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背时的外交官


http://www.jslib.org.cn   2017-06-07 09:44:00  来源:2017年05月10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顾农  

 

  南北朝后期的大作家庾信(513~581)不仅文才杰出,口才也非常之好;这两条正是所谓“出境之才”,很容易被选任外交官。

  庾信曾经两次出境去办过外交:第一次出使为他赢得很高的声誉;第二次时机太差,因为战争而被到访国扣留,从此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庾信第一次充当外交官是代表萧梁出使东魏,身份是副使,正使为徐君防,时间在萧梁大同十一年,亦即东魏武定三年(545)。本年庾信33岁,正是干外交的锦绣年华。

  宇文逌《庾信集序》介绍庾信早年这一次出使的经历道:

  兼通直常侍,使于魏土,接对有才辩。虽子贡之旗鼓陈说,仲山之专对智谋,无以加也。还本国,为正员郎。职位清显,以望以实。

  后来《北史·庾信传》也曾提到这一次出使,略谓传主“累迁通直散骑常侍。聘于东魏,文章辞令,盛为邺下所称。还为东宫学士,领建康令。”

  当时东魏与萧梁关系还算友好,经常有使者往返,双方皆选取有才华口辩者充当使者,以显示本国的水平和风度。当时东魏方面接待南方来使的是散骑常侍祖孝隐,《北齐书·祖珽传》称:“珽弟孝隐,魏末为散骑常侍,迎梁使。时徐君防、庾信来聘,名誉甚高,魏朝闻而重之,接对者多取一时之秀。卢元景之徒,并降阶摄职,更递司宾。”稍后东魏方面派使节尉瑾、魏肇师来南方回访(《魏书·孝静帝纪》:“(武定三年)十月,遣中书舍人尉瑾使萧衍。”),萧梁方面即安排徐君防、庾信出面接待。双方饮酒谈话,关系显得很融洽。其间也谈及文学,议论颇有可观。《酉阳杂俎》前集卷十二《语资篇》载:

  庾信作诗用《西京杂记》事,旋自追改,曰:“此吴均语,恐不足用也。”魏肇师曰:“古人托曲者多矣。然《鹦鹉赋》,祢衡、潘尼二集并载;《弈赋》,曹植、左思之言正同。古人用意,何至于此?”君防曰:“词人自是好相采取,一字不异,良是后人莫辩。”魏尉瑾曰:“《九锡》或称王粲,《六代》亦言曹植。”信曰:“我江南才士,今日亦无举世所推,如温子昇独擅邺下。常见其词笔,亦足称是远名。近得魏收数卷碑,制作富逸,特是高才也。”

  高谈阔论,文质彬彬,都不涉及双边关系的正文。这些谈话都是外交活动之余的一些花絮,不包含外交机密,遂得以流传于外。但由此颇可考见当时南方文学界对北地才子的评价,并无文人相轻的意思。当然这些乃是外交场合表示友好的话头,也可能未必是真实的想法。

  庾信第二次充当外交官在承圣三年(554)四月,42岁的庾信作为萧梁派出的使节到西魏去打交道,《通鉴》卷一六五:“(承圣三年四月)丙寅,上使散骑常侍庾信等聘于魏。”可是不久之后本朝即为对方所灭,庾信失去退路,遂留滞无归,直至老死,成为他一生的恨事。

  关于这一次的出使,《北史·庾信传》言之甚简,只道是“梁元帝承制,除御史中丞。及即位,转右卫将军,封武康县侯,加散骑侍郎,聘于西魏。属大军南讨,遂留长安。江陵平,累迁仪同三司。”倪璠《庾子山年谱》说得比较详细,该谱承圣三年条下写道:

  先是,魏使宇文仁恕来聘,齐使又至江陵,帝(按指梁元帝萧绎)接仁恕有阙,魏相安定公(按指西魏太师、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宇文泰)憾焉。七月,安定公至原州,帝遣使(即庾信)请据旧图以定疆界,又连接于齐,言辞悖慢。(宇文)泰曰:“古人有言:‘天之所弃,谁能与之?’其萧绎之谓乎。”九月乙巳,使柱国万纽于瑾来攻。《(哀江南)赋》所谓“秦患西起”也。

  十月丙寅,魏军至襄阳,梁王萧詧率众会之。《(哀江南)赋》云“虽借人之外力,实萧墙之内起”也。又云“惜天下之一家,遭东南之反气”,谓萧詧也。

  十一月丁亥,魏军至栅下。是日,帝犹赋诗不废……辛亥,魏军大攻,帝亲临阵督战。军败,帝见执,如梁王萧詧营,甚见诘辱。十二月辛未,魏人戕帝。

  ……江陵未陷之先,(庾)信已至长安……江陵陷,信仕西魏,拜使持节,抚军将军、右金紫光禄大夫、大都督。寻进大将军,仪同三司。时年四十有二。

  这里说庾信作为梁元帝萧绎的使者到西魏去在七月,不确,应在四月,此去是为了就边界问题进行谈判,要求按照旧图以定疆界;而事实上当时北强南弱,萧梁的国土被不断蚕食是无可避免的,单靠使者态度强硬根本无从维持原有的疆界。由于西魏方面正准备彻底消灭萧绎,于是干脆就把他派来的使节庾信给强制扣留了。到当年八月,萧绎又派王琛使魏,而这时魏军已经准备动手了。

  扣押使节的做法是不合外交惯例的,但宇文泰既已决定消灭萧绎的江陵政权,也就不去管什么外交惯例了。按《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五的记载,庾信的出使在承圣三年四月丙寅;宇文泰令柱国常山公于瑾、中山公宇文护、大将军杨忠等率五万兵马攻萧绎在八月乙巳,十月壬戌兵发长安,十一月攻入江陵,十二月杀萧绎;然后班师回朝,“于瑾收府库珍宝及宋浑天仪、梁铜晷表、大玉径四尺及诸法物,尽俘王公以下及选男女数万口为奴婢,分赏三军,驱归长安。小弱者皆杀之。得免者三百余家,而人马所践及冻死者什二三。”

  当江陵城内外兵火照天,死伤遍地之时,庾信一直被北方软禁在客馆里。等到于瑾携其大批战利品回到长安,庾信的家小也被带来,因得以与庾信会合。他们一家被安置在一处受到严密监视的小院子里,这院子被庾信写进了《小园赋》。北方在耐心等待庾信转变立场,来为北周效劳。稍后他们取得了成功,庾信改换门庭,从此仕于北周。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