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填词是个技术活


http://www.jslib.org.cn   2017-07-27 15:33:00  来源:2017年07月18日 光明日报 作者:陆蓓容  

 
QQ截图20170719100150.png

况周颐批点《桂枝香》手迹
  

  最近读了《况周颐批点陈蒙庵填词月课·陈蒙庵批校白石道人歌曲》,觉得此书对词学初步爱好者很有帮助。据编者梁基永介绍,蒙庵名叫陈彰(1905年—1955年),于民国癸亥、丙寅之间(1923年—1926年)师从大词人况周颐学填词。蒙庵那时不过十八岁,从书中批点来看,只能说大概掌握了平仄和用韵,但还常犯错,于词的句法和篇章布局也不很掌握。

  以况氏这样的大手笔,去给初学者批作业,其实是很为难的。学生水平太有限,本事使不出来。有时竭力改作,还是很难有什么起色,只能把不通变成比较通,把很俗变成不太俗。不过,这“比较通”和“不太俗”,恰巧就是初学者经过努力后能取得的较好结果。

  填词的门槛并不太高,但光有情怀肯定迈不过去,因为它是个技术活。读者有心,不妨把书中原作和改作对比一下,看看改了哪些,想想为什么改,也许就能窥见一些门径。限于篇幅,本文仅举一例:

  桂枝香 金陵怀古用荆公韵

  蒙庵原作

  沧桑满目,甚虎踞龙(蹯)﹝蟠﹞,王气萧肃。太息英雄已去,黍梧如簇。古今代谢空陈迹,賸青山山形高矗。古堤烟柳,兰成词赋,恨犹难足。

  溯佳丽秦淮竞逐,叹燕入寻常,兴亡相续。为问当年遗迹,井还名辱。登临且莫伤怀抱,几人生双鬓长绿。可怜不见、渔樵闲话、系船江曲。

  显然,这是对王安石名作《桂枝香·金陵怀古》的仿写。

  桂枝香 金陵怀古  

  [宋]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对于十八岁的青年来说,能够完整地支撑下这一篇就很不容易。但问题也很明显。第一,作者还不懂得选择与约束意象,让意象为主题服务。全篇但见无数关于南京的关键词,彼此间联系却有限。比如说,在上片点到钟山、隋堤、庾信《哀江南赋》之后,下片首句又把秦淮佳丽和旧家燕子安排在一起,这两者之间关系本来不深,与其他意象也难以呼应。第二,对于怎样遣词造句、控制篇章,他还没有什么经验:“燕入寻常”,是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节略,可掐头去尾,显然不太通顺。此外,对比原作,不难发现亦步亦趋之感太过严重。这句两个韵脚处,“竞逐”与“相续”,都照抄荆公成词,恐怕因为语言组织能力也不太够。

  王安石原作传颂千古,当然有原因。也以这句过片为例,上阕只写秋光之下的江水山形,全不引用历史典故。过片作“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一句话展现出六朝从盛到衰的过程,思路既清楚,又成功地从写景引到抒情,为后文抚今追昔打开局面。实际意思完整,还承担上下片过渡功能,是长调过片的教科书写法。其实,蒙庵用原调、原韵写拟作,本来是很好的学词方法。很可惜,他没有能在这个过程中领会到原唱的精华。

  其他毛病暂不展开,且说况氏改完之后,这篇已经面目全非,只剩“沧桑满目”“王气萧肃”“黍梧如簇”“井还名辱”“几人生双鬓常绿”几个小句还是原样。而修改后效果如何呢?

  桂枝香 金陵怀古用荆公韵

  况氏批改

  沧桑满目,旧虎踞龙蟠,王气萧肃。千古英雄安在,黍梧如簇。江山画罨空陈迹,近钟云石城高矗。大堤烟柳,兰成赋笔,哀怨难足。

  賸眼底青溪浪逐,问故国乌衣,昨梦谁续。阅尽兴亡,记省井还名辱。可无璧月兼琼树,几人生双鬓长绿。不堪回首,烟波画船,昔游江曲。

  种种处理,乍看非常细碎,其实用意都很集中。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避虚就实。初学者做命题作文是常事,所以蒙庵社课中与古代名篇同题同韵的拟作相当不少。但他又确实没有那么多真感情真认识,就不免用些装点门面的词。在这篇里,就有“甚”“太息”“叹”“伤怀抱”“可怜”之类。况氏曾在蒙庵一阕《紫萸香慢》上批点说,年轻人填词切忌颓丧衰飒。其实,故作老成本是少年人的常情;只不过,这类字眼一多,全篇格调就比较堪忧。

  怀古不是情人恋爱,在历史面前,个人感受要适度。况氏改“甚”为“旧”,改“太息”为“千古”,改“叹”为“问”,改“登临且莫伤怀抱”为“可无璧月兼琼树”,改“可怜不见”为“不堪回首”,不是用较为实质的意象替换虚无的感受,就是换一种较为稳重的表达方式,来取代小而假的情感。这样,全篇看上去就不显得太孱弱,换言之,就“不太俗”。

  另外一个重要的改动思路,是追求意思圆转。蒙庵技法生疏,只能把他想到的内容按格律填进框架里,却顾不得把上下句、上下片、首尾之间的关系理顺。这是初学者常见的问题。况氏在这件事上费了老大功夫。前举过片一句,现在改成“賸眼底青溪浪逐,问故国乌衣,昨梦谁续”。“賸”字暗含转折,于是托住了上片。“浪逐”“谁续”,打破了原唱的词组,不再束手束脚。更重要的是,删掉了与前文、后文都难以搭配的秦淮佳丽意象,一力突出故国沦亡的思维线索,这就很顺利地与“辱井”意象前后相接,又更顺流而下,引出“璧月琼树”,使整个三句紧紧扣住南朝陈后主、张丽华故事。

  回顾《南史·张贵妃传》:“及隋军陷台城,妃与后主俱入于井”,此即“辱井”;“隋军出之,晋王广命斩贵妃,榜于青溪中桥”,这是“青溪”;“后主……使诸贵人及女学士与狎客共赋新诗……其略云‘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大抵所归,皆美张贵妃、孔贵嫔之容色”,正合“璧月兼琼树”。况氏抓住蒙庵自己想到的一个点,帮他砍掉枝蔓,扩充故实,铺叙成完整的片段,这就是“比较通”。

  况氏改词可算尽心尽力。在理顺思路、提升格调的同时,顺便处理小毛病。改“太息”为“千古”,改“古今”为“江山”,又改“古堤”为“大堤”;改成“江山”之后,与原作“青山山形”相重,因又换成“钟云石城”。一轮替换下来,重复字都消失不见,顿觉干净清爽。

  和谋篇布局、遣词造句比起来,重复字实在不能算是大问题。只不过,填词是打磨语言的过程,优秀的作者时刻都警醒。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