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怎样学写古诗词——属对三要


http://www.jslib.org.cn   2019-03-11 15:45:00  来源:2019年02月13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徐晋如  

 

  初学者学属对,一定要从古人或近代名家的对句中选择一句,以对另一句,不要自己或让同学友随意出上对。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拿自己对的和古人的原对作比照,这就较易于学习古人,不止于训练了属对的技巧,更可以感受名家、大家的艺术气息。我所指导的深大国诗社,社员多是深圳大学的在校生,每天晚上八点,由一人出对,出对者和其他同学一起属对,要求就是从古人的对句中摘出上句,来对下句。这些学诗的同学经过一段时间的属对训练后,都能写出合格的诗作,掌握对句的平仄更不在话下。略摘数联,以见一斑:“老归大泽菰蒲尽,病入新年岁月流。”(鲁迅原对:梦堕青云齿发寒。)“巧啭岂能无本意,芳心只是袅晴丝。”(李商隐原对:良辰未必有佳期。)“禅悦新耽如有会,词心偶接便销魂。”(朱孝臧原对:酒悲突起总无名。)“不信有天常似醉,曾经多梦亦逢秋。”(陈子龙原对:最怜无地可埋忧。)“急缚何人撄怒虎,安禅至夜战狂龙。”(查慎行原对:丛祠有鬼托妖狐。)“寻梦客迷蝴蝶洞,惜花春老杜鹃山。”(丘逢甲原对:看山秋上老龙船。)“浮云不负青春色,断岸遥传白芷香。”(杜甫原对:细雨何孤白帝城。)

  深大国诗社的对子多选七言,相对较难,初学者宜先从五言的对句开始练起。且五言精炼,又多是工对,能让学诗者打好语言基础。在练习了一两百副五言的对子后,再进行七言的训练会更有成效。古人云成如容易却艰辛,须知天下决没有不付出努力就能成功的事业。

  需要注意的是,在训练对对子时,不能机械重复自己的语言习惯,而应先之以识见,要知道该朝哪一方面努力。

  首先,应避免照字面硬对,要能注意到上下联的照应,要让上下联合在一起,能形成完整的画面。如上联“月痕在水鱼吹沫”(陈三立原对:钟籁摇山鹤警眠。),有人对“潘鬓盈头客断肠”“心事随风叶走波”“酒肆堆香客弃家”“犀角燃灯龙出鳞”,这些对句在字面上都很工整,但上下联不能浑融一气,不能组为完整的画面,都不太成功。而像“云影浮天雁叫霜”“松籁生秋啸入云”“星汉横天笛倚楼”“梅蕊先春气入怀”“日脚沉山雁负红”,就都是比较好的对句了。诗中的对,大多属于宽对,不必过求工整,因此不一定要同类相对,只要做到虚字对虚字,实字对实字就可以了。

  其次,要注意对对子不是找反义词,不需要每个字意思都相反,更不要时间对时间,空间对空间,应该考虑的是上下联意象之间的对比。比如有一副对子是“小楼容我静,大地任人忙”,小楼对大地,不能说不工,但对得太呆板了,如将“大地”改为“一世”,表空间的“小楼”对表时间的“一世”,意蕴更加绵长。

  意象上的对比,有“一多”相对,如:“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出门流水注,回首白云多”“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有“时空”交错,如:“梅花万里外,雪片一冬深”“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逐客虽皆万里去,悲君已是十年流”“雪岭独看西日落,剑门犹阻北人来”;有“虚实”相生,如:“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神仙才有数,流落意无穷”“行李须相问,穷愁岂有宽”“可怜怀抱向人尽,欲问平安无使来”……古人所讲的虚字实字,在一定的语意条件下,可以转化,故“飞腾”本皆虚字,而喻指飞黄腾达的状态,就变“实”了,因此可与“四十”对,“流落”本皆虚字,但在句中是流落无依之状态,也就“实化”了,故与“神仙”能对仗。“行李”对“穷愁”、“怀抱”对“平安”也是同样的情况。

  掌握这些技巧,不止对属对大有裨益,更有助于写出有诗意的诗词作品。

  第三,属对有言对与事对之别,言对只要求意思、字面的相对,而事对却要求上下联的用典引事也能做到工切,这就对学诗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用典使事又是作诗词所必备的技能,必须熟练掌握。由于中小学语文课本中所选的诗词,多是通俗易晓富于画面感的名篇,这就给社会上大多数人一种错觉,以为全部的古典诗词都是这样的风格。其实不然。历史上大多数的诗词都是用了典的,不用典平白如话的诗词反而是少数派。

