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量子力学与李白诗歌


http://www.jslib.org.cn   2017-05-08 10:36:00  来源:2017年04月26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洪朝宗  

 

    李白是我国唐代伟大诗人和文学家。《春夜宴桃李园序》是李白的散文名篇。在春光明媚的夜晚,李白与诸从弟聚会赋诗。李白撰写诗序。该诗序神思灵动,文字优美,句无虚设,全篇仅百余字,请大家共赏。

    春夜宴桃李园序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此文开篇不凡,一语惊人。“逆旅”者,旅馆也。李白把天地比作旅馆,把人生看成一次旅行。“百代”指历史悠久,可做古今解。“过客”喻时光飞快地穿梭和流动。在李白眼中,天地,人生和光阴都是动态的。“浮生若梦”,人生转瞬即逝。短短数语,蕴合了深邃的人生哲理。老子第四十二章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处所说的“二”和“三”曾出现多种解释,有人把“二”理解为“天”和“地”。“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一语说明李白认可天地派生万物,是道家哲学的信奉者。盛唐时期,社会安定,人们生活的欢乐指数相对较高;对人生和光阴的理解使李白倍加珍惜有限的生命和光阴。他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在李白眼中,世界是那样的美好,“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他要用自己的妙笔把这春色如染,无限美好的大自然写入文章。他赞赏古人秉烛夜游,积极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福祉,“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与兄弟们共度迷人的春夜。

  李白斗酒诗百篇,诗歌是李白的人生乐趣,也是他对世界的主要贡献。春夜之聚会当然少不了诗歌相伴。他称赞自己的弟兄们“群季俊秀,皆为惠连”,而自谦“独惭康乐”。惠连即谢惠连,是南朝宋代大诗人谢灵运之弟,善诗文,书画并妙,为谢灵运所称赏,与谢灵运并称“大小谢”。谢灵运袭祖爵为康乐侯,世人称其为谢康乐。此处李白赞颂诸从弟才貌俊秀,却谦称自己诗不如谢康乐,表示“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发誓要写出好的诗歌,以示幽雅。他还约定“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即按照晋代石崇金谷园的惯例,做诗不成,罚酒三杯。金谷园在今河南洛阳西北,是石崇别墅。李白兄弟们这次春夜聚会,有花有月,有酒有诗,情趣高雅,可谓盛唐时期的一次浪漫主义诗酒文化。唐代中国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之一,经济文化昌盛,诗赋是科举制度下必考科目。那时的长安可谓是诗的世界,花的海洋,酒的故乡。

  鲜为人知的是,千余年后,李白此文竟漂洋过海,产生穿越时空的特殊社会价值。日本著名物理学家汤川秀树公开承认他的“空域概念”即“一个对应于最小时空量子的极限”,是受到唐代道家信奉者李白的“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春夜宴桃李园序》)的启示而提出来的。他又指出“我们就可以把四维时空连续域比喻为一种可以容纳天地万物的‘逆旅’。这种观念也许保留了老庄哲学某种精神”。(引自葛荣晋《道家文化的现在科学价值》)。汤川秀树1935年提出过核力的介子理论,194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对于量子力学,我是个门外汉。不过汤川秀树的一番坦言使我悟到《春夜宴桃李园序》的另种魅力:它曾为现代物理学的发现之旅渲染过惊人的智慧之光。汤川秀树的这番坦言仿佛是现代科学为我们带来的中国古代哲学和文学的优美回音。此类回音并非汤川秀树之独唱,现代许多诺奖获得者如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比利时化学家普利高津、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等都曾对中国道家文化赞不绝口。汤川秀树是其中的合唱者之一。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轼《题西林壁》)古老而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极为丰富的内涵和潜能,我们要跳出此山,从世界高度认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与普遍意义,增强文化自信。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