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国学玄览  

国学玄览堂: 说仁(上)(下)


http://www.jslib.org.cn   2014-07-16 15:19:00  现代快报2014年6月12日B34版、2014年7月14日B19版  

 

   

    ■编者按

    近年来,国学大热,不仅各所大学纷纷开设国学研究机构及课程,针对孩子的国学启蒙教育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相关教育专家指出,国学之于今日教育的深厚意义,其实并不在于一个孩子读了多少本国学专著、能背诵多少首唐诗宋词,也不在于一个学校开设了多少堂国学课、在国学教育中投入了多少银子,而在于,让一个人,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懂得如何做人。
    为汲取传统国学精华,让国学经典以最合适的形式和面貌出现在广大读者面前,《现代快报》与南京图书馆合作开办了“国学玄览堂”专栏,特邀南京图书馆馆长徐小跃及相关国学专家为我们解读国学,将厚厚的“经史子集”深入浅出地呈现出来,让广大读者尤其是孩子们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成长的营养和智慧,乐观积极地面对学习和生活。

    仁是构成中华传统文化主干的儒家思想的重要范畴,是中国古代竭力主张和推行的一种伦理原则和道德精神。《汉书·艺文志》说儒家是“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仁义礼智信”作为中国古人的伦理纲常长期被中国人所信奉和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离不开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亦当离不开对包括仁义礼智信“五常”在内的儒家思想文化的汲取。
    要给“仁”下个确切的统一的定义,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仁”字古义有多种,此其一;将“仁”作为自己思想的重要范畴的孔子在其著作《论语》中百余次提到它,但并没有一处给“仁”下过完整的定义,此其二;孔子之后,“仁”成为儒家思想的全体大德,各时期的儒家都不断地丰富“仁”的内涵,此其三。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该尽力抓住“仁”的本质内涵,呈现“仁”的主要原则,反映“仁”的重要精神。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就按照上述的三个方面来对“仁”进行一番阐释和说明。
    由东汉许慎编著的中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对“仁”作了以下的解释。“仁,亲也。从人,从二。忎,古文仁从千、心。(左上尸右下二),古文仁或从尸。”而出现在郭店楚简中的“仁”字,又被写成(上身下心),从身从心。综合上述所论,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以下几个重要信息。第一,“仁”的本义是要揭示和强调对“对象”的一种温和慈爱的亲近、亲密、亲切、亲善的道理和情感。这可从“仁,亲也”、“忎,古文从千、心”两处得到证明。第二,“仁”是用来处理“关系”的道理。这又具体表现在以下几重关系之中。其一,人与人的关系;其二,人与自然的关系;其三,身与心的关系。这可从“从人从二”、“从尸从二”、“从身从心”三处得到证明。也就是说,“从人从二”表示的是人与人的关系;“从尸从二”表示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从身从心”表示的是身与心的关系。这里需要对(左上尸右下二)之“尸”作些解释。尸之古字是人躬身肃立之象形,指古代祭祀时代表天子王侯等尊贵死者受祭的活人,这种祭祀所要表达的是阴阳的相通,天人的合一,从而表征人类欲与天地自然相互交流和关照的一种精神。
    我们之所以从“仁”的本义和古义当中通俗地归纳出人与对象的几重关系,目的是让人懂得,其实“仁”所要表示的不仅仅是某一种关系,而是包括了多重关系。如此,可从理论上解决和超越或对“仁”只是作出人与人关系的定位,或对“仁”只是作出纯粹先天自然的定位的偏差。
    应该承认,在儒家的创始人孔子那里,是将“仁”视为建立人与人相互亲爱关系的伦理原则的。它是反映了“从人从二”的仁的定义。对此,清人段玉裁明言:“‘人耦’犹言尔我亲密之词,独则无耦,耦则相亲,故其字从人二。”孔子是通过两句名言表现出他主张的“仁”是关于人与人关系的道理的。第一句是:“樊迟问仁,子曰:爱人。”第二句是:“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爱人”就是爱他人。“己人”就是自己与他人。由此可见,孔子是将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定性为“爱”的关系。如此,也就着重在人与人关系上体现了“仁,亲也”的仁之本义及通义。
