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板桥心中的“三君子”


http://www.jslib.org.cn   2018-03-16 10:04:00  来源:2018年03月16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牟钟鉴  

 

  人称板桥有三绝,曰画、曰诗、曰书,而画中以竹兰石三君子为主体,其他如菊、梅等只是偶有涉笔而已。在三君子之中,竹为第一,其次兰,再次石,竹是板桥最喜爱和画作最多的君子形象。

  先说竹。

  竹易于在庭院栽培成林,造就幽雅的起居小环境,且挺拔有节,与人的气节相合,又枝叶丰茂,与风声雨声交响,皆足以引起诗人的联想和情趣。板桥喜种竹赏竹,画竹颇多,题画亦多。在《郑板桥集.补遗》所收题画中,有题画竹六十九则,题画兰二十一则,题兰竹石二十七则。在诸多题画竹诗中,他给予竹君子以多重品格。

  一是清和。题诗曰:“晨起江边看竹枝,一团清翠影离离。牡丹芍药夸颜色,我亦清和得意时。”他在对比中指出,牡丹、芍药以花朵颜色艳丽而优胜,竹枝却以清和而绝佳,清和是一种洞明、安祥、高雅、温和的品格,说明君子有涵养,不与他者夸耀鲜亮的外表。我国当代学者辜鸿铭在《中国人的精神》一文中说:“典型的中国人给诸位留下的总体印象是温良”,“这种温良乃是同情与智能这两样东西相结合的产物。”另一位大学者梁漱溟在《以道德代宗教》一文中说:孔子儒家“礼乐设施之眼目,盖在清明安和四字。”他认为与之相违背的有二:“一是愚蔽偏执之情;一是强暴冲动之气。”辜、梁二位当代思想家与郑板桥题画竹所说“清和”如出一辙,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清明安和,或简化为清和,乃是中华民族可贵的性格特征,它在清和中包含着正直刚毅,如《易传》所说“刚健中正”,如老子《道德经》所说“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也就是不卑不亢、海纳百川,这种中国精神需要我们发扬光大。

  二是无畏。题诗曰:“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惟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斗一千场。”又有题词“风雨不能摇,雪霜颇能涉。”当狂风暴雨来临,合抱大树也会刮倒,竹林虽然不断摇晃,但根底相连,狂暴过后依然一片翠绿,这就是君子的定力。面对多灾多难的人生,君子必须坚强无畏。

  三是出新。题诗曰:“无多竹叶没多山,自有清风在此间。好待来年新笋发,满林清绿翠云湾。”竹的衍生能力极强,竹少的山林没过几年便不断生出新笋,长成竹林,把山岚打扮得一片翠绿。君子要能不断推陈出新,才会使事业具有长久发展的生命动力。

  四曰结伴。竹的最佳伴侣是石。题诗曰:“竹称为君,石呼为丈。锡以嘉名,千秋无让。空山结盟,介节贞朗。五色为奇,一青足仰。”题诗曰:“竹君子,石大人。千岁友,四时春。”竹石结合便坚韧无比,正像有为君子得到国家柱石之臣的支持,便能成就宏大事业。

  竹若与石与兰结为三友,更能增君子风采。题诗曰:“竹干叶皆青翠,兰花叶亦然,色相似也;兰有幽芳,竹有劲节,德相似也;竹历寒暑而不凋,兰发四时而有蕊,寿相似也。”题诗:“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满堂君子之人,四时清风拂拂。”

  五曰超越。孔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君子立志向上,不断超越现状;小人只图眼前,品性下滑。郑板桥题词曰:“画根竹枝揷块石,石比竹枝高一尺。虽然一尺让他高,来年看我掀天力。”石的特性是坚固恒常,竹的特性是不断拔节生长,也许当初矮小,很快便超出石的高度,指向蓝天。又有一幅《墨竹斗方》,收藏于烟台地区文管组,画有一短枝墨竹,题词是:“一尺竹含千尺势,老夫胸次有灵奇。”所画竹叶青翠舒展,题词笔力雄健洒脱。自云所画墨竹虽只有一尺,却包含着千尺的长势,表达作者胸怀远大,不断迈向更高更新的境界。中国学术界一度讲“超越”成热门话题,说西方宗教和哲学是外超越,中国宗教和哲学是内超越。孔子讲“志于道”“吾道一以贯之”“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他说的道是内在于人类社会的共同生活规则,即曾子说的“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老子的道既是天地万物之源,又“道法自然”“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道就在万物之中。道教则讲“积善成仙”“功德成神”。中国佛教禅宗讲人只要明心见性便可成佛,不需要到西天去寻找乐土。儒道佛三教都是内超越。“超越”二字最早见于金元之际全真道重阳祖师的诗:“色财丛里寻超越,酒肉林中觅举升”,强调内心境界的提升。当代哲学家冯友兰先生讲人生四境界: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一境更比一境高,其道德与天地境界与板桥所说“胸次有灵奇”正相契合。

