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文化生命的永恒:《论语·子张》绎义


http://www.jslib.org.cn   2017-10-25 10:08:00  来源:2017年10月18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黄朴民  

 

    《子张》篇是《论语》的第19篇,共计25章。主要的内容为集中记载了孔子的一些主要弟子——子张、子夏、子游、曾子、子贡等人的言辞。这显然为孔子去世之后,他的及门弟子弘扬老师学说、维护老师地位、传承儒学传统的具体验证。由此可见,孔子的思想之所以能够不断得到发扬光大,是他的诸多弟子积极努力、不懈坚持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讲,子张、子贡、曾子等人不愧为孔门传人、儒雅功臣。常言道:“薪火相传”,儒学的生生不息之发展,印证了这个事物运动的一般规律。因此,本篇的内容为治儒学历史者所不可忽略。

  《子张》一篇中,辑录子张的言辞3章,子夏的言辞10章,子游的言辞2章(另有一段评议子夏弟子的言辞与子夏的言辞在同一章),曾子的言辞4章、子贡的言辞6章。通观全篇,只有曾子一人以“子”尊称之,其他均以字相称,故后世学者大多认为此篇撰著者当为曾子的弟子。

  在子女的身上,可以看到父母生物生命的延续;而在学生的身上,则可以看到老师文化生命的延续。“薪尽火传”,孔子的思想之所以在身后能代有相传,日益光大发扬,这是与其弟子继承与传授分不开的。这些弟子从不同的侧面,不同的层次,领悟孔子思想的精髓与要义,并加以体认和传播,从而使得孔子学说的基本精神与核心主张,得以经受住时间的洗礼,融入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伟大而不朽,亘古而常新。这是思想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而缔造这一奇迹的发轫者,就是这些孔门弟子。从这个意义上讲,子夏、曾子、子贡等人无疑是孔门的杰出传人,儒学的不朽功臣!

  这些弟子对孔子学说的继承发扬,究竟反映在哪些具体方面?概括地说,大致有以下几点。

  第一,对孔子的伟大历史文化贡献作出高度的评价,维护老师的形象,肯定老师的地位。这方面,子贡所付出的努力最多,发挥的作用最大,影响也最为深远持久。他强调孔子学说的博大精深,仰之弥高,用之不竭,是一座美不胜收、异彩纷呈的思想宝库:“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强调孔子作为不世出的“圣人”,犹如日月,犹如苍天,是高耸人云的不朽丰碑,是永远无法企及和逾越的:“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一再指出,孔子是真正的人类文化思想之永恒奇迹,“其生也荣,其死也哀”。

  第二,提倡专心学习,像孔子那样,把学习视为自己的生命,通过学习,积累知识,蕴涵义理,塑造人格,提升境界。“学而时习之”,这是孔子立德为仁,明礼治政的起点。他一生都在学习,因而最终能够成其伟大。孔子的学习理念与实际努力,作为楷模,始终在影响着其弟子们的人生理想与价值取向。身为受其亲炙的弟子,他们在潜移默化之中,早已完全认同了老师的理念与方法。因此,在他们看来,要传承与弘扬孔子的学说,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注重学习,打好基础,锲而不舍,心无旁鹜。这就是子夏所总结的“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博学而笃志,切间而近思,仁在其中矣”。“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第三,主张谦虚谨慎,要像孔子那样,做到虚怀若谷,谦逊谨慎,见贤思齐,从善改恶,脚踏实地从小事做起,不好高骛远,忌自满得意。众所周知,孔子对理想君子人格的追求,业已成为其生命的有机组成部分。这种君子人格,从大处说,是礼、义、仁、智、信无所不包,从小处说,则是要从严于律己、躬身自勉做起,即注重细节,注重小节,取得成绩之时,谦逊低调,犯有过错之时,不惮悔改,“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孔门弟子深谙夫子所汲汲倡导“立德为仁”先要做人的基本道理,在践行孔子思想的过程中逐一加以落实,为此,他们提倡随时改进不足,修正错误,“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主张把君子之道落到细微之处,力求从细微之处见精神,“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传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强调持之以恒,锲而不舍;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在此基础上成就君子理想人格:“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

  与此同时,他们还倡导立身处世要做到“守经用权”,使坚持原则性与运用灵活性得到有机的统一,“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秉承孔子“学而不思则罔”的主张,强调独立思考,自出机杼,切忌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没有主见,丧失原则。子贡他对于商纣王的评价,就集中地体现了这种优秀的文化自觉意识:“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本篇中孔门弟子虽然在尊奉孔子地位,践行孔子思想,弘扬儒学精神等基本问题上有高度的一致,但是,作为具体的个体,他们的秉性气质、境界器局、行为方法、思维模式以及关注问题的侧重点,却是各具特点,有所差异。在篇中,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是子张的自信张扬,子夏的平易低调,曾子的笃行寡言,子贡的敏捷雄辩。他们的鲜明个性,栩栩如生;他们的音容笑貌,跃然纸上。他们各得孔子之道的一部分精髓要义,境界或许有高下之分,感悟或许有多寡之别,但组合在一起,则铸就了孔子思想学说新的完整体系,这也许就是子贡所理解的“文武之道”一般传承规律:“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

  总而言之,孔子之于学生,名为师生,谊属朋友;学生之于孔子,名为师生、情同父子。孔子生前,毫无保留以道义仁德培养学生,以造就君子为人生最大意义之所在;孔子身后,学生则超越功利,以事父孝道弘扬师德,以传承文化为事业最大价值之所在。这不仅仅是中国教育史上一段脍炙人口的佳话,更是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毫无疑问,孔子的弟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位伟大而睿智的老师;孔子本人同样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一群卓越而杰出的弟子!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