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国学研究  

国学研究:读品 徐小跃:说国学的博尔赫斯


http://www.jslib.org.cn   2016-07-25 11:46:00  现代快报2016年7月24日 记者 倪宁宁/文 赵杰/摄  

 

                          

 

 

■编者按

    “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话出自博尔赫斯,一个做过国家图书馆馆长的阿根廷人。徐小跃对这句话深以为然,作为博尔赫斯的同行,他掌管着拥有近1200万册藏书的南京图书馆。

    与博尔赫斯一样,徐小跃既是一位图书的管理者,也是一位写书人,当然,读书更是少不了的,和吃饭与呼吸一样,与书打交道,已经是他不可或缺的规定动作。

    徐小跃最新的著作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儒道佛》,一本研究和传播国学的书。孔夫子述而不作,徐小跃既述又作,国内国学班林林总总,无论北大还是清华,他都是首席主讲。

    社会飞速发展,乐观者瞻前,悲观者顾后,徐小跃既瞻前又顾后,他希望大家走得既有速度,又不失稳健。

    1

    馆长办公室在南图的8楼,但是身为馆长的徐小跃却“居无定所”,他不喜欢整天呆在一间屋子里,而是一有空就在偌大的图书馆里转。

    南图历史显赫,像南京的许多单位、机构一样,曾冠以中央的名头,虽然早就下放地方,但是依旧有着一股很傲娇的气势。目前,它以近1200万的藏书,位列全国第三。徐小跃喜欢楼上楼下地转悠,你可以说是散步,也可以说是在悄悄地检阅。6年前,他从南京大学哲学系系主任位置抽身,来到这里,成为这里的“王”。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是,整个南图,都好像成了他的书房。

    滁州人徐小跃是个爱书的人。父亲在财政局工作,母亲任职于人民银行,这样身份的父母让家里比别人多出了两份报纸——文汇报和参考消息,也多出了《红楼梦》和《西游记》。小孩子是读不懂《红楼梦》的,所以他是从外婆那里听来的。

    1966年,徐小跃开始上学。很快,书成了奢侈品,能见到的只有红色的鲁迅和毛选。见到什么读什么,徐小跃的读书习惯,就是在那个书籍匮乏的年代养成的。“只要是没禁的书,我都会找来阅读,虽然不一定能读懂。”

    1979年,徐小跃考上了安徽劳动大学。安徽劳动大学,这名字就很有时代特色,事实上也是,它坐落在距离安徽宣城30里远的大山里,恢复高考前学校的性质是半工半读。和许多同学一样,徐小跃很怀念当时的生活。“学习的氛围没的说,如果你晚上11点钟从教室回宿舍,都觉得没脸见人。”徐小跃回忆,那真是一个读书的地方,安徽各个大学的优秀教师都在那里扎堆,师资太厉害了。

    徐小跃考上的是“劳大”政治系,政治系有两个专业,哲学与经济,他被哲学选中。

    他在“劳大”读了两年半,赶上安徽高校调整,“劳大”就被安徽大学吃掉了。他拿的是安徽大学的文凭。1983年,徐小跃来到了南京。等待他的,除了更大更美的校园,还有将与他纠缠一生的国学。

    2

    那一年,徐小跃考取了南京大学哲学系。那正是西风劲吹的年代,在南大哲学系,西方哲学专业抢破头的显学,但是他很安静地选择了中国哲学。

    “我上大学时就喜欢中国哲学,可能是我的古代汉语比较好,也喜欢中国历史。”读研时,徐小跃与导师王友三一起做中国哲学的无神论研究,硕士论文则是关于天人哲学的,而天人哲学也很贴切地体现出了无神论的精神。无神论可以说是徐小跃关于中国哲学研究的一个起点,这个起点太重要了,“我现在提出的一个口号,也与此相关——无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

    硕士毕业后,徐小跃没有选择去机关工作,而是留校当了老师。他当时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老庄与佛教的比较研究上,他的第一本专著就是《禅与老庄》。自此,他在中国哲学研究的路上,越走越远。