  次说兰。

  兰花幽香,喜在幽谷生存,比喻君子爱人,能给人以正气和温暖,却又能远离尘世喧嚣,深为板桥喜爱,作画题词仅次于石。他赋予兰的品格是多重的。

  一曰素淡。板桥题画《兰》,有曰:“此是幽贞一种花,不求闻达只烟霞。采樵或恐通来径,更写高山一片遮。”“兰花本是山中草,还向山中种此花;尘世纷纷置盆盎,不如留与伴烟霞。”另一首题画谓兰有“红心与素心”,既给人送香,又不要回报。板桥不喜盆栽兰花,温室花朵经不起风雨。

  二曰容棘。画兰与荆棘相伴,比喻君子善借实力以共存,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板桥《丛兰棘刺图》题词曰:“东坡画兰,长带荆棘,见君子能容小人也。吾谓荆棘不当尽以小人目之,如国之爪牙,王之虎臣,自不可废。”兰花“若得荆棘为之护撼,其害斯远矣。”

  三曰扬长。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板桥画兰较多兰叶而无兰之花朵。其题画词有曰:“写来兰叶并无花,写出花枝没叶遮。我辈何能购全局,也须合拢作生涯。”兰叶长青茂盛,不怕霜雪,而兰之花却形小而易凋谢,所以板桥画兰突显其叶之生命力,以此比喻君子不掩盖自己不足,而能扬长避短。

  三曰喜友。板桥作画,常常是兰竹共画,或兰竹石共画,这里只说兰竹为友。其题画诗曰:“高山峻壁见芝兰,竹影遮斜几片寒。便以乾坤为巨室,老夫高枕卧其间。”在峭壁上有兰与竹结伴为生,寄托了作者以天地为家的情怀。

  三说石。

  石性坚硬又形态各异,虽不如兰竹之秀美,却另有一番奇特的丑美,板桥画石寄寓君子品格不当以貌取人,而应于丑陋之外形背后见其内在美质。石的君子品行如下。

  一曰丑美。其题画诗《石》曰:“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绉、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东坡又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出。彼元章但知好之为好,而不知陋劣之中有至好也。东坡胸次,其造化之炉冶乎!燮画此石,丑石也;丑而雄,丑而秀。”板桥讴歌石之内在美以成就外在丑美,当属此诗最为有力。

  二曰挺脊。板桥《柱石图》曰:“谁与荒斋伴寂寥,一枝柱石上云霄。挺然直是陶元亮,五斗何能折我腰?”陶元亮即是陶渊明,不为五斗米官俸折腰,回家过田园生活,写下《归去来辞》和《桃花源记》,名传千古。

  三曰持久。在板桥题画诗《石》中有句曰:“顽然一块石,卧此苔阶碧;雨露亦不知,霜雪亦不识。园林几盛衰,花树几更易;但问石先生,先生俱记得。”君子要像顽石那样恒持守道,终生不变其志,经得起风吹浪打,笑对人间沧桑巨变。

  四说兰竹石三友。

  板桥视兰竹石为君子三友,相互扶持,共成君子完美品格。其题画《兰竹石》曰:“介于石,臭如兰,坚多节,皆《易》之理也,君子以之。”《周易》乃中华文化之源,板桥熟读六经,故运用《易》理成其君子三友之论。《易传》乾卦象传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文言讲“元亨利贞”为君子四德,讲“刚健中正”,坤卦象传讲“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文言讲“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系辞》讲“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说卦》讲“震为雷”“为苍筤竹”。板桥赋予兰竹石的君子之德,概取于《周易》,如题画中“介于石”“臭如兰”直引《系辞》,而“坚多节”是活引《系辞》“刚健中正”和《说卦》“为苍筤竹。”兰竹石代表了中华民族三大精神:即温和、有节、坚强,缺一不可。他给李复堂《题三友图》说“板桥学写风来竹,图成三友祝何翁”,迳直称兰竹石为“三友”,希望君子群体能形成并壮大,而这正是社会道德良风健行的重要支撑。今日中国的道德建设,在各领域各行业造就君子群英是其中心工程,借鉴板桥三友之论有益于加快这桩伟大事业。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