:“换了一个人呐!”
  
    比姚先生年轻几岁的敖伟是贵州人,执拗的性格比之毫不逊色。“我是四兄弟中的老幺,妈妈本来盼望生个女儿,我让她失望了。从小我们之间关系就不好,经常吵架,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她亲生的。10岁时我就吵着闹‘分家’,要我的几分责任田,还找到乡政府解决。跟家里怄气,春节我也不回家。14岁开始打工,修公路、扛水泥。扛2000斤水泥挣一元五角钱,一个月挣到90块钱,好高兴!学校老师一个月的薪水才60元。”
  
    “我干过销售,担任过经理助理,这期间上过不少各种类型的培训班,直到在北京听了曾教授的《大易管理》,我决心到北京学下去,就辞掉了销售经理的工作。周围人很不理解:‘这小子疯了!神经病,追一个老头子!’。‘北漂’那些日子,有时饭费、住宿费都要靠同学帮忙,学费根本交不起。后来我想出一个办法:给主办单位打工,免我的学费。就这样跟随曾教授学习,有了很大进步。现在与家里关系和睦,家中大事,父母一定等我回去做决定。”
  
  如今,敖伟是这个超级“粉丝班”的学习长。班里三四十人,都是学习中国式管理而追随曾教授的,有人长达十几年。每当得知曾仕强飞过海峡来大陆讲学,他们便自费从天南地北赶来,形成一个“游学”群体,这其中有:河南乡镇医院的院长、山西的煤老板,浙江的民营企业家……
  
    28岁的任朋在郑州经营医疗器械,曾仕强的书是他讨债时“讨”来的。因医院欠款,他去蒋院长家讨债。没想到,蒋院长屋子里全是书,他被曾仕强的著述吸引,账没结,却抱着几本书回家转。那本《易经真的很容易》他看了上百遍。“现在,我出去见客户,就提一兜子书,每人发一本《易经的奥秘》。”
  
    内蒙古的马先生,高中时就与父亲一起研习《易经》,父子俩画卦、卜卦堪称专家级水平。但是,那次听了曾仕强的讲座,他抑制不住的兴奋,立即打电话与父亲分享。因为此时他理解的《易经》已不同以往,是一种大智慧,是哲学的思维方式。
  
    应该说,思维方式的转变,是“粉丝”们的最大收获。曾仕强认为:“不明易理的人,最显著的特点是:是非分明。往往在‘对’与‘错’之间二选一,非对即错,这是缺乏弹性的‘半脑人’。”而易理“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就避免了思维绝对化。“在现实中,‘对’,没有用;合理才有用。”他认为,“半脑人”是典型的“方形思维”,是西方人的思维方式,而中国哲学追求“圆融,圆通”。
  
    对此,“粉丝班”里人称“大师兄”的李惠智深受其益:“理解了圆通境界,就像打通经络,一通百通。”他曾经四处拜师求学,为感谢曾仕强的点拨,他置繁忙事务于一旁,鞍前马后陪伴老先生。那一次,曾仕强在浙江大学演讲,李惠智购买了5000册《胡雪岩的启示》,现场赠送给浙大学生,堪称“骨灰级”“粉丝”。
   
    ●中国需要《易经》
  
    易有大用。回到“天人合一”路径,人类才能自救。
  
    海口市火山遗址公园,半山处有一露天平台,泥土砌成的祭台上供奉着火山神、风雨神、土地神的牌位。只见曾仕强向“大师兄”李惠智交待了几句话,很快,三十多人列队在祭台前。
  
    曾仕强双手抱拳,朗声说道:“诸神在上,我等在此发愿——”三十多人齐声大喊:“两岸和平!中国统一!世界大同!”礼毕那一刻,大家鼓起掌来。
  
    他讲过:“中国人其实不是一个拜神的民族,我们是礼佛的民族。礼佛跟拜神有什么不同?礼佛是一种礼貌,就是我们看到神佛跟他打个招呼。”他认为“祭祀是一种教化而不是迷信”。
  
    虽然有人用《易经》算命,曾教授的态度是:不反对。但他说,那不过是《易经》的小用。“易有大用。首先用来看世界大势。老天把发展的机会给了西方四百年,但是他们的现代科技走错方向,过度商业化,造成人类资源的浪费。风水轮流转,21世纪中华民族必定复兴。”
  
    他说,金融危机后,很多美国人都在学习中国式管理。他认为,对于环境污染、资源紧缺等世界性难题,只有回到《易经》“天人合一”的路径,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人类才能自救”。其次,中国人有自己独特的处世哲学和文化心理,与西方存在很大的差异性。西方重“法理情”,而中国人重“情理法”,中国人一味追随西方那一套管理方式,是灾难。
  
    他说“中国需要《易经》”,《易经》对于协调家庭关系、对个人情绪管理都“善莫大焉”。
  
    今年是曾仕强教授大陆讲学20周年。此前,他多次应邀在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商界演讲,他的书籍是一些家族企业培养第二代接班人的必修教材。
  
    据说,老先生私下偶尔也会发脾气。但学生面前,他始终是蔼蔼长者,讲经论道,令人如沐春风。多年讲座,他收获了一块块牌匾,金字镌刻着受益者的评价:“作育英才”、“传播智慧”,“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
  
    厚德载物的中华文化,拥有这样的力量。
  
    ●访谈●
  
    记者:即使在海口这样的休闲城市,也随处可见同您握手、合影、要求签名的人,可见“百家讲坛”的影响力。不过这种事,最初会很高兴,但是时间久了,特别是讲完课一身疲惫,还要拍照、签名,会不会很烦?
  
    曾仕强:以平常心对待就好。对名与利,要清醒。为什么有些歌星、影星自杀,因为他们活在掌声中,一旦掌声没有了,心理失衡不能承受。掌声能让人喜悦,也能要你的命。
  
    记者:网上您的博客文章不断更新,还有曾仕强中国式管理经典语录50条,您这么勤奋?
  
    曾仕强:哈哈,那些都同我没有关系,不知什么人搞的,不过是善意的。
  
    记者:会不会有版权问题?
  
    曾仕强:有书贩把我的管理书籍四册合成一本卖十块钱,我抱无所谓态度。那些用手推车卖盗版书籍的,如果其中有我的盗版书,我会无比喜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花几十元钱去买书。国家富强,要靠全民素质提高,文化是社会公器。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