  用典的好处一是让字数有限的诗句,能承载更深的意思,能带给读者更多的联想,二是让语言更加古雅,更有诗味。对句中如果一句用了典,另一句一般也得用事,对句要求铢两悉称,用典使事也必求平衡。比如李商隐的名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出自他的《无题》诗: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一般认为,“心有灵犀一点通”用的是《汉书·西域列传》颜师古注:“通犀,中央色白,通两头。”但“点”字无着落,更未见有学者求得凤翼之典实。我们知道,“一点”是来对“双飞”的,“点”必定与“飞”一样,也是虚字,而非像“一点两点千万点”的“点”那样是实字。《异苑》载,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怪状,或乘马车著赤衣帻。其夜,梦人谓曰:‘与君幽明道隔,何意相照耶?’峤甚恶之,未几卒”。李商隐用的就是这个典故,“点”在这里是“点燃”之意。“身无彩凤双飞翼”更非泛泛之语,而是由实物而发生的联想。在唐代有一种游戏叫“凤翼”,李商隐由这一游戏,而联想及彼此不如彩凤,生有双飞之翼,又由桌案上的犀角骰子,想到只要心中有灵犀,一旦点燃,就能照通幽明。以下一联,说的是“藏钩”“射覆”的游戏,扣得极紧。可知古人用典下字,无一虚应。

  不明典故,不但写不好诗词,也无法正确理解诗词。从事古文献、古代文学研究的学者,如果能熟记常用典故,更可通过用典来辨析版本、校讹补阙。比如乾隆三十五年梁釪重刻《莲香集》,卷四张乔《乔仙遗稿》,有一首五律《马》:

  支公宜畜马,武子更能骑。骨换黄金重,声遒紫塞悲。香泥沾锦帐,花路积胭脂。暂可苏堤下,春游系柳丝。

  只要知道马惜障泥的典故,就会发现“香泥沾锦帐”的“帐”是讹字,正确的字是“障”:

  王武子善解马性。尝乘一马,著连钱障泥。前有水,终日不肯渡。王云:“此必是惜障泥。”使人解去,便径渡。(《世说新语.术解》)

  障泥是马身的饰品,垂于马腹两侧,用以遮挡尘土。苏轼词《西江月》有云:“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也是暗用了这个典故。

  又如贵州铜仁有一徐氏古村,村里存有一残缺的古联:“囗观秘书求有得,囗华精理契无言”,谓是乾隆中名士汪镛书赠其祖徐乐源之作。前阙二字,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烧毁,无人能补。我最初想的是“虎观秘书求有得,龙华精理契无言”,虎观,指东汉时著名的白虎观,乃当时朝廷修缮儒学之所;龙华,则是佛教之典,说弥勒菩萨于龙华树下三次说法,终于成道。但龙华与“无言”之旨不相扣合。后来想到,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东观秘书求有得,南华精理契无言”,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东观是东汉的国家图书馆,扣住“秘书”;南华指《南华经》,亦即《庄子》,庄子认为要“得意忘言”,补成“南华”,才与“精理契无言”妙契无间。

  《文心雕龙》里说:“言对为易,事对为难。”属对而求得字面的工整是很容易的,难的是要照顾到上下联的用典使事。如何才能做好“事对”呢?古代童蒙教材中就会涉及大量典故,清代以来《声律启蒙》《龙文鞭影》都是很好的入门书,今天学诗当然也应该熟悉这两部书。而一些基本的国学经典,如《四书》《庄子》《史记》《汉书》《世说新语》更须过目。平时读古人诗,一定要读一些经典的笺注本,比如仇兆鳌的《杜诗详注》、王琦的《李太白诗集注》、赵殿成的《王右丞集笺注》、朱鹤龄的《李义山诗集注》等。还要善于利用工具书。古人为了便利诗文创作,编撰了大量的类书,把一切典籍上的知识,分门别类,以供著文作诗时采择。唐宋时的类书有名的如《初学记》《艺文类聚》《册府元龟》《太平御览》等,清代以来,最常用的类书是《渊鉴类函》和《骈字类编》,平时在属对及作诗填词时,多多翻阅类书,对提升创作水平极有神效。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