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国学导览  

中华学术:解读豪放与婉约华丽转场的数字密钥


http://www.jslib.org.cn   2017-02-28 10:18:00  2017年02月15日 中华读书报 作者:陈林  

 

    略举几例,即可见出宋词名家对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的钟爱。当他们词风华丽转场时,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常成为他们笔下出奇制胜的神秘武器。因而探究这些数字的修辞功用就成为解读词中数字密码的重要密钥。

    夸张是一种常用修辞,即通过想象有目的地放大或缩小客观事物的形象特征,以增强表达效果。点染原是一种绘画技法,后被移作填词。清刘熙载《艺概》言:“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从其所言:点,即点明,一语点出抒写的情感、道理;染,即渲染,以具体事物、景物烘托所点明的情感、道理。

  夸张和点染在宋词创作中运用广泛,当它同容量广、张力大的数字结合成数字夸张或数字点染时,表达效果尤为明显,特别在同一作者豪放与婉约两种不同词风的创作转场时,更显现出异乎寻常的修辞功效。

  “豪放”“婉约”之说始见于明张綖《诗余图谱》:“词体大略有二:一体婉约,一体豪放。婉约者欲其辞情酝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弘。”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为北宋豪放派词宗,词集有《东坡乐府》。代表作《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江城子·密州出猎》《定风坡·莫听穿林打叶声》等,词风豪雄高旷,放达超拔。金王若虚《滹南诗话》云:“晁无咎曰:‘东坡词,多不谐律吕,盖横放杰出,曲子中缚不住者。’”一语道出苏词气象宏阔,不拘格律的豪放特征。然而苏轼也有婉约名篇,请看其《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此词为悼念亡妻王弗而作,是苏词中不可多得的婉约词。苏轼十九岁娶妻王弗,二人恩爱和睦,感情笃厚。王弗随苏轼官居京师,不幸亡故。据苏轼《亡妻王氏墓志铭》云:“治平二年(1065)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

  词的上片写思念亡妻。先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点出与亡妻死别十年仍情深难忘的主旨,继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渲染与亡妻阴阳相隔的无尽哀伤。“十年”“千里”概写同亡妻相隔的时间之长、空间之遥,凸显思念之深,借数字点染抒怀念之情。下片写梦境相会。“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之“泪千行”以数字夸张画悲痛之像抒悼亡之情,与上片“千里孤坟”呼应。词风哀婉,情意绵绵,读来令人肝肠寸断。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在苏词华丽转场时功不可没。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为南宋豪放词人,有《稼轩长短句》传世,与苏轼合称“苏辛”。代表作《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等,词风慷慨悲壮,雄健豪迈。《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突起,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慷慨纵横”“不可一世”高度概括了辛词的豪放特点。南宋刘克庄《辛稼轩集序》亦云:“公所作,大声鞺鞳,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其秾纤绵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横绝六合,扫空万古”为辛词豪放词评语,“秾纤绵密”则为辛词婉约词评语。请看其《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上片写景,描绘元宵观灯的空前盛况。“千树”略带夸张,从空间描绘;“一夜”应为实写,从时间烘托。时空结合,渲染火树银花、鱼龙漫舞的热闹场面,为下文抒情作铺垫。下片写人,抒发闹市寻美的执着惊喜。前两句描写消失于热闹人流中衣饰华美、笑语盈盈、暗香袭人的观灯少女。后四句先以“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数字夸张点出执着无悔之精神,再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渲染烘托,表达历尽艰辛终峰回路转苦尽甘来的惊喜。此词“起二句赋色瑰异,收处和婉。”(谭献《谭评词辨》)将温婉柔美的情怀抒发与豪气冲霄的场景描写相结合,以豪放之语抒婉约之情,词风别具一格。尤其末四句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相结合,蔚为名句。清王国维《人间词话》以此句为“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之“第三境”。彭孙遹《金粟词话》赞曰:“稼轩‘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秦、周之佳境也。”认为已达秦观、周邦彦婉词佳境。诚如吴衡照《莲子居词话》所言:“辛稼轩别开天地,横绝古今。”

  柳永,原名三变,字耆卿,为北宋婉约词派杰出代表,以《乐章集》名世。代表作《雨霖铃·寒蝉凄切》《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等,长于白描,铺叙点染,含蓄婉曲,凄恻传情。南宋俞文豹《吹剑续录》云:“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讴。因问:‘我词比柳词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形象道出了苏词与柳词的不同风格,以及柳词言辞清丽纤细柔美的特点。其实柳永也不乏豪放杰作,请看《望海潮·东南形胜》: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上片描写杭州自然风光和都市繁华。钱塘即古杭州。开篇点出“形胜”和“繁华”主旨。“三吴”语出《水经注》:“汉高帝十二年,一吴也,后分为三,世号三吴,吴兴、吴郡、会稽其一焉。”“三吴”点明钱塘地域之广。“参差十万人家”状写人口之众,房屋之多,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配合,具体渲染钱塘“繁华”。“十万人家”以一家数口计算,也就是几十万人。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十九)》云:“柳永咏钱塘词曰:‘参差十万人家’,此元丰(宋神宗年号)前语也。自高庙(宋高宗)车驾自建康幸杭驻跸,几近二百余年,户口蕃息,近百万余家。杭城之外城,南西东北各数十里,人烟生聚,民物阜蕃,市井坊陌,铺席骈盛,数日经行不尽,各可比外路一州郡,足见杭城繁盛矣。”可见,“十万人家”应为实写。