    到了孟子那里,“仁”的内涵就有所发展和丰富了。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突出“仁”是人之为人的道德心理和情感基础。孟子说:“仁,人心也。”这是在揭示仁爱是人的本心,是人人皆有的良善本性。此处是体现了“忎,古文仁从千、心”的仁之古义。二是突出“仁”是天的德性以及是赐给人的最尊贵的本质。孟子说:“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仁是天最尊贵的爵位,是人最安逸的住宅。又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有自然爵位,有社会爵位。仁义忠信,不疲倦地好善,这是自然爵位;公卿大夫,这是社会爵位。此处深含有“(左上尸右下二) ,古文仁或从尸”的仁之古义。孟子又以“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的思想较全面地展现出“仁”的多重关系性。
    西汉大儒董仲舒将“仁”定义为“天心”。他说:“仁,天心”。这是将仁爱视为是天的本质属性。这里要引起特别注意的是,董仲舒的这一视天地自然本身具有德性的思想是代表着中华传统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色。中华传统文化还认为,天地自然还会将仁爱等德性赋予给人,从而使人天生秉承着这些德性。“天命之谓性”(《中庸》语),“盖仁也者,天地所以生物之心,而人物之所得以为心者也”(朱熹语),向人们昭示的都是这个道理。
    唐代的韩愈将“仁”定义为“博爱”。他说:“博爱之谓仁”。所谓博爱即是主张对一切对象的“一视同仁”。所以,“仁”发展到这里,显然具有了强调亲爱人类,亲爱自然这一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的深厚意味。而将“仁”的所有“关系”发展到最高阶段的当推宋明理学。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身与心的关系又在张载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程颢的“仁者浑然与物同体”,王阳明的“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等的命题而得到完整体现。
    由此可见,“仁”的思想始终要表征的是“关系”以及关系之间的合和、温和、亲爱的美德和精神。从主体对客体而言,“仁”就是要求“爱亲”、“爱人”、“爱物”,此乃孟子“亲亲、仁民、爱物”是也。从主体与客体相合而言,“仁”就是要达到“合己人”、“合天人”、“合身心”、“合物我”的境界,此乃程颢“仁者浑然与物同体”是也。
    仁是亲,仁是爱,但如何实施这种亲爱呢?以及仁爱思想要体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精神呢?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必须要对孔子“忠恕之道”进行具体地论述。
    “仁”表现的是一种“心”,一种“情”;这一“心”被称为“爱心”,这一“情”被称为“亲情”。没有“心”就无所谓“仁”,没有“情”也无所谓“仁”。“仁者,亲也”此之谓也。亲爱之心、之情乃是“仁”的基础,但此心此情当要具体通过特定的精神和意识表现出来。而最能表现“仁”的这一精神和意识的当推儒家的创始人孔子的仁道思想。
    尽管孔子思想体系的最高范畴是什么的问题长期存在争论,但何为孔子贯彻始终的中心思想则是非常清楚的。因为这一中心思想为孔子本人所认定和坚持。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道”呢?这个问题由孔子的弟子作出了明确回答。曾子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也就是说,孔子贯彻始终的中心思想就是“忠恕”两个字,简称“忠恕之道”。
    何为“忠道”?何为“恕道”?遍读《论语》,可以发现,孔子不曾对“忠道”作出过定义,但却对“恕道”作出过定义。孔子在回答弟子子贡向他求教“有哪一种德行可以一生奉行的?”问题时,明确给“恕道”下了定义。《论语·卫灵公》这样记载道:“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关于何为“忠恕之道”的问题,孔子的弟子曾子给出了答案。他认为孔子所说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即是“忠道”;孔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是“恕道”。而我们又知道,“忠道”与“恕道”的内容又是孔子在解释什么是“仁”时给出的答案。孔子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论语·雍也》)“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至此,我们就将“忠恕之道”与“仁道”内在的逻辑关系理清了。简单地说,孔子的仁道思想涵盖着忠道和恕道两方面内容。我曾就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形象的解释:孔子给人们指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起名为“仁道”。而这条大道又分两股道,分别起名为“忠道”和“恕道”。
