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 国际汉学  

中国还欠缺代表自己的声音


http://www.jslib.org.cn   2014-05-14 10:24:00  来源:南方周末  

 

    马尔克斯的书我都读过,也看过不少关于他的报道,但我没有专门研究他的作品。正如很多人都看到的,马尔克斯对很多中国作家产生了影响,比如莫言、韩少功。韩少功是个很好的小说家,我很重视他的中短篇小说,他的这些作品,避免了长篇小说所带来的困难。受马尔克斯的影响,韩少功写出了《女女女》和《爸爸爸》这两篇实验作品,他没有模仿,他消化了,他在马尔克斯的基础上创造了完全新的中国式的作品。莫言也受到马尔克斯的影响,我从中国学者那里看到报道说,莫言的《红高粱》中有不少页完全是从《百年孤独》“模仿”的。马尔克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和末期对中国的影响最大、最深,从我个人来看,八十年代的余华、莫言代表着文学的先锋派,他们的文学水平是当时最进步的。前面我所说的是八十年代的莫言、余华,到了九十年代,他们的风格、写作方式都改变了,都向中国传统学习,很少向拉丁美洲学习了。

  中国除了马尔克斯等少数几个拉丁美洲作家以外,对拉美后来的文学译介不是很充分。在这个方面,可以说,德国两百多年翻译的历史,都是由当时最好的作家来翻译介绍国外同行的作品,德国从1950年代开始翻译拉美的文学,很多拉美作家、诗人在德国有很大的市场。

  马尔克斯代表了拉丁美洲的声音,《百年孤独》中传达了拉丁美洲的苦难。现在很多现代派的作品很少老百姓看,而马尔克斯的作品很多拉美的老百姓都读,这是很了不起的,因此它代表了老百姓的心声。

  有人说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在中国找到了故乡。其实,不仅在中国,在德国也一样,它在其他地方也一样找到“故乡”。

  马尔克斯对欧洲和其他西方国家作家的影响我不好准确地判断,但我知道很多德国作家很佩服他的幻想、语言、思想,对他想出的了不起的故事吃了一惊,但因为这种影响太大太深,德国作家不敢学习,怕在跟随中失去了自己。比如在中国,女作家残雪被称为“中国的卡夫卡”,她就学卡夫卡写作。我18岁开始写作,读了卡夫卡的全部的书,读完之后,我一辈子不再看卡夫卡了,我怕跟随他,变成了“德国的卡夫卡”。对马尔克斯也这样,也因为他影响太大了,其他德国作家一辈子不看,不学。马尔克斯去世后,我看到德国最大的报纸的标题:所有的钟表应该停止。意思是说,马尔克斯表示一种阶段,这个阶段结束了,但新的阶段是什么还不清楚。

  无论如何,马尔克斯所传达的苦难,代表着所有人类内心的声音。这种代表自己的声音,拉丁美洲有,德国有,美国有。中国应该有这个方面的声音,但好像还没有。这种声音按我的看法,应该是作家个人的、独立的、代表老百姓的声音。比如君特·格拉斯和哈贝马斯,一个作家应该是独立的,但这两个德国作家和哲学家都为社会民主党的口号做宣传,我就受不了。

  如果说代表个人的作家,除了余华,还加上阎连科。余华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系列散文是第一流的,有幽默感和讽刺感。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就代表了中国的声音。

 

   



责编:朱彦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