    徐小跃在系里开设并讲授中国哲学、天人哲学、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授课的过程,也是丰富和巩固自己的过程。

    1993年,已经是哲学系副主任的徐小跃考上了南大历史系的近现代史博士专业,很明显,这是一种希望打通文史哲的尝试。

    徐小跃读博时,选择的研究方向是罗教,罗教的《五部六册》是民间宗教的经典。这种研究在当时是开创性的,今天,无论谁研究罗教,都绕不开徐小跃。

    当然,绕不开徐小跃的不仅仅是罗教研究,中国哲学、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国学的研究和传播都绕不开他。他已是国学研究的大牛。

    3

    《中国传统文化与儒道佛》是徐小跃的最新著作。这本书里,国学以完整、清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

    国学,在徐小跃那里,就是国故之学,也就是中国过去的学术思想,简称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也就是国学去哪儿了?在已经成为经典的进、史、子、集里。

    “传统文化的特征就是以人为本,以德为要。”徐小跃介绍说,传统文化的主要精神是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

    为什么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国学会热起来,成为一股有力量的思潮和观念?徐小跃说,“任何一个国家现代化的历程,一定不能斩断历史,一定不能斩断历史文化。何况我们有5000年的传统,我们的现代化一定要根植在5000年的传统之中。再有,中国传统文化中,哲学、文学、伦理、艺术、宗教,好的东西实在太多。中国传统文化是崇德尚道的,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也正是我们所缺失的,也是我们需要的。缺什么,补什么。所以说国学热是必然的。”

    徐小跃认为,判断任何一种文化、思想是否正确,一是看它是否符合人性,二是看它是否符合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传统文化的核心,仁义礼智信,它所呼唤的五种精神,是任何时代都需要的。”

    现在很多高校,包括一些地方机构都办起了国学班,吸引了许多人报名参加,而无论是北大清华,还是交大复旦,徐小跃都是没有争议的首席主讲。他在北大讲课时,总有几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听众提醒他:这是我第20次听您课了,第30次听您的课了……

    国学热中,我们也要保持冷静,对国学不能不加甄别地全盘继承,它不是万能的,徐小跃说,现代社会所需要的自由、平等、法治等文明成果,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缺失的。

    热而不昏,徐小跃足够清醒。

 
    对话

    “很多国学老师不懂国学”

    读品:很多高校都办了国学院,也开办了许多国学班,你怎么看?

    徐小跃:国学班肯定要办,但办得好不好另说。办国学班,首先要有好老师,如果老师本身就不懂国学,他怎么教啊。尤其是蒙学班,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好老师。我在清华北大交大国学班讲课,好多蒙学的老师来听我的课,而他们对国学的了解程度,我都要出汗。很多人连国学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对经典缺乏全面深刻的把握。 

    读品:怎么改变这一现状呢?

    徐小跃:国学要真正振兴起来,它一定要纳入教育体制,进教材。如果进了教材,对国学师资的培养应该是同步的,大学里应设置国学专业。 

    读品:国学对一个人的成长,对他的生活与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徐小跃: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是直抵人的心灵的,它会教你怎么做人,会带给你做人的智慧。儒家说,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这强调的是一种交换,我对你好,你应该也对我好,和所谓的“我爱人人,人人爱我”一个道理。

    读品:你对国学热的一些“衍生品”,比如穿汉服,办私塾怎么看?

    徐小跃:今天的私塾,隔绝了现代教育,隔绝了时代,对此我坚决不同意,也不提倡。

    至于穿汉服,形式是内容的反映,如果点到为止,在一些诸如黄帝大典、祭孔的场合,穿穿也无可厚非。 

    读品:不少年轻人选择电子阅读这种新方式,你怎么看?国学经典可以采用吗?

    徐小跃:我对电子阅读并不完全排斥,因为它有便捷、快速的特点。但是读国学经典,一定要读纸质书。纸质书带给你的氛围是电子书难以企及的。

    徐小跃(南京图书馆馆长,博士,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首批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暨“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

 

 

 

 

 



责编:李宏巧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