    孔子“仁道”的精神实质是“爱”。《论语·颜渊》记载:“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那么,如何体现“爱”呢?而“忠恕”二道正是为了具体回答和解决这一问题而被提出的。
    忠道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意思是说,自己要站得住,同时也使别人站得住;自己要事事行得通,同时也使别人事事行得通。通俗地说,你要立,他人也要立;你要达,他人也要达。你有这个心,他人也有这个心。所以,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中,要始终做到“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由己推人”。从“忠道”的这些要求中,我们可以概括出“爱”的精神和情怀,那就是“奉献和给予”,而当实施了“奉献和给予”,亦就充分体现了对他人的“尊重”。简言之,由“忠道”显示的爱的精神和情怀就是奉献、给予和尊重。
    恕道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意思是说,自己所不想要的,就不要强加给他人。可见,“忠道”在申论的是正面的和积极的东西。你要,他人也要。所以当你“立”了和“达”了,你就要想着帮助他人实现“立”和“达”。然而,“恕道”在申论的则是反面的和消极的东西。你不要的,就不要强加给别人。所以你要“废”的和“弃”的,就不要强加给他人。“恕道”正是通过这一意义上的“不给予”来表达对他人的“尊重”意识。由此可见,“忠道”要求的是给他人带去快乐,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恕道”要求的是不给他人带去痛苦,从而体现出“仁爱”之意。
    为了更好地理解孔子的这一“恕道”思想,我再引两段《中庸》的话来加深大家的印象。《中庸》说:“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诸人”,“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意思是说,我不愿别人轻视我、欺骗我,那么,我也不要轻视别人、欺骗别人。我们厌恶上司不尊重我们,那么我们就不要不尊重我们的下属。我们厌恶下属不忠诚于我们,那么我们就不要不忠诚于我们的上司。这里申论和凸显的是“将心比心,感同身受”的意识。但在现实中,我们可能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你的上司对你特别霸道,颐指气使,你特别厌恶上司的这种行径。然而,当你面对你的下属的时候,你可能变本加厉地对他们采取霸道和颐指气使的行径。如此就说明你缺乏“恕道”精神了,也表明你没有了“仁爱”精神。
    如果我们再去挖掘“恕道”思想的话,应该还有另外一层深义。那就是,“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不要强求别人与你保持一致,也去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人和事。”这里蕴含着这样一个道理,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恶,都有自己的立场,能够充分承认、理解和尊重他人与你自己的不一样,给他人以“独立”和“自由”的选择空间。如果将这种意识用一个概念给予概括的话,那就是“宽容”。由此可见,宽容之心就成为“恕道”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了。与此相关,所谓的“仁爱”当包括“宽容”的精神和情怀。
    概而言之,孔子的“仁”表现在“爱人”,“爱人”则通过“忠道”所彰显的“奉献”、“给予”和“尊重”意识与“恕道”所彰显的“尊重”和“宽容”意识呈现出来。换句话说,奉献、给予、尊重以及宽容是仁爱精神和情怀的具体表现。
    综上所述,“仁”是处理人与对象之间关系的一个范畴,它强调的是有爱之心、有亲之情。而“此心此情”则具体通过“给予”与“奉献”、“尊重”与“宽容”表现出来。这就是仁道,这就是仁爱;这就是人文的精神,这就是文明的方向。
    中华传统文化正是在对这种精神和方向的追求中,实现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以及人与自身的和谐与平衡。所以说,仁爱是中华传统文化最广泛、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有了她,中华民族才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民族。


    徐小跃
  (首批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暨“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南京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法人代表)
 

 

 

 



责编:李宏巧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