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国际汉学  

韩南教授的学术遗产


http://www.jslib.org.cn   2014-05-21 16:16:00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 季进  

 

    4月27日,从微信朋友圈上惊悉著名汉学家韩南(Patrick Hanan,1927-2014)教授去世,一时间不敢相信。去年下半年,听说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身体也时好时,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一个温柔敦厚的谦谦君子,就这样走了,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学术遗产,也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2004年,李欧梵老邀请我到哈佛大学访学,我得以亲炙韩南教授,聆听教诲,此情此景,还历历如在眼前。当时,李欧梵老师给研究生了一门“晚清文学与文化”的 seminar,特别请已经退休的韩南教授前来助阵。韩南教授早已是名满天下的大牌教授,可是每周二下午的seminar,他总是提前十分钟走进教室,手上还夹着几本晚清小说或相关资料。有的学生报告不免单调,我都止不住有些犯,可是韩南却总是全神贯注,认真听着学生的发言。他几乎不多说话,每次学生论之后,他轻言细语所作的评点,却一语中的,切中肯綮,而且旁征博引,让人大眼界。那时李老师每隔一两个星期,就会跟韩南聚会一次,共进午餐,我时常有机会叨陪末座,听着两位老师纵论汉学界的各种话题,看似漫无边际的闲聊,却见出高手论剑的火花四溅。后来回国后我开始从事海外汉学研究,与不无关系。韩南是哈佛大学的名教授,可是与他的交往却丝毫感觉不到什么架子,他永远都是那么谦逊,低调,从来都是面带微笑倾听你的意见,然后再提出他的意见,不意间就因隐示深,由简致远。他是一个温和的人,也是一个温暖的人,是颇中国古风的温柔敦厚的谦谦君子。

  韩南对中国文学可谓情有独钟,把一生都献给了中国文学的翻译与研究。他在伦敦大学攻读英国中古文学博士学位期间接触到一些中国文学的英译本,毅放弃已有的积累和研究,从头学习中国文学,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他先后出版了《中国的短篇小说:关于年代、作者和撰述问题的研究》(The Chinese Short Story:Studies in Dating,Authorship,and Composition,1973)、《创造李渔》(The Invention of Li Yu1988)、《中国近代小说的兴起》(2004)、《19-20世纪早期的小说》(Chinese Fiction of the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ies,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04)、《韩南中国小说论集》(2008)等著作。韩南在美国汉学界的影响力毋庸置疑,是公认的中国文学研究的领军人物。对于大陆学界来说,韩从来没有成为什么“热点”,但一如其为人的谦逊、温和,他贯通中西的学术视野、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扎实可征又匠心独具的学术论点,对国内相关研究领域的影响也是细雨润物而持之久远的。这种影响是我十分关注和重视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一个完全成长于西方文化背景和理论资源之中的外国学者的研究,是怎样改变和拓展了本土中国文学研究的界限,为海外中国文学研竖立了一个界碑。

  一些学者不无偏见地认为,海外学者擅长理论,却疏于考证,只会用一些西方理论套用文本,却没有中国传统的考评功夫。可是,韩南著名的论文《〈金瓶梅〉探源》却显示了超凡的考证功夫。他通过检索《金瓶梅》成书时代以数量庞大的文学材料,考证了《金瓶梅》中某些故事情节的来源,从《水浒》和早期白话小说到《宋史》再到戏曲、清唱、说唱文学,涉及体裁极为广泛,但处处言之有据,考辩精详,洞幽烛微,至今仍为研究《金瓶梅》不可绕过的名篇。在《中国的短篇小说》一书中还提出了“风格标志断代”的理论,认为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与其依赖那些明显不可靠的旁证,不如从小说风格上求诸一种理性的判断,这样的结论如果不说比传统的方法更进一步,至少也提出了一种研究的可能性。韩南还借助于叙事学理论,从“说话者层次”“焦点层次”、“谈话型式层次”、“风格层次”、“意义层次”、“语音层次”等层次,来讨论了中国古代话本小说的历史,更新了话本小说研究的范式。1990年代以来,韩南的研究方向转向晚清小说研究,以“小说家技巧的创造性”、“西方人对中国小说的介入”以及“写情小说”三大主题,重构了晚清小说的地图,也揭示了现代小说兴起的两种动力因素———传统变革和外来影响,甚至引发了海外汉学界关于晚清文学研究热潮。

    最后,我还必须提到韩南在中国古典小说翻译上的贡献。尽管这些翻译对于大陆学界影响有限,但这些小说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介绍却意义重大。韩南对所译文本有着深厚的研究,因而下笔时带有周密的学术思考,揣称工切,词妥义畅,在中国古代小说英译方面可谓无人可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包括《肉蒲团》(The Carnal Prayer Mat,1990)、《无声戏》 选本(Silent Operas,1990)、《恨海:世纪之交的中国言情小说》(The Sea of Regret:The Turn of the Century Chinese Romantic Novels,1995)、《十二楼》 选本(Tower for the Summer Heat1998)、黄金祟》(The Money Demon,1999)、《蜃楼志》(Mirage,2014)等在内的中国古代小说,甚至在中国本土都往往无人重视,读者寥寥,而韩南却别具只眼,将其翻译介绍到英语世界。人们往往都说,翻译即是背叛,可是对于韩南翻译的这些中国小,更多的却是拯救,是韩南重新赋予了这些旧小说以新的生命,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未来英语世界的读者对中国文学的认知,其意义显然不可轻视。

 

 



责编:朱彦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