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国学玄览  

国学玄览堂:徐小跃 说信(下)


http://www.jslib.org.cn   2015-05-21 09:41:00  现代快报2015年5月21日第D22版  

 
说信下.png

    近年来,国学大热,不仅各所大学纷纷开设国学研究机构及课程,针对孩子的国学启蒙教育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相关教育专家指出,国学之于今日教育的深厚意义,其实并不在于一个孩子读了多少本国学专著、能背诵多少首唐诗宋词,也不在于一个学校开设了多少堂国学课、在国学教育中投入了多少银子,而在于,让一个人,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懂得如何做人。

    为汲取传统国学精华,让国学经典以最合适的形式和面貌出现在广大读者面前,《现代快报》与南京图书馆合作开办了“国学玄览堂”专栏,特邀南京图书馆馆长徐小跃及相关国学专家为我们解读国学,将厚厚的“经史子集”深入浅出地呈现出来,让广大读者尤其是孩子们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成长的营养和智慧,乐观积极地面对学习和生活。

    在“说信”(上)中,我们第一说了字源意义上的信。确认信的本义,就是诚实与不欺。第二说了《论语》中的信。孔子及其弟子认为对于一个国,一个人来说不可以没有诚信。第三说了《孟子》中的信。随着孟子提出了著名的“诚者,天之道也”的命题,从而使得诚信的问题具有了绝对性和神圣性的意味。至此以后,儒家皆是从此高度来谈诚信问题的。

    4.信仰层面的“信”

    作为“四书”之一的《中庸》非常重视对“诚”德的高扬。《中庸》亦主张“诚者,天之道也”,并进而认为,“唯天下至诚……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意思是说,唯有天下极端真诚本性呈现和发挥出来,就可以帮助天地培育万物。能帮助天地培育万物,就可以与天地并列合一了。对诚信的坚守与践行,那是兑现对神圣天道的承诺。也就是说,讲诚信,行诚信这是在完成天地赋予人的神圣使命呢!北宋著名思想家张载的“为天地立心”名言,即是要求士者为天地确立和完成“她”交给人类的至诚天命。可见,在儒家那里,诚信的问题不仅仅是关于人的品格和德行的信实之意了,而是关乎“与天地合其德”的人自身存在意义的信仰问题了。换言之,守信与否已经不是简单的与利益相关的问题。例如,人们喜欢这样说,如果你不诚信的话将会给你的事业带来什么样的损失,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以此规劝人们要讲诚信。而信仰意义上的诚信则是超越了这些功利的考量,它只是视坚守诚信是在“为天地立心”“替天行道”“与天地合其德”以及是在实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5.“信”在五常中的作用

    “信即诚也,诚即信也”,其本旨即在“真实不虚”。正是取得了此义,所以“诚信”才被视为是五常之本,百行之源。北宋思想家周敦颐说:“诚,五常之本,百行之源……五常百行,非诚非也。”(《通书·诚》)简单地说,仁义礼智信五常要显其性,那前提只能是一个“真”字。即保障真仁、真义、真礼、真智、真信。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朱熹才会说:“如仁、义、礼、智,皆真实而无妄者也。故‘信’字更不须说。”可见,“信”在五常中是处于基础地位的。换句话说,如没有以真实为本质属性的“信”存在,那么,仁义就有可能变成虚仁假义,礼智就有可能变成虚礼妄智。更直接的说法就是,如果没有诚信的存在,其他诸常诸行都会变质变味的,从而就失去了其应有的意义和价值。

    6.大信与小信

    说“信”一定要说清楚大信与小信的关系问题。所谓的大信是指符合“道义”的信,小信则相反。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关乎诚信所应遵循的最高原则问题。我们还是先从儒家两位圣人那里去寻找答案。孔子说:“君子贞而不谅”(《论语·卫灵公》)。言行抱一谓之贞,亦可称之为“大信”,固执而不知道变通谓之谅,亦可称之为“小信”。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讲大信,却不讲小信。孔子强调,作为一个君子只要是坚守正道的,就不必讲什么小信。基于同样的道理,孔子又说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论语·子路》),硁(坑kēng)硁,粗浅固执。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说,言语一定信实,行为一定坚决,这是不问是非黑白而只管自己贯彻言行的浅薄固执的小人的行径呀!可见,孔子是将“言必信,行必果”的行为视为是小人之举而加以否定的。为何如此呢?“要害是其中的两个“必”字,也就是说,这种人以言行自专,一点商量和变通的余地都没有。孔子主张读书人先要明理,思想意识不要偏执、固化,要懂得通权达变的道理。”(参见蒋沛昌《论语今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亚圣孟子更是直接指出:“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上》)。孔子与孟子在论述诚信时一个非常值得注意和玩味的是他们都共同强调了诚信的前提与条件。在他们看来,讲诚信的前提条件,或说最高原则乃是“道”“义”。他们是想告诉人们,如果诺言违背了道义原则或者遵循诺言将导致不道德和有害的后果时,这样的守信是不具有社会积极意义和正面价值的,从而是不应该提倡的。

    符合道义的信是大信,不符合道义的信是小信。我们在现实社会中就是要让人们在道义的统摄下讲诚信,守大信,如此才能培养出更多的君子,如此才能远离危害,如此才能道义大行。在这里不妨举个例子来加以说明。可能许多人都知道网传甚广的《英国儿童十大宣言》,其中第九条是“不保守坏人的秘密”,具体说道:“面对侵害不遵守诺言的权利。告诉儿童,即便他曾发誓不告诉别人,但遇到坏人欺负一定要告诉家长,这些秘密千万不要埋藏在心里。”第十条是“坏人可以骗”,具体说道:“对坏人可以有不讲真话的权利。遇到坏人,可以不讲真话,机智应对,才是好孩子。”可见,这是教育儿童,是否守信,是否说谎,要看具体情况,遵循的原则正是“惟义所在”。这个例子想告诉我们的就是,在讲诚信和不撒谎的时候,实际上始终有个更高的原则在支配着,那就是“道义”,那就是“大信”。

    尽管我们在坚守道义与变通达权的意义上阐述了“守信”的特殊性,但是,对于“信”义所蕴含的具有普遍性的最基本和最核心的那些本质属性,即所有具有道德意味与信仰意义的诚信,于民,于国,于天下,都是不可或缺和必须要奉行的价值理念。这也是“说信”的最大意义之所在。

    徐小跃

    南京图书馆馆长,博士,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首批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暨“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全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法人代表。

 



责编:李宏巧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