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转基因技术与道家哲学


http://www.jslib.org.cn   2017-11-29 09:47:00  来源:2017年11月22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洪朝宗   

 

  分子生物学领域的怪影——转基因技术正在向人类生活的各方面渗透,转基因大豆、转基因大米、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水果、转基因棉花、转基因肉类等纷纷出现在某些国家的市场上。

  转基因食品出现后在全球引发无尽的争议,既出现过狂热的追捧者,也遭到一些科学家的质疑和批评,受到一些国家政府与民众的坚决抵制。面对转基因技术引发的争议与困惑,人类迫切需要寻求哲学思想武器的指导。本文试图从老子道家生态哲学角度谈谈对转基因技术的看法。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二十五章)就是说,人要效法地,地要效法天,天要效法道,道要效法自然。概括地说就是人,地,天都要尊重效法道的自然状态。“自然”是指事物的本来状态。人类怎样做才是效法道的自然状态呢?老子曰:“道生之,德富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老子第五十一章)就是说,“道”生成万物,“德”养育万物,用不同的形态区别万物,在各种环境成就万物。因此万物没有不尊崇“道”而重视“德”的。“道”所以受尊崇,“德”所以被重视,就在于它们能“夫莫之命而常自然”。即对万物不横加干涉,从来都让万物自然生长。老子又曰:“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老子第六十四章)就是说圣人要意欲别人所不喜欢的,不看重稀罕的财物;学习别人所不愿学的,纠正众人的过错。用上述原则去辅助万物自然发展,不敢轻率妄为。

  以上说教反映出老子的尊重万物自然生长,对万物不干涉、不妄为的“无为”思想,是一种伟大的生态智慧,也是老子生态哲学的核心内容。世界上的转基因技术恰恰有悖于老子的生态哲学。为了明辨是非,有助于对问题的理解,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基因和转基因。

  基因是指“存在于细胞内有自然繁殖能力的遗传单位。基因一词首先由约翰逊所提出用来指孟德尔在豌豆实验中所发现的遗传因子。摩尔根和他的学生在果蝇研究中发现各个基因以一定的线性次序排列在染色体上,从而建立了遗传的染色体学说。一个基因是核酸或核蛋白的一个微小片段。基因的主要功能是编码蛋白质,也就是说决定特定蛋白质的一级结构。生物的一切性状几乎都是许多基因以及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的结果。基因首先在真核生物中发现,而真核生物的染色体都在细胞核中,所以基因是核基因或染色体基因的同义词”(引自《辞海》)

  “转基因技术的理论基础来源于进化论衍生出来的分子生物学。基因片段的来源可以是提取特定生物体基因组中所需要的目的基因,也可以是人工合成指定序列的DNA片段。DNA片段被转入特定生物中,与其本身的基因组进行重组,再从重组体中进行数代的人工选育,从而获得具有稳定表现特定的遗传性状的个体。该技术可以使重组生物增加人们所期望的新性状,培育出新品种。”(经“科普中国”百科科学词条编写与应用工作项目审核)

  生物的基因是生物长期进化过程中自然形成的遗传因子,基因与作物的周边环境又是相互联系作用的。将“目的基因”或人工合成的DNA片段转入特定生物体中,与其本身的基因组进行重组,是对作物的自然生长横加干涉,这种偷天换日的做法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改变了作物的本质属性与自然属性,有悖于老子“莫之命而常自然”,“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的教诲。不符合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生态哲学理论。人工合成的DNA是自然界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将人工合成的DNA片段转入特定的生物体中尤为荒唐,此举无疑是在培养“科学”的怪物。

  老子名李耳,楚国苦县(今河南鹿邑)人。是我国春秋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派创始人。道家哲学具有穿越时空的恒久价值,当代前沿科学不断传来老子哲学的优美回音,证明道家哲学的伟大智慧。美国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弗·卡普拉称赞老庄的“道”观念是一个“非凡的智慧”,指出:“在伟大的精神传统中,在我看来,道家提供了最深刻并且最完善的生态智慧”。