  下片描写杭州秀美湖山与祥和生活。杭州湖山冠绝天下,宋仁宗赵祯《赐梅挚知杭州》赞曰:“地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柳永先以“重湖叠巘清嘉”概括点出杭州湖山清秀美丽的特点,再以“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具体照应渲染。“三秋桂子”呼应“叠巘”,“十里荷花”呼应“重湖”。“桂子”“荷花”从质上渲染“清”,“三秋”“十里”从量上烘托“嘉”。“三秋”指孟秋、仲秋、季秋,即农历七、八、九月。“三秋”从时间上写花期之长,“十里”从空间上状花事之盛,突出杭州湖山之美。杭州西湖荷花赫赫有名,南宋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云:“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山中桂子也颇负盛名,据北宋钱易《南部新书》载:“杭州灵隐寺多桂,寺僧曰:‘此月中种也。’至今中秋望夜(十五日夜),往往子坠,寺僧亦尝拾得。”白居易《忆江南》亦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云:“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语虽夸张,但也足见此句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千骑拥高牙”状写官员出游的盛大场面,与上片“参差十万人家”呼应,进一步渲染“繁华”。词中五组数字,或点或染,相得益彰,境界壮阔,气势恢弘。

  有“苏门四学士”之称的秦观,字少游,号邗沟居士,也为北宋婉约词人,世称淮海居士或淮海先生,有《淮海居士长短句》留世。代表作《鹊桥仙·纤云弄巧》《踏莎行·郴州旅舍》《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等,词风顿挫沈郁,清丽婉约,后世称誉甚高。南宋张炎《词源》卷下云:“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清刘熙载《艺概》卷四云:“秦少游词,得花间、尊前遗韵,却能自出清新。”王国维《人间词话》亦云:“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词之最工者,实推后主、正中、永叔、少游、美成。”但秦观也有豪放之作,请看《望海潮·广陵怀古》:

  星分牛斗,疆连淮海,扬州万井提封。花发路香,莺啼人起,珠帘十里东风。豪俊气如虹。曳照春金紫,飞盖相从。巷入垂杨,画桥南北翠烟中。

  追思故国繁雄。有迷楼挂斗,月观横空。纹锦制帆,明珠溅雨,宁论爵马鱼龙。往事逐孤鸿。但乱云流水,萦带离宫。最好挥毫万字,一饮拚千钟。

  此词从天上写到地上,从当下追思故国,视通天地,思接古今,境界开阔,气势如虹,字里行间流露出一股豪迈超逸之气。上片描写扬州,极尽繁华。“万井提封”语出《汉书·刑法志》:“一同百里,提封万井。”古制八家为井。“扬州万井提封”意谓扬州人口多达八万余户,以一家五口计算(比较保守)就是四十万人。据《嘉靖惟扬志·卷之八户口志》载:“元丰时淮南路十八州六十九县,扬州领县三——江都、天长、高邮,主户二万九千七十七,客户二万四千八百五十五,丁口并缺。……大观时扬州领县二——江都、天长,户三万一千二百二,丁口六万二千九百七十一。”北宋宋神宗赵顼元丰年间(1078~1085)扬州本地住户加上流动人口住户共有五万三千九百三十二户,徽宗大观年间(公元1107年至1110年)三万一千二百二户,秦观称“扬州万井提封”明显含有夸张之意。“珠帘十里东风”语出唐代杜牧《赠别二首》之一:“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借略带夸张的数字以渲染扬州市井的繁华。下片追思故国,抒发情怀。末句“最好挥毫万字,一饮拚千钟”,语出欧阳修《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借用数字夸张抒发作者顽强拚搏的豪情。数字夸张为篇中波澜层叠的景物描写和豪情万丈的情感抒发增添了不少豪气,丝毫不逊于苏轼放词的豪迈。难怪《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秦词“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

  略举几例,即可见出宋词名家对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的钟爱。当他们词风华丽转场时,数字点染与数字夸张常成为他们笔下出奇制胜的神秘武器。因而探究这些数字的修辞功用就成为解读词中数字密码的重要密钥。

 



责编:方俊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