  回顾世界历史,人类违反“道法自然”,对万物横加干涉所酿成的苦果值得我们永远记取。恩格斯对此曾有过精辟论述。他说:“当西班牙的种植园主在古巴焚烧山坡上的森林,认为木灰作为能获得最高利润的咖啡树的肥料足够用一个世纪时,他们怎么会关心到,以后热带的大雨会冲掉毫无掩护的沃土而只留下赤裸裸的岩石呢?在今天的生产方式中,对自然和社会,主要只注意到最初的最显著的结果,然后人们又感到惊奇的是:为达到上述结果而采取的行为所产生的比较远的影响,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在大多数情形下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引自恩格斯《自然辨证法》)

  恩格斯瞻前思后的深邃目光与科学的思维方式值得我们认真学习。转基因技术的主观目的固然是要使重组生物增加人们所期望的新性状,如增加抗虫害,抗除草剂的能力,以提高作物的产量。不过它的客观效果则远远超出了人们的主观愿望,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如转基因作物可能对其周边的动植物,对人类,对土壤,对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产生多种不利影响,产生牵一发而动全局的连锁反应。人类会承受恩格斯所忧虑的那种完全相反的远期影响。在人类发展史上福祉与灾祸,文明与毁灭在一定条件下是可能相互转化的。

  人们更容易关注到的当然是转基因作物的近期影响:虫子不吃转基因农作物;动物食用后出现种种异常,如人们发现老鼠食用后种群的个子变小,生育能力减弱等等。动物的嗅觉往往是很敏锐的。大地震到来之前,当人类尚处梦境时,猫狗早已躁动不安,仿佛是向人类预报一场灾难的到来。动物对转基因作物的异常反应,照理应引起人类的高度警觉。以往医学上的疫苗试验,医生们总是先拿动物做试验,动物注射后证明安全再给人类使用。这种先动物后人类的逻辑顺序不能颠倒过来。

  转基因食物对人类产生的不良影响也不断被揭示出来:“近年来,已有许多严肃的科学家经过大量试验证明转基因食品与肿瘤、不孕不育、胚胎异常等数十种疾病的高度相关性......早在2000年,全球828位科学家就向各国政府紧急呼吁,叫停转基因。”(引自彭光谦《八问主粮转基因化》)当代科学家的这些有益试验与结论不仅是对转基因食品技术的批评,也是对老子生态智慧的又一次有力验证。

  若干年前,我国有几位“科学家”建议政府大力推广转基因农作物,以为否则中国的农业会落后于世界。这种只顾作物产量,无视民众舌尖上安全的观点,既不道德,也是一种杞人忧天。老子曰:“无为而无不为”,就是说只要我们不妄为,就不会无所作为。我们遵循道法自然原则,按自然规律办事,中国的农业岂有落后之理。日本当代著名哲学家、农学家福冈正信依据老子的“道法自然”和“无为”思想提出“自然农法”的设想,数十年的农业实践使他的伟大构想结出丰硕的果实。他所经营的农田亩产量达到了800斤乃至千斤以上。福冈正信的实践充分证明了老子“无为而无不为”的哲理对当代农业生产的价值,也从实践上驳斥了力主推广转基因农作物的“杞人”。

  从西班牙种植场主在古巴焚烧山坡上的森林,到如今的转基因技术,人类违反“道法自然”原则,对万物横加干涉的行为正在从宏观转向微观,目前已渗透到分子生物学领域。而违反了自然规律,必然给人类造成巨大的苦果。

  二千几百年前的老子,固然见不到今天的转基因技术,但他伟大的生态智慧却涵盖了对包括转基因技术在内的某些当代技术的批评。中国是老子的故乡,中华民族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史,有素称发达的农业与手工业,中国应走出一条独立自主的生态农业之路,泊来的转基因技术应当锁到“道法自然”的笼子里。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